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在察哈尔省干部子女小学读书的日子

2021-10-12 09:35:41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纪念

image.png

  解放初期,张家口是察哈尔省的省会。那时不论大小干部都实行供给制,国家对县团级以上的干部子女,免费进行培养,于是就产生了察哈尔省干部子女小学(地方县级不包括,部队团级包括)。学校在张家口市区,因为我的父亲是团级干部和革命烈士,所以在1951年,我和弟弟被母亲的工作单位,宣化县政府送到了该校学习。我的同学里,有时任省委书记杨耕田的两个女儿;有时任省委宣传部长胡开明的三个儿子;还有时任张家口市公安局长葛启的儿子(后任张地委书记)……。学校从一年级到六年级100余人不到200人,全部住宿,管吃、管穿、管学习用品。除了校长和老师,学校还雇用了一些工友,来照顾我们的生活。在学习上我们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生活上我们受到了无微不致的关怀和照顾,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我们健康快乐地成长。

  我的老师和同学们

  入学后我上四年级,弟弟上二年级,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了两任校长,一次校址搬迁。我们学校最早在西豁子赐儿山脚下,到了张家口市的最西边。我们的教室和宿舍,是灰色带走廊的砖瓦平房,老师们办公的地方,是一幢半圆形半方型的小二层楼,这些建筑在当时已经是够档次的了。学校里的伙食不错,基本上都是细粮,经常有肉吃,有时还配发一些水果。我们的服装也比较时尚,尤其是夏装,完全是模仿苏联的;冬天穿的棉鞋,也是松软、保温的狗皮里子的。

  我们的第一任校长叫韩鲁,是位女士。她短头,身穿灰色的列宁服(当时女干部统一的着装)。记得在校长室经常端着个小茶壶饮水,满口冀中一带方言,和善亲切,平易近人;第二任校长叫张振义,是个男的。他头带解放帽,衣着半旧的中山装,课余时间,他经常手持一根木棍和学生们一起玩耍,常用浓重的保定一带口音向学生讲话,和学生们的关系很融洽。两位校长都来自老根据地,身上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老八路作风。

  那时我最喜欢的课程是历史和地理,教史地课的是一位戴眼镜的姓王的女老师,她是张北人,说的却是流利的普通话。她传授的知识,激发起了我对伟大祖国的无比热爱,我感到十分自豪。还有一位姓冯的女老师,我印象颇深,她多才多艺,不但能教音乐舞蹈,还能教体育,她性格开朗,京味京腔,给了我这个小“北京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

  我的同学们,都是省里市里的中高级干部子女,他们多数是从农村老家,来到张家口不久的。在新中国建立之前,他们的父辈为了人民的利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生活不稳定,无暇顾及到子女。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把子女接到了自己的身边生活。看上去这些同学都是土里土气的,有操着保定、石家庄一带的口音的,许多人年龄偏大,小学一毕业,就到了可以就业当兵的年龄了。他们朴实善良,学习刻苦,我这个油腔滑调的北京小孩,爱模仿他们的讲话,来取笑他们,他们中的多数人,一笑置之。也有个别脾气欠佳,力量比我大的,就要给上我几拳,教训我一下。当时的张家口尚无公交汽车,每逢周六下午,不管家有多远,他们都徒步回家,从来不让父母派车来接。有两次,有个别首长派汽车来接子女回家,一些同学来到车前起哄,以此来发泄对这些特权的不满。

  那个年月,领导干部们严于律已,不以自己的权力为子女谋利。有位郭姓的同学,其父是厅级干部,他毕业后考初中分数不够,未被录取,就业当了一名交警(那时不同于今天,交警无任何特权而言)。还有一位姓王的同学,毕业后考张家口的初中落榜,不久到宣化找我,说要考宣化师范,也是无果而终。以上的事例充分地说明了,那时党风纯正,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我眼中的大领导

  我们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学习,有时也要由学校组织,去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如省里、市里开运动会时,抽调一些同学去参加开幕式,检阅时站在运动员队伍的前面,放飞和平鸽;开劳模会时,选派一些同学去,登上主席台向首长和劳模献花。

  1951年底,察哈尔省在省委大礼堂(后来叫张家口宾馆)开劳模表彰大会,委派我校出20余名学生,在大会上献花,我有幸被选中。会议开始以后,主席台上站了许多人,站在中间指指点点的,是一位穿着干部服,举止很沉稳的中年人。他的两边站立着省属各地的劳模们,他们的身上披红挂彩,个个容光焕发。一些人穿着蓝色工作服,还有些人穿着白板光面的老羊皮袄,下身是带绑腿的棉裤。当会议的主持人宣布:“请少年儿童向首长和劳模们献花!”我们就在阵阵的乐曲声中,手执一束束的鲜花,列队登上了主席台。按排列的顺序,我恰好站在了那位穿着干部服,居中间位置的长者面前。我虽然弄不清他的职位,但从他的举止风度,所站的位置,推测他一定是位大干部,我变得有些拘束,紧张,不知所措,但看到他那慈祥的笑容,鼓励我的眼神,我开始变得自然、从容,立即举手向他敬了个少先队的礼,接着把鲜花献给他。

  回学校的路上,一位同学笑着问我:“你知道你给献花的那个人是谁吗?”我茫然地说:“不知道”,这位同学接着说:“他是省委书记杨耕田呀!”我知道后非常兴奋,能向本省的最高领导献花,我感到十分自豪!

  省委书记杨耕田有两个女儿在我校读书,他的大女儿比我高一级,对我们这些小弟弟,小妹妹呵护有加,我们都以“杨大姐”亲切称呼她,敬重她。杨书记的小女儿叫杨小白,我上六年级时她才上一年级,聪明又掏气,心地善良。在她们的身上,决没有高干子女们的骄娇二气,她们的人缘口碑很不错。

  在省里的领导里,常光顾我校的,是胡开明同志,他时任省委宣传部长,胡开明同志个子不算高,白白净净,文质彬彬,解放帽的帽沿,总是压在脑门子的上面,说话一半是普通话,一半是南方音。

  胡开明同志的爱人常陪着他来学校,听说她是教育部门的一位领导,她个子比胡开明还要高,也是一表人材,南方口音更重一些。他们二人的面部表情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胡开明同志总是笑呵呵的,而她却是一本正经,严肃得很,我从来就没见她笑过。她来了以后,先到食堂检查一下饭菜如何?又要到学生宿舍看看被褥干净否?冬天屋子暖和不暖和?有一次大概是发现了校方有些服务不到位,就把校长叫来,当着我们几个学生的面儿,狠狠地批评校长。

  胡开明夫妇来学校以后,虽然态度,表现方式大不相同,但出发点是一致的,都是关心我们这些儿童能否健康、快乐地成长,我们十分敬重,热爱他们!至今想念他们!胡开明同志的三个儿子都在我校学习,他们是胡战生、胡建生、胡胜生。老三胡胜生最优秀,一年级时就是大班长,听说他后来考上了清华大学。

责任编辑:李雅雯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