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文化历史

【浅读张家口】陈福民‖土木之变(八)

2022-04-29 10:13:31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土木之变

○陈福民

1651147126668472.jpg  



  土木,是隋末唐初割据军人高开道设立的军镇,当时叫作“统漠镇”,后来也叫统幕、土幕,直至讹为“土木”,永乐元年成为九边宣府镇一个据点土木堡。

  八月三日启程大致沿来路回返。回军路线相关问题,成为明史研究的一个公案。流传最广泛的说法源自谷应泰。

  明日班师,大同总兵郭登告学士曹霜等,车驾入,宜从紫荆关,庶保无虞。王振不听。振,蔚州人,因欲邀驾幸其第;既又恐损其禾稼,行四十里,复转而东。

《明史纪事本末,卷三十二》

  这个说法是指斥王振想让英宗去他老家蔚州以便炫耀一下自己,又担心大军碾压他家庄稼而胡乱调整了亲征军的路线,没有走本该走的紫荆关入京,导致受困土木酿成最终惨祸。后世很多诸如此类的观点大率都本此说。大家痛恨太监误国,官修历史为尊者讳,也乐于帮明英宗洗刷,把全部责任推给王振。但这并不是事实。二十二岁的皇帝知道一点军事常识的皮毛,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也不可能是个白痴式的提线木偶。他的参谋集团再不济事,也有兵部尚书门野、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恭顺侯吴克忠、永顺伯薛绶等一批勋臣名将。回军路线事关生死存亡,明英宗必定是听取了有军事实践经验的将领们的建议,选择了原路返回,而不走紫荆关。

  从大同到紫荆关这一路线,经纬度偏向东南,走浑源、灵丘、沫源,是中国历史上游牧民族进入中原的传统线路,离开了“九边”的防御体系,平顺畅达基本无险可守。在大同镇被也先打残难以自保的情况下,如果亲征军走紫荆关这条路,势必遭到强大的瓦刺骑兵的追击而得不到后方的牵制与侧翼掩护。原路线本来就是大同镇到宣府镇的九边防御体系,且多山川不利骑兵纵横冲击,亲征军在遭遇攻击时,有望得到沿线守军的支援,特别是宣府镇总兵杨洪还有一万多精兵。换句话说,走原路这个决定是朱祁镇自己做的,虽然比紫荆关要远一些,但理论上会更安全一些。他再怎么虚荣愚蠢,也知道自己的性命很重要。

  八月七日亲征军达宣府镇,这时候情报传来,也先骑兵已经发现了亲征军的回军路线,一路追赶过来。明英宗和王振这时候已经乱了方寸,全军拖家带口跌跌撞撞用了三天时间东行到了雷家站(今新保安镇),休整了一夜,八月十二日也先的主力部队追上了负责断后掩护的明军,大军已经没法走了。英宗没有选择断尾求生,他命令原地扎营,派遣恭顺侯吴克忠和他的弟弟吴克勤正面迎战也先。

  太子太保克忠骁勇善战。至是,与其弟都督克勤其子瑾极力御虏。虏据山颠,矢石交下,官军死伤溃亡殆尽。克忠犹下马跪射,矢尽,贼围之。克忠以枪杀数十人而死,克勤亦死。惟瑾得脱归。

《明英宗实录》

  吴克忠吴克勤兄弟是蒙古人。吴克忠原名也都帖木儿,也是永乐老臣,参加过明成祖全部五次北伐,战功彪炳。他应该是亲征军中最能打的战将之一了。一战而殁,令人唏嘘。此后应该是英宗真正开始亲自指挥了。不过他的指挥基本是派人去送死,因为现在瓦刺的主力部队完全控制了战场和周边地形,布置周密以逸待劳。吴克忠战死的消息传来,朱祁镇像个输红了眼的赌徒,甩出了他的最后一张王牌,派遣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率领亲征军中的精锐骑兵四万人再去交战。

  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领官军四万赴之,勇、绶至鹅儿岭,冒险而进,遇虏伏发,亦陷焉。

《明英宗实录》

  吴克忠吴克勤兄弟与朱勇、薛绶的六万骑兵,是大明亲征军战力最强的精锐部队,两战全军覆没,英宗手里再也没有能打的力量了。与吴克忠一样,永顺伯薛绶也是蒙古人,祖上在洪武年间归顺朱元璋,被赐姓薛。他“与成国公朱勇等遇敌于鹞儿岭。军败,弦断矢尽,犹持空弓击敌。敌怒,支解之。既而知其本蒙古人也,曰: “此吾同类,宜勇健若此。”相与哭之”(《明史·卷一百五十六》)。应该是薛绶的英勇不屈激怒了瓦刺,凶残的瓦刺在他战死后将他大卸八块了。等了解到薛绶是蒙古人后,瓦刺又难过地哭了。有点像日军解剖杨靖宇将军遗体后表现出的尊敬。


759c019d9e27fb28a59a6e96e903b94f.jpg


  鹞儿岭在雷家站与宣府之间。很明显瓦刺也先和阿刺知院早就打通了从独石口、马营南下的路线,提前在此地设好了埋伏。英宗朱祁镇的两次派兵赴战,都成了千里送人头的愚蠢之举。很可能是大明的情报系统失误,导致朱祁镇低估了也先这次行动的真实军力,同时,他此刻可能还抱有幻想,指望六万精锐能够打一个翻盘仗。

  毕竟吴克忠和朱勇的赴死给亲征军争取了一定时间,八月十三日,大军一行又向东移动了20公里,到达了本次御驾亲征和明帝国作为强成王朝的终点站:土木。

  这一夜,朱祁镇想必是在心乱如麻心惊肉跳中挨过的。因为周围已经不断有瓦刺骑兵出现骚扰。八月十四日一早,他忙着指挥大军稳固营寨,这时他才发现二十万人没有水喝了。土木堡地势不好,大军扎营布阵在一个相对平阔的高台地上,完全没有水源,而土木堡南面十五里外的桑干河水源已经被提前赶到的阿刺知院控制了。整整一天,瓦刺骑兵主力不断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形成合围之势。换言之,英宗和他的王先生成了瓮中之鳖,同时连累了无辜的二十万将士。

  八月十五日是个耻辱与悲惨的日子。

  壬戍车驾欲启行,以虏骑绕营窥伺,复止不行。虏诈退,王振矫命抬营行就水,虏见我阵动,四面冲突而来,我军遂大溃。虏邀车驾北行,中官惟喜宁随行,振等皆死。官军人等死伤者数十万。

《明英宗实录》

  十五日,虏使持书来,以求和为言。召曹鼐草诏与和,遣二通事与虏使借去。遂移营蹦堑以行,回旋之间,行列己乱,争先奔进,势莫能止。虏骑蹂阵而入,奋长矛以击我军,大呼:“解甲投刃者不杀!”众裸袒相蹈藉死,蔽野塞川。

  虏丛入中军,宦侍、虎贯矢被体如猬。

刘定之《否泰录》

  刘定之历经宣宗、英宗、景宗、宪宗四朝,担任过翰林学士。他的记录很多细节都很生动,也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刘定之此处强调是也先“不讲武德”搞偷袭,则有些护短了。事实上,此时瓦刺的铁桶阵已经合围,亲征军斗志崩溃兵败如山倒,英宗被拿下只是迟早的事情,无非是拿下的方式不同而已。

  此时朱祁镇是什么方式呢?他选择下马盘腿坐地。这个动作很好理解,他如果还骑在马上,瓦刺骑兵很可能把他当个普通战士砍了,但他贵为九五之尊,脱光了实在有失国体。于是“南面”端正坐下了,不抵抗不逃跑也不脱衣服,很微妙也很得体的动作。大军解甲裸卧或四散奔逃,他身边只剩下了贴身护卫和太监团队,这些人忠心耿耿守护看皇帝誓死不退,最后被射成了刺猬。王振应该也在这批人中。

  关于王振的死,谷应泰在《明史纪事本末》中说: “护卫将军樊忠者,从帝旁以所持棰捶死振,曰:‘吾为天下诛此贼!遂突围杀数十人,死之。”这个说法影响很大,估计当时就有各种说法传到朱祁镇耳朵里,而且这个说法也很符合“忠臣怒杀奸臣”的国民期待。不过对这个说法朱祁镇一直不承认,他后来专门对人讲,王振就是在跟瓦刺骑兵搏斗中战死的,“联所亲见”。

  恶贯满盈的王振就这么退出历史舞台了,但他的好学生朱祁镇还得面对现实。他被瓦刺俘虏以后倒是没遭什么罪,也先和他弟弟伯颜帖木儿始终恭敬执礼,三天两头杀牛宰羊招待着,甚至让自己的老婆出来陪酒。但这并不能改变大明皇帝是个战俘的残酷屈辱性质,而且瓦刺的“核心利益”是索贿,希望拿皇帝当人质索取“赎金”。他们押着皇帝四处“游街”,先到宣化昌平门下呼叫总兵官杨洪开城门,杨洪避而不见,只是让副手登上城楼答话,大意是说,我们为天子国家守此门,不管别的事情。而且天太晚了也看不清,你们请回。碰了软钉子的也先押着英宗,并没打算强行攻城。见骗不到钱也不久留,转向大同。这回也先聪明了,他让英宗先写好了信送进大同城,并哄骗英宗说只要他们开城门我就送你进去,归家心切的英宗信以为真,不断叫门。但大同都督金事郭登拒绝开门,搞得英宗一肚子委屈:“朕与登姻亲,何竟如此待我?”几经周折,大同城内商量后总算拿出一万五千两银子应付也先一一皇帝在人家手里,大同守军也不敢赌。

  实在榨不出更多油水,也先也担心出现他无法控制的局面。八月二十三日,瓦刺搞了个简便的告别仪式,他们要带英宗去草原了。

  上酹地饮讫……上索西瓜、雪梨,割与虏,食讫遂去。过猫儿庄、九十九海子。又行,见苏武庙、李陵碑。二十八日,至黑松林,也先营在焉。

刘定之《否泰录》

  “土木之变”的游戏到此结束了。“酹”而饮之,跟祖宗和自己的土地告别。我第一次见这个词,是早年读毛泽东诗词《菩萨蛮·黄鹤楼》,“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苏东坡的“一樽还酹江月”倒是在其后了。时过境迁,现在真的能体会其中庄严悲壮的感受。

  但这结束也只是暂停。一年后也先把英宗朱祁镇这个烫手山芋送回北京,又给大明王朝带来阴柔一击。虽然也先“管杀不管埋”,扔下人就走了,但英宗归来后引发了巨大变故,其造成的历史阵痛直至大明帝国灭亡都没能消化——“夺门之变”英宗复辟后立刻冤杀帝国忠良砥柱于谦为他的王先生报了仇。怯懦而刚愎自用的国君,他们龙床下流淌着忠臣的汩汩血泪,一直延续到了袁崇焕等人。不过这已超出本文的叙述范围,需要另文去详细交代了。


(节选自《北纬四十度》,标题为编者所加)


1650503721621782.jpg

编辑:王春亮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