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半月谈丨大境门内,大境门外:历史何以“约会”张家口

2022-01-22 11:40:18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2022年第1期

河北张家口,怀来样边长城冬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塞外明珠”张家口,长城文化资源丰富,万里长城四大关口之一的大境门,便矗立于此。古时,大境门长城是扼守京都的北大门。

  独特的历史记忆,造就了张家口独特的“军文化”。清朝政府在张家口长城上撕开一道口子,又为张家口“商文化”的空前繁荣创造了条件。大境门外,就是历史上被称为“贡市”和“茶马互市”的边贸市场。

  一道“门”,将世界分成了“口内”和“口外”,农耕和游牧两种文明曾在这里被划出清晰的界限。如今,北京牵手张家口举办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给这颗“塞外明珠”又打开了一扇门。


  军文化:“大好河山”里的烽烟记忆

  从北京北站乘坐高铁约1小时车程,到达张家口北站,再转乘公交就能抵达大境门景区。

  大境门长城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清顺治元年,真正开豁建门,始称大境门。这里扼守东西两山之间的隘口,地理位置险要,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是长城防御体系中的重要关口。作为扼守京都的北大门、连接边塞与内地的交通要道,这里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

  史料记载,战国、秦、汉、南北朝、唐、金、明等朝代,都曾在张家口修筑过长城。目前,许多长城只剩下了遗址,或只在史料记载中才能觅得影子。

  大境门上有民国察哈尔都统(政府首脑)高维岳手书的“大好河山”4个大字,苍劲有力。正是这4个大字,大境门才有了灵魂,倒过来读便是“山河好大”,不禁引发游客的爱国情怀。登上城墙,能看到新修建的火炮和士兵的蜡像,栩栩如生。站在城头极目向北,就是“塞外”了。长城内侧,每隔二三百米,就有一个气势雄浑的烽火台,让人联想起古代烽烟滚滚的战斗情景。

  战争,是张家口这座“武城”最深刻的历史记忆。这里先后发生过50多场著名的战争、战役,留下200多处古战场、古要塞、古城堡和军府遗址。

  历史上很多有影响力的战争,都发生在张家口。阪泉之战,黄帝战胜炎帝,形成炎黄部落联盟,一种说法认为阪泉就在今天的张家口境内;明朝正统十四年,第四次明英宗北伐时,大明军队在土木堡败于瓦剌;康熙十二年,吴三桂起兵反清,康熙征召塞外八旗兵于张家口,骁勇的将士从大境门涌入……

  独特的历史记忆,造就了张家口独特的“军文化”,也留下一些历史谈资。

  民国时期,察哈尔匪患严重。都统高维岳为了维护地方稳定,大力清缴土匪,手段就颇有点“军威”。有土匪滋扰时,他立马派兵前去捉拿。对罪大恶极的土匪头目,审问定案后处以斩刑。斩了还不够,还要把他们的脑袋剁下来装进小木笼,把名字、作案地点、所犯罪行写在上面,悬挂在大街上示众。这种做法看似残酷,却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对保护一方百姓平安起到了震慑作用。

  匪患只是时局动乱的一个注脚,历史的荣辱始终与张家口同命相连。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大境门乃至张家口一带,都是时代和政治的焦点。早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李大钊等就在大境门内外展开革命活动。1945年8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部队,由大境门攻入张家口,从日寇手中解放了这座城……

  直到新中国成立,和平时期到来,张家口的戎马生涯才算真正结束。

大境门上民国察哈尔都统高维岳手书的“大好河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卡拉根”:100多年前的国际名片

  “欲把舆图求胜概,张城第一塞垣冲。”

  从大境门,我们不仅能窥见张家口的“军文化”,更能看见张家口的“商文化”。历史上,通商贸易一直是中华民族融合发展的重要一笔。在明朝,蒙汉统治者之间经常发生武装冲突,民族间的战争时停时续,但在民间已自发地出现了贸易活动,也就是“私市”。尽管明朝政府颁发了一系列禁令,禁绝“私市”,但历史学家指出,蒙汉间的贸易活动是蒙古地区与汉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并不是强制所能禁止得了的。

  显然,后来统治者也意识到这一点。隆庆初年,张居正等鉴于当时的形势,反思了以往的对蒙政策,提出“华夷一家”的主张。随着明朝政府边疆政策的转变,在大境门外(当时大境门还没建立),逐渐形成了在历史上被称为“贡市”和“茶马互市”的边贸市场。来自蒙古草原和欧洲腹地的牲畜、皮毛、药材、毛织品、银器等,在这里换成丝绸、茶叶、瓷器等。

  今天的大境门附近,有一条新建的仿古街,两边古香古色的古玩店、商铺,经营着一些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产品。遥想昔日的边贸市场,给人一种时空穿越的错觉。

  1644年,清军入关,攻占京师(今北京)。同年夏秋之际,新政权将一封圣旨从紫禁城送到张家口,圣旨命令“开豁建门”。自此,清朝政府在张家口长城上扒开了一个口子,大境门走上历史舞台。清朝开埠通商,张家口皮毛交易日渐繁荣,被称作“皮都”。大境门,则扮演了“皮都”的商旅通道。

  古时,中外商旅互通的陆路通道最主要的有3条——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张库大道。其中,张库大道被称为“草原丝绸之路”和“草原茶叶之路”,这条传奇商道的起点,便是大境门。张库大道始于明,盛于清,衰于民国。它通往蒙古草原腹地城市乌兰巴托(时名库伦),延伸到俄罗斯恰克图,并西抵欧洲。

  正是借助这条商道,让100多年前的张家口闻名世界,并有了一个国际化的称谓——“KALGAN”(卡拉根)。这个词来自蒙语,蒙语中形容很大的门时,发音就是“卡拉根”。当时俄国人沿用了蒙古人的叫法,又把这个名字传给了西方人。直到现在,这个名字在一些国际航空、俄罗斯及东欧部分地区仍在使用。

  张家口历史文化研究者刘振瑛说,“卡拉根”是清末民初张家口的国际称谓,当年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建成通车时,一块站牌的下方写的就是“KALGAN”。

  漫长的岁月风雨让农耕和游牧两种文明交汇融合,使张家口成为长城内外人们的共同家园,更成为中华民族融合的生动注脚。

2021 年11 月27 日,河北张家口,2021/2022 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世界杯正赛赛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历史之门VS发展之门

  如果说,大境门是承载张家口这座城市历史文化的一扇门,那么,与国际赛事结缘,则为张家口打开了一扇现代发展之门。

  丰富的冰雪资源,让张家口市崇礼区成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之一。崇礼本地及周边区域存雪期长达150天,被称为“世界上最适宜滑雪的地方之一”。2021年10月中旬开始,一些雪场陆续开始造雪,迎接冬奥会前的最后一个雪季。

  昔日,那些在大境门内外奔波“生意”的商人们不会想到,曾让他们感到苦寒的塞外风雪,会在100多年后,变成一座城市的致富资源。

  如今,冬奥会为张家口冰雪产业发展注入强大动能,依托滑雪旅游的“零度以下经济”,成为这座城市的热词。以崇礼为例,目前全区近3万人直接或间接为滑雪场服务。崇礼区体育局副局长李默说,目前崇礼建有滑雪场7家,各级别雪道169条,总长达162公里,此前单个雪季雪票销量已突破100万张。2020年底,崇礼冰雪旅游度假区跻身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序列,为河北省首家。

  张家口目前规划建设了高新区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和宣化冰雪产业园,并与法国、美国、瑞典、芬兰等10多个欧美传统冰雪体育强国开展了合作交流。北京卡宾滑雪体育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入驻宣化冰雪产业园的企业,主要组装制造造雪机和压雪机。公司董事长张鸿俊说,冬奥会对冰雪运动开展和冰雪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滑雪场提档升级需求加大,冰雪装备市场需求也随之加大。

  作为国家级可再生能源示范区,张家口还把为冬奥会书写“绿色底色”作为自己的使命。张家口地域辽阔,风能和太阳能资源丰富,被誉为“风的故乡、光的海洋”。这里是国家规划的9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之一,“风光”资源不仅帮助当地群众实现“靠天吃饭”,也为“绿色办奥”提供了保障。依托张北柔直工程,“绿电”将直抵冬奥场馆。

  张家口正在把京张体育文化旅游产业带,建成奥运经济增长带、文化产业集聚带、区域合作示范带,这也给当地发展带来了更为广阔的前景。

  当年,大境门长城脚下,各族人民融合、交流、互通有无,从刀光剑影走向和平交往、人欢马笑……这似乎与奥林匹克精神不谋而合。历史的巧合,也是现实的写照,古老长城与现代冬奥开启了一场“约会”——“长城脚下看冬奥、冬奥赛场看长城”。

编辑:戴美超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