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文化历史

【浅读张家口】 冯骥才‖中国的雪绒花在哪里(散文)

2022-04-24 12:28:10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中国的雪绒花在哪里

○ 冯骥才

2201AFFC-4FF3-4E1A-9280-9B71F4A283CC.jpeg

  这几天,我在河北蔚县参加全国民间剪纸的抢救工作会议。燕赵之地的人真是朴实又慷慨,恨不得把他们家里的宝贝全塞在你的怀里才心满意足。会议结束了,还非要拉着我去看看他们的“空中草原”。

  “空中草原”?这名字可是新奇又诱惑。这是个什么地方呢?

  主人笑而不答。车子离开蔚县,穿过驰名全国的剪纸村南张庄,很快就进入了飞狐古道。这条在历史上连接着华北平原与内蒙古草原的古道,好似在乱山中蜿蜒穿行的巨蟒。和主人一谈,古今许多著名的战事原来全都挤在这条又狭窄又曲折的古道上。连当年杨六郎一箭射穿山顶的那个巨大的箭孔还在那儿呢。

A277A134-5575-4735-842A-4FC6122E334F.jpeg

  夹峙在飞狐古道两边的山岩全都苍老而嶙峋,层层叠叠,陡峭参天,从车子里很难望见山顶。山岩是绛红色的,丛生在错综复杂石缝里的灌木是浓重的绿。红绿参差,美丽又深郁。然而,一出古道却是一片开阔的山野。在这太行山与恒山的交汇与碰撞之处,山的形态绝无重复,山的色彩也绝无重复。我不曾在别的地方见过如此丰富的山色,所以一直把脑袋伸在车窗外边,直到感觉山风变得凉起来,才知道我们已经上山了,去往“空中草原”了。

  一层层的大山从车窗上落到车子下边去。这时,不可思议的奇幻一般的景象出现了———就在这千峰万壑俱在脚下的高山之巅,竟然展开一片浩无际涯的大草原。空中草原?对,就是它!它一马平川,没有任何起伏,白云在蓝天上飘动,草原上还有人骑马飞奔。我恍忽觉得自己一下子飞到了塞外!可是认真观察和感受一下,就完全不同了。瞧,云彩出奇地低,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主人告诉我有时云彩下来,还会绕在马腿和汽车轱辘上呢;空气极凉,带着一种雪天里的清冽,因此草地里没有昆虫;天上也没有飞翔的鹰,鹰也飞不到这么高的地方呵;天边那山影,可不是什么远山,而是一些万丈高山的峰顶!主人说,这草原在一座两千一百五十八米高的山顶上,面积竟有三十六公里见方!在天地之初,是谁把这么巨大的草原搬到山顶来的?

D2D5C439-5909-435C-A473-59D347378BC1.jpeg

  待下了车,草原的美一下子把我拥抱其中。草又密又绿,至少有十五六种颜色的花掺杂其间。主人说,这“空中草原”一年四季的颜色总是在不停地变。春天里最先开的是黄色的蒲公英,那时草原一片金黄。随后是红色的野花———他说不出名字,整个草原像盖上一条天大的红毯一样。在夏天,颜色的变化最多。前半月是粉色的,后半个月变成一片蓝色。有时五彩缤纷,真像是一个大花园。前些天草原上全是紫色的菊花。现在天凉了,到处是这种白色的花了———

  我低头一看。呀!一种非常独特、似曾相识的奇异的美闯进我的眼睛。毛茸茸雪白的花,淡黄色球形的花蕊,淡绿色的茎,长长短短、如同舞者伸展着胳膊的花瓣———就凭着它这种独特的美,不需要回忆,我便失声叫出它高贵的名字:雪绒花!

  我的发现,令我的主人颇为惊讶。他从来不知道这种花的名字叫雪绒花,更不知道他们这里有雪绒花。

316A464A-FF28-45BB-9AF2-A406DF052F86.jpeg

  我说了不久前我在阿尔卑斯山的见闻。我说,奥地利人把雪绒花做成精美的项链,还烧制在陶瓷上,非常漂亮。这是一种很名贵的花呀!

  我的主人兴奋起来。他说,我们这里整个草原全是雪绒花!

  我放眼望去,在这浩瀚的“空中草原”上,真的开满了雪绒花。向远看,好似盖着一层白花花的薄雪。花开密处,雪意深浓。这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我知道,这种长着又细又密的抗寒的绒毛的小花,只要在海拔两千米以上的高山上就能成活,但在中国什么地方还会有三十六公里见方这样浩大的山顶上的草原,而且偏偏开满的全是雪绒花?在很久远的以前,到底是哪位仙人路经此处,迷上了这块神奇之地,把携带身上的雪绒花的种子撒在这里,才创造了如此惊天动地的花的奇观!

B28B3AD3-AD26-4D9C-B7AD-2CDBD1ADBA1C.jpeg

  主人说明年这里就开发旅游了。这雪绒花就是我们的“空中草原”最响亮的一张名片了。我听了,心一动,便说:“旅游人一多,草原压力也就来了。你们可得保护好这个生态。这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别忘了,这儿离北京不过一百多公里!”

  离开草原时,我还不断地扭过头去望着这片旷世绝伦的草原———这人间的奇境,这天国的花园。此时,阳光下泻,小小的车窗外白花花如晶莹的雪,一片银白的世界。如是奇观,何处复有?此间,忽然又有一个发现:我手中捏着的几枝采自草原上的雪绒花,花朵个个奇大,比起阿尔卑斯山的雪绒花至少大三倍!我无意中捻动花茎,花朵一转,如同杨丽萍旋转她的白裙。我想,上天赐给我们中国人多少至上至圣至奇至美之物,我们应当感到骄傲,更该加以珍惜。

F0DAB22F-842F-453A-A1DB-B12204D4788E.jpeg

465BDF83-6BC8-4622-A278-5EC1B2204E44.jpeg

编辑:戴美超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