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我是中国的,中国张家口的
——记汉学家艾恺先生的三次张家口行

2022-07-21 15:48:43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作者和艾恺在梁漱溟墓前


  说起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教授艾恺,只怕国内学界是无人不知:他师从费正清、史华慈,是国际知名汉学家;他的博士论文《最后的儒家: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是海内外研究梁漱溟的第一部著作,而和梁先生的晚年对话录《这世界会好吗?》更是超级畅销书;他担任了尼克松访华后许多中国代表团的翻译工作,并且长期关注邹平、南阳等中国地方史的研究,可谓见证了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变化……艾恺先生分别在2013、2015、2018年,三次到访张家口,和张家口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今年6月,恰逢艾恺先生八十岁生日,特写小文,遥以致贺。


艾恺在大境门


  说起我本人和艾恺先生的交往,起点居然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当时还是实习生的我,第一天实习的唯一工作,就是陪同艾恺教授上街。后来,随着工作交往的深入,得到先生越来越多的信任,以至于后来他每次来京的一些琐事,也便基本上由我安排负责了。

  2013年,当时和几个校友很想为母校赤城一中策划一个系列讲座,以期为这所山区中学的在校师弟师妹们打开一扇看世界的窗口。恰逢艾恺先生在京,我便鼓起勇气和他去交流此事,觉得如果能请他来讲一次,那自然意义非凡。没想到艾恺先生深为赞赏,觉得这个活动和梁漱溟倡导的行动精神甚是吻合,于是欣然允诺,便有了9月的赤城之行。


艾恺撰写的书籍


  艾恺先生的到来,据说是赤城一中历史上第一位前来讲学的外国学者,所以学校很是重视,学生的热情也很高涨。艾恺从自己的家世讲起:他的祖父是出身于意大利南部山区的牧羊人,当过煤矿工人、从过军,但是坚持着终身阅读和自学的习惯,这也启迪了艾恺对历史和阅读的兴趣。因为家境原因,艾恺选择了给他全额奖学金的一所“小大学”,之后又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分别获得芝加哥大学硕士、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最终成长为一代学术大家。他的故事,感染了在座的许多同学,甚至多年后,还有学生跟我谈及那个晚上。回京路上,艾恺先生觉得“很有趣”,学生的热烈反应也让他很感慨。这是他第一次走进中学讲座,但是并未觉得这有多么的“自降身份”,也没有因为这是无酬义讲而不满意,让我大为感动。

  2015年9月,刚刚在人民大会堂领完“第九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的艾恺先生,心情大悦,恰好又有几日空档,我便邀请他再来张家口休闲两日游。此次出行,纯属游览观光性质,以弥补上次未来及感受张家口大好河山的遗憾,大致行程是:游大境门、草原天路、最后到沽源友人的农家院烤全羊。艾恺教授是意大利裔,性格豪爽,酒量超凡,他放下学者做派,和当地朋友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直呼过瘾。此行中,还有个趣事,我们在大境门游览时,遇到了一对从波兰骑行而来的小情侣,同为老外的他们颇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在围观老外们交流的过程中,有一位读者居然认出了艾恺教授,后来交流得知,他便是当时的清华博士、现在的天津大学副教授高镇先生。这个机缘,也让我和高镇博士一直交往至今。


艾恺给中学生讲座


  几年交往下来,我的家人们和艾恺先生变得熟络起来,也特别亲切。所以2018年9月再陪艾恺先生访问张家口,虽属故地重游,更平添了许多家庭聚会性质。我带他去了我出生的小村庄。在窄小的院子里,跟他讲起小时候的趣事,也引得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次来张,还有个有趣的细节:家庭招待上,我爷爷和艾恺先生坐在一起。谈起老爷子曾经的“抗美援朝”经历,艾恺也动情说起他的亲戚也曾到过朝鲜战场,所幸他们都平安无事。聊完往事,艾恺特意掏出一支雪茄,给我爷爷点上。半个世纪之后,我爷爷和他曾经的对手的亲戚,也算是在酒桌上“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当时,冬奥会的筹办已经如火如荼,带着艾恺先生去建设中的场馆参观,他对中国的建设和动员能力都非常钦佩,对2022年的冬奥会也很期待。只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过去每年都来中国访问的他也已三年无法来华,只能在线上感受冬奥的盛况了。

  艾恺先生的中文水平极高,每次来张家口,当地的朋友们都毫无交流压力,他时不时冒出的成语,更是让大家赞叹不已。今年三月,艾恺先生用中文写就的 《持续焦虑———世界范围内的反现代化思潮》在三联书店出版,连续数月都荣列社科榜单前十。光听题目,就能让人感受到他对时下的关切。但谁又能想到,这么一部重要且文采斐然的学术著作,竟是他用中文写就的呢?

  记得艾恺先生第一次来张家口,我们登酒店附近的小山,他欢喜之余脱口而出:仁者乐山!他本人不就是这样一位可爱、可敬的仁者么?今年6月,艾恺先生80岁生日,我想起那个场景,特别请苴却砚的传承人刻了 “知仁之乐艾在中华”印章,作为寿礼奉上。

  我一直在动员艾恺先生写自传,他拟好的自传题目是《我上辈子是个中国人》,在小文结束的时候,脑海中闪出最近网上很火的那曲《我是云南的》的洗脑节奏。我想,对于艾恺教授来说,他上辈子一定是中国人,要让他再挑个具体地方,我想,说他是张家口的,相信他应该也不会反对吧。(付 帅)

编辑:吕永清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