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 建党一百周年·红色记忆 ]烈士车夫

2021-08-31 09:28:59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刘继英

L_1628472532851782986.jpg

       热血青年

  车夫, 不是他的真名。 1938 年 12 月,他刚任宣涿怀联合县委组织部长,县委决定主要领导干部兵分四路,向敌占区挺进。 面对残酷的斗争,为了工作的隐蔽性, 出发前,他恳请县委书记赵振中为他更名。 从此,革命队伍中, 车夫这个名字伴随了他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车夫出生在怀来县沙城三街一户普通农民家庭, 有着传统思想的父亲认为, 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第, 摆脱受苦受穷的命运。 于是,全家人省吃俭用, 供最受宠爱的长子车夫上了私塾。 车夫深知全家人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读书十分勤奋刻苦, 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宣化师范。 在车夫上学期间, 恰有共产党人张苏、林枫等同志以教师身份到这里进行革命活动,成立了学生 “读书会” ,组织学生秘密阅读进步书籍,传播马列主义,并成立了党的组织。 车夫积极参加进步活动, 接受了革命思想, 汲取了共产主义的理论营养。

  1937 年 “七·七事变” 后, 日本武力侵华之企图已昭然于世。1938年2月,我八路军邓华支队赴平西,党组织派王巍、 张梓华、 郭永明等同志带领工作队,开辟宣涿怀抗日根据地。 车夫和任执中等几名进步青年决定投身革命。 这年10月,经工委负责人郭永明介绍,车夫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继而担任了县委组织部长兼县大队政委。

L_1628472532976576141.jpg

      秘密活动

  为了重新打开宣涿怀地区的抗日局面,争取抗日力量, 11月,县委派车夫同志深入桑园一带发动群众,策动伪自卫团副团长袁德文武装起义。车夫乔装改扮, 只身来到桑园的一个秘密联络站,以这个小商店为掩护,以账房先生身份出现, 化名王兴义,秘密从事革命活动。

  此后, 车夫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1940 年 6 月 20 日深夜,袁德文、史荣恩率四百余人星夜行军会师于芦青岭。 6月21日拂晓,成功举行了武装起义。 车夫同志亲自接见了全体起义官兵,平西军分区萧克司令员命名这支部队为“平西游击三总队”,任命袁德文为总队长, 史荣恩为副总队长。这支队伍的起义,对于改变宣涿怀地区敌我力量的对比,对于打开这一地区抗日斗争的新局面, 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车夫同志虽然是个文化人,但他无论在艰苦的环境里,还是在激烈的斗争中,都不畏艰险,身先士卒。 1940年9月下旬,日军对我宣涿怀抗日根据地大举 “扫荡” ,我方有很大伤亡,县长佟旭野壮烈牺牲。 为掩护主力部队和后方机关转移,车夫同志带领县大队同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斗争。抗战最艰难的那段时间,为了保存实力,根据上级指示,我涿怀地区党政军决定向涞水一带山区撤退。 由于敌人封锁严密,路上危险重重, 部队只好走小道, 从涿鹿到涞水走了几天几夜,途中没吃上一顿饱饭。 车夫患有严重肺病,一连几天下来, 身体十分虚弱, 几乎是拖着双腿, 一步步往前挨。 但他和同志们咬紧牙关坚持着,为部队做出了表率。 虽是饥肠辘辘, 但沿途遍地的玉米棒,没有一个人随便掰一个啃着吃, 他和战士们都严格遵守着八路军铁一样的纪律。

L_1628472533039155408.jpg

      大义之家

  车夫是秘密出来参加革命的, 好几年都没有向家里透露半点消息。 后来由于叛徒出卖, 敌人才知道, 大名鼎鼎的车夫真实身份。 敌人抓不到车夫同志, 就开始变本加厉迫害他的家人。 敌人闯进他的家,威逼他的父亲,无论敌人使出怎样的花招,老人还是不吭一声。 恼羞成怒的敌人, 抓去老人严刑拷打,百般折磨……

  得知消息后, 车夫万箭穿心。 当时有的同志提出, 由组织上托关系出面营救。 然而车夫知道,组织营救要花很多钱,而组织上也十分困难。再者,搞不好会暴露组织关系,给党的事业造成重大的损失, 因而坚决不同意。 后来, 是车家典卖了房子和赖以生存的部分土地, 才将车夫的父亲救回。 不久, 敌人又来查抄, 抓走了车夫的两个弟弟车永茂、 车永昌。 车家上下又再次能典的典, 能卖的卖,凑钱将人赎回。

  1946 年, 车夫跟几位同志到沙城执行任务,需住夜, 他回到了阔别几年的家, 看到家中被洗劫一空, 心如刀割。可是没来及跟家人说上几句话, 又告别了双亲。

L_1628472533054109926.jpg

       烈士回家

  国民党反动派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 一时间,血雨腥风。 为了保存力量,根据上级指示,我平北地区党政军决定实行有计划的战略撤退。当时,车夫同志担任龙关县县委书记,由于情况紧急,为了不影响组织安全转移,车夫同志毅然把只有两三个月大的小儿子玉龙托给当地老乡收养。 情况稍有缓和, 组织上曾派人找过孩子,当地群众讲,为了躲避敌人的迫害, 看管孩子的老乡早已迁走,不知去向。后来,由于战斗频繁,工作缠身,为了革命事业,车夫再没时间去找自己的骨肉。 直到去世, 他也不知道孩子是否在世,流落在何方……

  为了革命的胜利,为了新中国的成立, 车夫同志牺牲了一切个人利益, 出生入死,积劳成疾。1947年冬,在冀热察党校,他抱病为参加整风的干部作报告,后来实在不能坚持了,才被送往战地医院。 由于没能及时救治,加之当时医疗条件十分有限,他于1948年4月永远闭上了眼睛。

  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 车夫的大儿子车玉启将父亲的遗骨从承德围场县接回, 怀来县民政局将其安放在怀来县烈士陵园。 2004年, 在车玉启去世时, 车家后人用车夫烈士生前穿过的一件旧棉袍, 引领着烈士英灵入了祖坟。 一方青砖上清晰地刻着“车永年”, 静静地安放在家族的序列中。 至此,为革命隐去真名, 抛家舍业, 出走一生的男儿回了 “家” ……(版权所有 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李雅雯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