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再见松蓬寺以重逢的方式告别

2023-10-26 10:12:48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朱炅

  再见松蓬寺,距上次有五年之久。

  这个坐落在大山深处,犹如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庄,来过一次,一生来过。

  松蓬寺,在怀来县小南辛堡镇政府南8公里处的山巅上。像中国版图上那些无法标明的村落一样,小得轻易就会被人遗忘。但是,天地之间远离喧嚣,静守本然的平和从容,时空交错中永恒不变的星河万里,川谷空灵,会一下子浸烙在内心最丰盈最美好的地方,总会不经意想起,无数次梦里来过。

  遇见松蓬寺

  2018年4月26日,第一次走进松蓬寺。

  从县城出发走京藏高速,东花园出口南行,至红绿灯右拐沿葡萄大道驶入乡道,经十八家村,到石洞村,向西穿过一段大约1公里两面黄土的沟壑,再行驶3公里左右碎石辅就的盘山路。在山的腰际迂回曲折,盘旋而上。

  暮春的山谷山花烂漫,云蒸霞蔚。因为颠簸晕得一塌糊涂,煞了风景。

  抵至近乎峰顶的坡地上俯瞰,山坳里的小村尽收眼底。

  村的四周峰峦叠嶂,草木茂盛。北面是后坡,南面是前坡,东边有东梁和大桥晏,西边有西山、寺坡和水坑晏。这里有桥有水的地方,多以晏字冠名,想必是先人寓意生活安定美好,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绵厚希冀吧。

  村里的地名或因地形,或因周边建筑,或因人因事而取。自西向东分布着泰坑、沟西嘴、葫芦沟、桥沟街、撵房沟、沟底下、沟里头、东湾子、骆驼沟等地方,寺道、沙梁长、大长、东长、当街这些大街小巷在小山沟里阡陌交错,四通八达。

  屋舍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古朴沧桑,于绿树掩映间,春秋四季安详静谧。

  村西的礼堂是一座红砖建筑,大门正上方雕刻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往事如烟,岁月如歌。曾经的锣鼓声、铙钹声、板胡声伴着田地里庄稼铿锵的拔节声,萦绕在山谷里,成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人们最殷实的精神生活。

  北山的山顶是平的,有石头垒砌的院墙,老人们叫那里“寨山园”,站在山顶可以看到整个官厅湖。

  《怀来县志》记载,明朝末年,有兄弟俩人到此地伐木烧炭,后定居。当时山里有一座寺院名为中佛寺,寺内外苍松翠柏参天,树冠如帐篷遮盖寺院。建村时取名松蓬寺。

  县博物馆李馆长介绍,据田野里遗留的夹砂红陶、夹砂灰陶和夹云母陶片考证,这里汉代的时候就有人类居住。村中遗留的庙宇柱顶石直径达60多厘米,大小与少林寺等著名寺庙相当。而常见的寺庙柱顶石直径多为30厘米左右,可见当时中佛寺规模之大。

  村主任贾国梁是一位80后,从小喜欢听老辈儿人念叨村里的“老事”,村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说出一段故事。他说,昔日的中佛寺占地好几亩,香火旺盛。寺前有一条古道,是幽州通往古怀来城的必经之路,人们路过都会拜庙上香。有一年,村里在庙前唱秋戏,大风把戏楼吹倒了。因此,在松蓬寺有“庙前不唱戏”的说法。

  中佛寺旧址,那棵有着1500年历史的古柏树,依然长势旺盛。古树南侧的沙沟路,通向龙宝山村,那里有天漠影视基地——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

  如今,松蓬寺村保存较好的寺庙有龙王庙和真王庙,坐落在寺道南侧的山坡上,规模不大,但内墙上的壁画保存尚好。

  2005年,松蓬寺作为生态移民村,整村搬迁下山,在旧村北10公里的平地上建起新村。

  老村的屋舍多为四合院落,正房的套间是挖掘的窑洞,即便外面酷暑炎炎,里面也十分凉爽。一些没有带走的旧物蒙着厚厚的灰尘,一摞摞荆条编制的笸箩、果筐透着手艺人的精致,喂养牲畜的石槽、散落的瓦片上精美的瑞兽砖雕,篱笆辘辘和井,还有定格在某一天的日历,记录着人们“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恬静、怡然、充实的生活印迹。

  再见松蓬寺

  夏至未至,再见松蓬寺,已然是“换了人间”。

  碧波荡漾的官厅湖上,长桥卧波。怀来大桥气势恢弘,飞架南北,通衢广陌。

  从官厅湖对岸,一路南行,直驶小南辛堡镇石洞村,沿途都是平整的柏油路,在盘山路上行驶没有了先前的颠簸,山谷里草木葱茏的景致顿时成为一份心境。

  时光清浅,流年未央,岁月静好。

  松蓬寺因其独特的自然风光和历史沉积,已经成为以民宿为主的现代康养旅游综合项目——长城边乡村度假区,“掸”去旧宅院的尘埃,古村老屋变身一头系着乡愁,一头连着诗与远方的民宿,古老悠远的小村落焕发着新的生机与魅力。

  松蓬寺长城边度假村因地制宜,将废弃的老房子改造成22个风格迥然的小院,幽静、素雅、古朴。

  一号院、二号院、三号院是独立小院,青砖灰瓦;十里、千里四合院风格,里面配有榻榻米,中式日风;百里、万里是小二层建筑,小院可烧烤;凤来、凤归、凤又鸣仿照蜂巢设计,房间小巧精致;凌云、驻云、谷风、汉风、金风,“L”形状,门外建有玻璃走廊,品茶赏景悠然自得;见山、见月、见汉风小木屋,一室一厅简约私密;林、星、密、晨,霍比特矮人小屋设计,情趣盎然,备受孩子们青睐。

  度假区还规划有绘本馆、烘焙室、阅览室、水吧、健身房等公共空间,田园风情与现代建筑融为一体。

  置身充溢着时尚理念的时空,回味“老房子”的记忆和味道,人与自然自由对话。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诗意栖居。

  为一间屋,奔赴一个村。乡村民宿不再只是旅途中的歇息之地,而是成为游客踏上旅程最初的因由。

  村口小酒馆旁边是游客接待中心,里面有咖啡、红酒,还有西式餐点。民俗风貌与现代文明比邻而居,却毫无违和感。

  经营咖啡厅的小李,山西人,2001年出生。小伙子梳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清清瘦瘦,斯斯文文,倒像是亭亭玉立的小姑娘。

  闲聊间,谈及父母的期望。小伙子笑语:“我爸妈说,只要不死在外面就行。”言语带着调侃,说的风轻云淡。可我觉得,这或许是一场父母与儿女相爱相杀之后的妥协。

  “看来,我也应该改变一下自己。”

  小伙子像一位师者,告诉我:“您不必改变,做好现在的自己就可以了。”

  可我们常常做不好自己,越是在乎的人和事,越会患得患失,在挣扎中变得拧巴,最终疼痛不已,无力抓握,原本该有的快乐洒落得荡然无存。

  这座寂静的大山深处,新潮前卫的零零后,以他对人生的诠释,选择了做好自己最坦然的方式。

  与某个地方某件事情相遇,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熙熙攘攘命运的道场,不知道会遇见谁,在哪里遇见,但似乎会和谁相遇早已经注定。无论遇见谁,都是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一定会教会我们一些什么。

  走出接待中心,正值仲夏,正午的骄阳格外炙烈,晒化了冰封的记忆,顺着面颊流淌不止。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擦干。

  这是一个流行分别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在这份不舍中,我们学会了珍惜,学会了与生命中那些避无可避的缺憾达成和解。

  花开刹那,暖阳倾城,有些间隙既然无法缝合,就学会优雅知性的欣赏,不抱怨,不责怪,随心、随性、随缘。

  时间扑面而来,我们终将释怀。

  再见松蓬寺,因为曾经遇见。

  再见,松蓬寺,以重逢的方式告别。

编辑:苏颖
河山新闻
移动客户端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