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县区新闻 > 桥东区

董占花窗前的向日葵开了
记张家口市第八届道德模范——董占花

2022-06-24 08:54:03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董占花,女,张家口市桥东区大仓盖镇羊房堡村村民,第八届河北省道德模范。董占花的小儿子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十几年来她默默守护悉心照料;公公年老体弱失去自理能力,她接到家里体贴入微地照顾,直到老人逝世;丈夫因脑梗瘫痪,她不离不弃陪在身边。她孝老爱亲的模范事迹受到乡亲们一致称赞。2019年,被评为“中国好人”“河北好人”。


  眼前的董占花,个子高挑,嘴角浅浅笑着,走路迈着大步,比我想象63岁的样子要年轻许多。

  走进院落,先是绿油油一片菜畦地,到门口,一根铁丝上晒着五六块褥子和灰灰蓝蓝黑黑的衣服。

  站在院子里细细端详,才发现董占花眼睛周围皱纹密集,一说话嘴角就不由得抽缩几下。这是多年前中风导致面瘫后遗症。

微信图片_20220624084635.jpg

  董占花家五间屋子,现在住人的是西边的三间。一进堂屋,地面很湿,一定是刚刚拖过。东西两间屋子里各一盘大炕,花被子下各躺着一个男人。屋子看起来收拾得挺利落,但仔细闻起来还是有一种久病在床的病人气味,不舒服。

  屋里写字台上有暖壶和药盒、药瓶子,墙上挂着的镜框里镶着一些照片。“这个是年轻时候的董占花大姐,大姐是我们村里的俊闺女,人性又好,提亲的人很多。大姐和张大哥是自由恋爱呢!”妇联主任白瑞桃坐在炕上,给我介绍相片里的人。“上面的那个小伙子,就是那屋子躺着的明明,董大姐的小儿子,可是个好孩子。一场车祸就让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后生就这么躺在炕上了,唉!”镜框不大,明明的相片占据了中间大部分的地方。小伙子身着西服,扎着领带,阳光俊朗,开心的笑容里还有一些青涩。

  “孩子就是出事那年照的这张照片。”董占花沉沉地说。

  “唉!”大花被子里,董占花的丈夫张庆田,发出一声闷闷的叹息。


  15年前那个刻骨铭心的电话,时至今日都让董占花不忍回忆。中秋刚过,董占花和村人们一样,还沉浸在秋收的喜悦中。董占花北京的亲戚打来电话,说明明在平谷区出了车祸。那时,明明刚刚20岁。

  董占花已经记不得去平谷看儿子路上走了多久,只是感觉那是世界上最远的路,心一个劲疼的毛病也从那时候就落下了。从出车祸到出院后的两个月,董占花充满希望也无奈悲哀地接受着一个事实,儿子是一天一天活下来了,可是之前那个活蹦乱跳的儿子,变成了现在躺在病床上不眨眼、不说话、不会动的人。她拉着儿子的手,一哭就哭到天亮。

  从北京把儿子接回家里,深秋的张家口已经有了丝丝寒意,董占花东边的屋子里还住着年迈多病需要照顾的公公,她和丈夫把儿子安顿在最西间屋子的大炕上。她抱着一捆柴火进去,把炕烧得热热的,深怕明明受了凉。她心里有一个期待,期待家里热热的大炕头,或许可以让孩子的身体一天一天好起来,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站起来了。

  从那天开始,她每一天都会把家里的炕头烧得热热的。

  心怀希望又焦急万分的董占花和丈夫张庆田,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继续给儿子治病。为了明明能够醒过来,他们把家里积攒的3万块钱都拿了出来,还前前后后向亲戚们借了近30万元。每一次满怀希望去住院,每一次又失望地回家。

微信图片_20220624084650.jpg

  “明明从小就懂事。家里穷,孩子一直帮助做农活儿做家务,年纪不大就去北京打工,还说要带我和他爹去北京转转。刚刚20岁的人芽芽,咋一下子就成了这样子了。我们不甘心啊!”说起过往,董大姐低声抽泣了起来。

  “脑干出血,恢复到正常的几率渺茫。”多位专家给出这样的结论。董占花夫妇最终听从医生的建议,带明明回家慢慢休养。

  回到家里,董占花和张庆田的心就围着儿子转了,一切都为了儿子尽快好起来。每天两人都要陪儿子说话,给他按摩,晒被褥,翻身,用温水擦洗。明明插着胃管,董占花就学会了用注射器喂水、喂流食……从早到晚,从冬到夏,日子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一天一天过去。

  明明的病情稳定后,董占花便又把照顾公公的事情承揽起来。每天伺候公公洗漱吃饭后,扶着公公坐起来,把热水倒上,零食放身边,又急急忙忙给躺在炕上的儿子擦洗、喂药、喂饭、按摩。

  “之前忙是忙,那会儿还有这个庆田和我一起撑着,活儿多两个人一起做,也就不太累了。” 董占花大姐边忙活着边和我搭话。“孩子的病没少让亲戚们操心,大家都帮了不少忙。亲戚们都在农村,也都不容易,但是一直尽全力帮助我们。”

  在村口的疫情防控点,一位老人问寻我来村里干啥,得知我是采访董占花的,他高声对我说:“董占花可是一个好人啊,她还是我的一个远房侄女。她遇见的事,她家庭遇见的麻烦太多了,也不知道她自己心里做了多少次斗争,才把这个苦难的家撑到现在啊!”

   

  2018年,董占花年迈的公公辞世了,因为惦记着孙子明明,死的时候都闭不上眼睛。

  董占花和张庆田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照顾着躺在炕上的小儿子。两个人舍不得穿,舍不得吃,每天给明明吃的鸡蛋都是董占花自己养的鸡下的,积攒多了,明明吃不了,就卖一些补贴家用。平时要解馋,老两口就炒一盘子院子里种的尖椒下饭。

  “原本盘算着自己紧紧,照顾好明明,院子里养点鸡,养几头猪,养点兔子,把拉下的饥荒还一还。” 董占花说。可屋漏偏遭连阴雨,就在明明躺在炕上第十个年头的时候,一直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张庆田也瘫痪在了病床上。

  凌晨,大地一片沉寂中,董占花无数次从梦中哭醒。

  刺骨的北风刮在一步一步去医院给丈夫送饭的董占花脸上,眼角上的冰溜溜让她分不清是流的泪还是结的冰。嗓子哑了,无法和医生交流,只能听着医生的吩咐,频频点头,按照医生的指导护理着瘫痪在病床上的丈夫。

  家里两间屋子的炕上,一边躺着一个她最亲的人。

  从那以后,董占花的日子通常是像今天这样过来的——

  早上5点起来,先把自来水接满水缸,然后给丈夫和儿子换上干净的尿垫子,洗涮明明和张庆田换下来的尿垫子和衣服。多年浸泡凉水,董占花的手指都变了形,一到阴天下雨,手指关节就钻心地疼。

  7点,把洗好的尿垫子晾晒上,起身烧水给丈夫洗漱、擦洗身子,同时把鸡蛋煮上和粥熬上。给张庆田收拾好了,接着去西屋子给明明擦洗身子、擦拭被褥。

  明明常常会有一些下意识的动作,用手抓起盖在身上的被子用力甩动,董占花大姐刚刚换洗的干净被褥便被沾染上粪便和尿渍。她只好又一次吃力地从明明身子下抽出脏了的被褥重新清洗。

  9点,给儿子和丈夫都吃了早饭,喂了口服药后,董占花把屋子擦拭一遍,就一递一会儿给丈夫和明明轮流按摩身体。

  “每一次给明明洗脸,大姐都会亲孩子一口,啥时候也是妈妈啊!”董占花的二妹妹董占玲给大姐送来了一袋豆腐皮、一箱牛奶。

  “活着就好啊,就当明明又回到了小时候,有娃娃就是妈妈的幸福。只要我有一口气,就管父子俩一辈子!”董占花一边按摩着明明的胳膊,一边用力地说。

  11点,董占花歇一歇腰疼的身子,去院里喂鸡。

  “可是赶上了好时候啊,张家口市桥东区政府、大仓盖镇政府都惦记、关心我们一家人,羊房堡村的乡亲们更经常过来相助。我是一点力气使不上了,只能拖累她了。”张庆田在董占花和董占玲的搀扶下,慢慢地坐起来,靠在身后的被子上。

  窗玻璃被董占花擦拭得很明亮。从张庆田靠着被子坐着的窗台边,能看到院子里一棵棵蓬勃生长的向日葵,它们在院子里晒着暖暖的太阳,花盘已经张开了。

  中午12点多,暄腾腾的馒头出锅了,一碗豆角、南瓜、土豆熬菜端在了张庆田面前,董占花把馒头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又倒了一杯热水先给晾上,然后把一块自己做的蓝花花饭兜布给丈夫系上,开始一口一口地喂饭。她吹一下,又吹一下,深怕热饭烫了张庆田。给丈夫开过饭,又去西屋,给儿子喂菜。

  下午2点,董占花才匆忙吃口饭,收拾碗筷,坐下来展展腰,继续和我说话。“本家一位90岁的叔叔知道我的情况,和我说的话,我永远记得。他说,女子,往开想,一定往开想,不往开想,就躺在地垄下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伺候他们一天,日子就有希望啊!”

  董占玲插话,“我姐姐从小就心好,也心大。”

微信图片_20220624084646.jpg

  下午3点,董占花又给丈夫和儿子换了回干净的尿垫,每个人喂了半杯热水,喂了药;给儿子翻身,拍了背,又用力把丈夫挪到窗户边上,给后背垫了一个枕头,让他可以看见她在院里菜地拾掇。

  “除了在这个大院子种菜、种瓜、养鸡,照顾一老一小,董占花还种了一亩地的土豆和玉米呢,可是一个要强的人,家庭情况这样了,从来不给村委会添麻烦,也很少给亲戚朋友说难。去年背着筐子去卖兔子,兔子尿把她的后背都尿湿了,还乐呵呵地和一块去赶集的乡亲说笑呢。”妇联主任白瑞桃夸赞。

  “姐姐一般不麻烦我们,从小她就和我爹妈一起田地里劳动,回家照顾我们,妯娌那么多,一大家子从没有红过脸。”正在帮董占花搭西红柿架子的董占玲,心疼地看着姐姐。

  “从家里出事后,区里、镇里、村里一直关心我们家。窗户都是政府给换的,房子都给做了保温,冬天也不冷了,还安排我护林员公益岗位,每年能挣4000块钱。逢年过节还要送大米、白面、麻油、肉。也有好多不认识的人惦记着我们,过来看我们。” 董占花念叨着,感谢着帮助她的所有人。

  下午5点,董占花摘了几根黄瓜和西红柿急急忙忙地进屋了,洗手上炕,给明明喂药,然后给他揉肚子,一边揉一边说:“孩子的胃越来越不太好了,应该是经常胃疼。我现在既是按摩师,又是半个医生,还是剃头匠呢!”

   

  夕阳西下,我和董占花大姐要告别了。

  一院的菜畦在夕阳下愈发地油绿,不远处的大山也在夕阳里散尽云雾。

  “明明的大哥和孩子明天就回来了,也能帮我拾掇拾掇玉米地了。孙子可亲呢,他爷爷也想他了。大儿子一直打工,还总惦记我。日子终究还要好好过,活着一天就要活好一天啊!”董占花坚毅地说。

微信图片_20220624084641.jpg

  走出一段路,我回头,坐在窗户前的张庆田用还能动的右手吃力地向我摆手再见。和董占花一般高的向日葵,也在夕阳里直直站立着,陪伴着董占花一起眺望远方。她家窗台上晒的大南瓜,泛着漂亮的金红色。(郭振萍)


尾.jpg

编辑:田利新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