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文化历史

【浅读张家口】陈福民‖土木之变(七)

2022-04-29 10:07:43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土木之变

○陈福民



  正统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朱祁镇率队出发了。这之前,礼部尚书王直带了一帮人上书劝谏,大意是说瓦刺不过几个无知小丑“违天悖理自取败亡”,不值得您生气。现在天命在您,将士用命在外必能成功,您就在家瞧好儿才是上策。朱祁镇做了正大庄严的答复:

  卿等所言,皆忠君爱国之意。但虏贼逆天悖恩,已犯边境,杀掠军民,边将累请兵救援,朕不得不亲率大兵以剿之。

《明英宗实录》

  话说得很漂亮也很正义,但并不能代替“御驾亲征”具体的战略战术决策。所谓“军中无戏言”是说仅有决心还不够,还需要用无数个细节的考虑去落实。就这点看,朱祁镇的“亲征”确实是儿戏。

  车驾发京师亲征。是举也,司礼监太监王振实劝成于内,故群臣虽合章谏止,上皆不纳。命下瑜二日即行,扈从文武吏士皆仓猝就道云。

《明英宗实录》

  按照“实录”记载,是王振一力促成了英宗的御驾亲征。究竟是王先生一力撺掇,还是朱祁镇一意孤行,还是君臣一拍即合,这个问题既说不清楚也没有意义。史官的意思似乎是说皇帝被蒙骗了,责任全在王振,这种为尊者讳的刻意甩锅行为,是中国古代史的惯例。即便如此,这么仓促紧张的必要性是什么?是怕也先跑了么?还是担心夜长梦多兵贵神速?总之是没有任何交代说,明。只给大家两天的时间,可以想见那些扈从的文武官员收拾、准备、告别然后连滚带爬的狼狈窘态。皇帝和他的王先生如此行事,真的是匪夷所思。大军沿着今京张铁路方向出居庸关,经过了土木。没有人知道一个月后再回到这里将是灭顶之灾,尽管此刻已经出现了情况。

  车驾次鸡鸣山,众皆危惧。上素以诸事付振,至是,振益肆其威,成国公朱勇等有所白,膝行而前。振令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郎野管老营,佐、野先行,振怒,令跪于草中,至暮方释。钦天监正彭德清劝振曰:虏势如此,不可复前。倘有疏,虞陷天子于草莽。振怒晋之曰:“设若有此,亦天命也!”翰林学士曹鼐劝振曰:“臣下命不足惜,惟主上系宗社安危,岂可轻进?”振终不从。时我师前进虏寇渐退伏塞外。

《明英宗实录》

  从东向西,土木到鸡鸣山40公里,鸡鸣山到宣化30公里,这一带属于宣府镇防务的九边内线。“众皆危惧”是因为防线内侧发现了瓦刺骑兵,大家风声鹤唉乱作一团不敢走了。面对众人畏敌如虎的状态,王振倒是显得十分勇敢霸气外漏,他放出狠话:给我前进!就算都死了,也得认命!可怜65岁的兵部尚书郎野被40岁的王先生罚跪到傍晚。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师前进虏寇渐退伏塞外”,这些瓦刺骑兵并没有动手,而是悄悄退回了防线之外。


7cebba46145ae8db5abfee4f18f9b8a4.jpg


  宣府镇东边鸡鸣山防线内侧一带出现瓦刺骑兵,这是个需要警惕的动向。根据情报,此前,总督军务西宁侯驸马都尉宋璞、总兵官武进伯朱冕、左参将都督石享率三万多人与也先战于阳和卫,全军覆灭;七月十一日,大同右参将吴浩全军覆灭。可见也先的主力还在大同一带。而这里出现能引发“众皆危惧”的骑兵,数量肯定不小。他们不打仗就自动撒退了,显然不是个好消息。事后证明,这一支骑兵应该是瓦刺另一部阿刺知院的部队。就是这支部队,攻破了独石口南下并绕过宣府镇,提前部署在怀来和土木一带,截断了亲征大军退回居庸关的路线。然而此刻瓦刺竟然撤退了,大军得以继续前行,王先生临危不惧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现,很可能让皇帝为他感到骄傲,英宗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出现的危险信号。他俩更加自信,也更加蔑视那些老派而怯懦的“腐儒”

  亲征大军八月一日抵达大同,应该是希望在大同郊外跟也先的主力展开决战。然而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也先在英宗大军到达之前,就率领主力退回到大同以北了。这种回避是游牧民族骑兵最擅长的战略战术:不做静态的阵地对战,而是选择穿插、突击、切割、包围,在运动战中以优势兵力消灭对手的主力。如果朱祁镇和他的王先生了解游牧骑兵的主要战术,如果他有参谋团队并且能够发挥作用,很多事情也许都可以避免。

  现在朱祁镇和他的亲征大军陷入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尴尬境地。也先避而不战,英宗又不敢出塞追击,担心中了埋伏自蹈死地;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也先不会如期跟明军来决战,几十万大军的后勤给养跟不上,大同也养不起这么多人。准确地说,尴尬不是从现在才出现,这支亲征军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国际玩笑。行军至此,所有人都不知道军队的实际指挥者是谁,虽然御驾亲征表示皇帝是领头羊,但那只是个名义,任何职业军人都不会真的相信这一点。问题在于,除了皇帝,这次行军真的没有其他指挥官,如果勉强说有,那只能是王振了。

  唐太宗李世民自玄武门之变夺位后,自己就不再出征了,他有无数的“行军大总管”帮他攻灭突厥、经营西域。即便唐玄宗,也有天宝三名将帮他节度西域。朱祁镇根本不知道“亲征”这两个字怎么写,他以为弄一堆兵将簇拥着自己敲锣打鼓走一趟就算御驾亲征了。他可能是太想效仿曾祖父朱棣并成就属于自己的伟业,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可是他完全不懂朱棣作为大明莫基战神都经历了什么。游牧民族往往是军政合一制度,部族领袖同时就是军事主帅,东征西讨身先士卒是家常便饭也是命运,契丹人前两任皇帝耶律阿保机和耶律德光,都是死在征战行军途中。而中原王朝两千年历史上,朱棣是唯一一个死在行军途中的君主,创下空前绝后的纪录。朱祁镇和他的王先生,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也太容易了。

  八月一日到达大同,二日大同方面得到的情报是也先在塞外布下了口袋阵,这让王振和英宗突然感到了害怕和沮丧,立刻就想回家,于是八月三日启程回军。只要安全回家, “御驾亲征”的光明伟业就算达成了,中官们立刻会奉上各种肉麻歌赞谀词。无非是“帝亲征,贼虏畏天威远遁,竟岁不敢入塞”之类吧。亲征决定用了两天多,回军决定只用了一天,军国大事像过家家,这个世界真的就有这么愚蠢无知又自私的人。只为了博取一个“御驾亲征”的历史留名,以便回到朝廷上树立起绝对权威,把一场事关国体安全的战争视同儿戏,把国之根本,几十万随征将士文武群臣绑架为他们君臣二人的人质,有君臣天残地缺虚荣浮夸如此,大明百姓江山何其不幸,跟随他们出征的将士何其无辜。


(节选自《北纬四十度》,标题为编者所加)


1650506917917723.jpg

编辑:王春亮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