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战旗猎猎 风采依旧少年时
——记荣立一等战功、原南京炮兵学院教授王自焰

2022-07-28 16:17:36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张家口新闻网讯   7月19日下午,张家口宣化一中学术报告厅内,来自高二、高三年级的400多名学生代表,聚精会神地听一场讲座。一身戎装的主讲人正是他们的老校友——宣化一中1979级毕业生,曾荣立一等战功、原南京炮兵学院教授王自焰。

  201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前,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战旗方队100面荣誉旗帜整齐列阵,气势如虹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人民检阅。这100面荣誉旗帜中有一面战旗被授予“神威导弹营”光荣称号。

  这面战旗属于哪支英雄部队?它和王自焰又有着怎样的关联?荣誉的背后是怎样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本期专栏,记者将带您一同走近王自焰,近距离了解这位从宣化一中走出去的优秀学子,在40多年军旅生涯中,铸就辉煌战功的精彩人生。

  7月18日,央视七套播出了《战旗》(第二季)节目。在这期节目中,王自焰作为时任导弹营作战参谋兼制导连首席引导师接受了采访。而这个营,就是1987年在边境轮战任务中用3发导弹痛击敌军气焰,战后被授予“神威导弹营”荣誉称号的空军地空导弹兵第3团97营。


  青春——挥洒激情与梦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句古诗用在王自焰和母校宣化一中上,再贴切不过了。18岁时,他带着优异的成绩告别宣化一中;再回到此地时,40多年戎马生涯、走南闯北的他,身材略显发福却挺拔依旧,标准的北方普通话中夹杂着些许南方口音。

  在王自焰珍藏的相片中,有一张摄于1979年6月26日的合影,正是宣化一中93班的毕业留念。“看,这个就是我,那时候多瘦。”讲座中,王自焰一边给学生们指出照片上站在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的自己,一边不忘自我调侃。

  王自焰在宣化一中就读的时光只有两年。18岁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位于西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导弹学院。

  “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曾经两次赴朝鲜参战;我的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我从小有两个愿望,第一个就是想成为军人,像父亲一样精忠报国。”王自焰说。

  王自焰学习的专业是导弹发射与控制,毕业后他被分到藏在大山深处的部队里。1986年,经过严格的选拔,他被任命为空军地空导弹某部队营作战参谋兼制导连首席引导师,奉命进驻边境执行轮战任务。

  战场上,不足6平方米的发射车里要挤8个人,再加上还是电子管的大型计算机设备散出来的热量,56摄氏度属于常温状态,热得大家恨不得把衣服全脱了。就是在这艰苦的条件下,王自焰和战友们经常一钻就是一整天。

  很多年后,当王自焰与身边人谈起这段往事,那时妻子给自己做得像裙子一样的大短裤仍然是他特别有趣的记忆。

  挥洒激情与梦想,在那时只有26岁的王自焰身上,几乎是青春的全部代言。

  战场——一腔豪情报家国



  保障边境安全、捍卫祖国领空主权,这句话对于边境线上的王自焰来说,责任重于泰山。

  按照任务要求,我军不能打国境线外的飞机,击落的飞机残骸也必须落在国境内,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导弹射击。而此前,狡猾的敌机已经十几次骚扰我国领空,每次都是擦边试探,经常在我军准备打击的时候,利用地形优势飞出射击距离。

  “引导师是整个导弹阵地的核心,相当于步枪的准星、射手的眼睛和扳机。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把它打下来!”王自焰暗暗发誓。

  1987年10月5日,敌军一架国宝级侦察作战机混在数十架打着演习名义的机群中,偷偷进入我国领空,企图侦察我国边防阵地情况。嚣张的敌机先后两次擦边试探,刚进入又立刻飞出,见我军没有反应,它放心大胆地从山后长驱直入。而这一切,早就被王自焰和战友们盯住了。营长逯军营下达指挥所“可以射击”的命令后,王自焰与营制导雷达方位角操作员、高低脚操作员、距离操作员紧密配合,用不到2分钟的时间完成了120个按钮的调试,此时,敌机已从55公里逼近到28公里半径内。王自焰与营长交换眼色,随着一声“放”,王自焰摁下发射按钮,3发导弹腾空而起。3声惊雷后,一颗硕大的火球冒着黑黑的浓烟从云层中掉了下来——3发导弹全中目标,而且是迎头痛击,敌机几乎是垂直的角度栽在小山的斜坡上,圆锥形的机头扎出一个大坑,机身和机翼炸裂开来,引起一片大火,远远看去,敌机残骸犹如一条吃剩的鱼刺残骨,散乱地铺满半个山坡。

  “打中了!打中了!”发射车内,王自焰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急速下降的目标,耳边传来对讲那头战友兴奋的呼喊。他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气,可心仍止不住地狂跳。

  搜索残骸的小分队在山坳里发现了冒着青烟的敌机残骸。仓惶跳伞敌机飞行员挂到了树上,被民兵生擒。

  这次战斗的胜利,狠狠打击了敌军的嚣张气焰。此后至今,再也没有敌机敢进入中国的领空。祖国的“天窗”彻底关上了!

  因为“10?5战斗”的胜利,王自焰所在的营被授予“神威导弹营”荣誉称号,他本人和其他几名战友也荣获一等功勋章。

  2019年10月1日,当“神威导弹营”的战旗出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年过半百的王自焰眼含热泪。军歌嘹亮在光荣的岁月里,猎猎战旗映红他无憾的青春。

  真情——怜子如何不丈夫



  2019年,空军文工团编排了话剧《送别》,主人公的原型正是王自焰、赵玉兰夫妇。

  时间回到1986年6月3日,新婚不足一周的王自焰突然接到电报——“紧急任务,见电速归”。他二话没说,收拾行囊归队。直到1987年5月1日,出发去边境的前一天,王自焰思虑再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妻子。赵玉兰一听丈夫要上战场了,抛下一切从宣化赶往北京。她心里惦念的是:我们还没有孩子呢,他就要上战场了。而王自焰深感战斗残酷,不愿意这个结婚不满一年、团聚时间不足一周的新娘子被自己拖累。

  团长得知此事,特批这位新娘子前来送行。于是奔赴前线的列车在京张之间的雁翅小站停歇了一个小时。夫妻俩紧握的双手传递鼓舞的力量,交融的目光胜过万语千言,所有的情感凝聚在六十分钟里。南下的汽笛终于拉响,谁也不知道,这一转身的告别会不会成为永远。只留下追着列车、挥舞纱巾的妻子在茫茫雨雾中逐渐消失的身影。连天公似乎也在为这对夫妻的分别垂泪,更为担当大义的家国情怀谱写一首感天动地的诗篇。

  进入和平时期,王自焰决定他要去实现第二个梦想——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教师。他走上讲台,潜心教学。执教二十余年,他甚至很少主动提及那场载入史册的光辉战斗,学生和同事也很少有人知道就是这双经常落上粉笔末的手,曾摁下过三发导弹发射按钮,为祖国打出了国威、军威。

  “战争很残酷,但是只要国家有需要,我仍然愿意上战场!”花甲之年,王自焰雄心未减、风采依旧。

  报告厅内,掌声经久不息。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这里将再走出一位杰出的战斗英雄!(记者 王宸胤)

编辑:吕永清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