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数据 > 娱乐

跨界歌王道歉 演唱歌曲被指侵权,高晓松发文维权

2018-05-15 09:55:18  来源:

  上周六的《跨界歌王》,堪称本季最受关注的跨界歌手徐静蕾登场,翻唱了老狼的那首《恋恋风尘》。

  上期唱《匆匆那年》紧张到不行的老徐,这次就比较放得开了,清新的外形和声音气质,加上饱满的情绪,让在场的张宇忍不住惊呼:“有想和老徐谈恋爱的感觉。”

  连老徐自己也对这次表演非常满意,但出人意料的是,节目组将视频发到微博后,词曲作者高晓松转发,措辞严厉,斥责节目组未经授权便播出这首歌。

  而且开头的歌曲信息,甚至连词曲作者署名都没有,这就很过分了。

  要怪肯定不能怪老徐,毕竟作为节目组请来的嘉宾,联系版权这种事肯定不是嘉宾亲自去做。

  高晓松也绝非针对老徐吧,毕竟他曾高度评价徐静蕾是北京的“大飒蜜”,对她青睐有加。

  而作为迄今为止已经播出三季的当红综艺,如果说《跨界歌王》不是故意犯这个低级错误,而是一时大意,那也实在说不过去。怪不得矮大紧发那么大脾气。

  截至发稿,《跨界歌王》也未作出任何解释。老徐脾气直,自己今天发了条微博,带上了高晓松。

  其实这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侵权,也不是高晓松第一次怒怼综艺侵权。大大小小的综艺节目不爱联系版权方,自行将音乐“拿去用”的案例,比比皆是。

  之前《歌手2017》某期节目上,张杰改编了一首《默》获得满堂喝彩。

  但很快高晓松就发文表示作为这首歌的版权方,从未收到节目组的版权申请。

  而湖南台的反应也很快,就在发文不久,高晓松又转发该条微博,说是问题已经解决,对张杰的这波讽刺也是很到位了……

  先上车后补票,并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行为。

  而这不由得让人想到,也就是高晓松这种咖位的人物,能够发条微博就得到回应,如果只是个小音乐人,恐怕再怎么伸冤也石沉大海了。

  这样的例子还不少。

  同样是湖南卫视《歌手》节目,赵雷翻唱并改编了一首《月亮粑粑》,也涉及到侵权问题。

  音乐人李海鹰在微博上指出:“这首歌曲里大段使用了我创作的《弯弯的月亮》,但很遗憾,节目制作方、演唱者没有与我有任何形式的沟通。”

  也难怪一名网友在高晓松微博下方评论道:“你是高晓松,所以他们道歉,换了没名气的人,他们会当看不见。”

  国内的歌手都欺负,国外的自然更有恃无恐。

  仍然是湖南卫视《歌手》,让歌手迪玛希翻唱改编“海豚王子”维塔斯享誉世界的成名作《歌剧2》。

  光在节目上唱还不算完,还用于收费下载和演出商演。得知此事的维塔斯向湖南卫视发送律师函,指出《歌手》和另一档晚会中,迪玛希侵权《歌剧2》。

  他们哪见过这个呀?维塔斯的经纪人愤怒地表示:“如果是在俄罗斯,我可以在一个月内让他消失在大众的眼里,并赔偿一大笔费用。”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突然冒出一批营销号说维塔斯是在蹭热度,也是很好笑了。

  要在国内找一档没侵权的音乐综艺,真的相当难,选秀节目更是常常遭遇侵权风波。

  2012年,《中国好声音》李代沫翻唱了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后者所属的环球唱片公司向李代沫发出律师函,指出其未获授权翻唱。

  我的歌声里(Remix)

  李代沫

  还有获得过该节目冠军的张磊,翻唱马頔的代表作《南山南》爆红,然而并未获得马頔授权,甚至此后张磊还在多个商演等场合,数次翻唱这首歌。

  南山南(CCTV音乐频道)

  张磊

  随后马頔和所属的摩登天空都发文表示张磊的行为涉嫌侵权。

  以上两个人,李代沫和张磊,大家都知道他们因为翻唱这两首歌,一度火得一塌糊涂,而侵没侵权,了解的人估计并不多,也没法阻止侵权者大红大紫,名利双收。

  侵权的代价比起获得的名利,那可算是九牛一毛,拔了不痛不痒。这也就是节目组与侵权的个人有恃无恐的原因吧。

  而这些节目之所以大胆侵权,除了店大欺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被发现后有一个充分的理由回应:向音著协买版权了。

  音著协是音乐著作权协会的简称,我第一次听说这个鸟协会,是因为春晚侵权了李志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今年春节,蔡明&潘长江的小品《学车》,后半段突然插入了逼哥这首曲子。

  我当时第一反应:哎哟喂,春晚这品味可以呀!用了逼哥的歌,四舍五入等于逼哥上春晚了啊!

  但我当时的高兴心理,完全建立在春晚向逼哥取得了授权的基础上,毕竟你说这么大的晚会,也准备了小半年了,这点版权意识还能没有么?

  可能是我高估了春晚的尿性。

  直到我看见李志“叁叁肆”巡演、还有他的livehouse俩官博发的表情,才觉得

  快乐如惊鸿一般短暂,开放在我眼前。

  底下粉丝心领神会,纷纷喊话春晚:“版权知识了解一下。”“期待逼哥怼春晚。”

  春晚李志

  逼粉的力量果真强大,一举把“”顶上了微博热搜。

  但随后,有博主称称央视已于中国音著协签署合作协议,可以使用音著协管理下的所有版权音乐。

  我倒是挺好奇,这个音著协可以不用通知著作权人,就授权使用?协会底下拥有多少音乐人会员的版权?其中包括李志吗?

  据我所知,没有。

  而且《北京日报》曾经有一篇报道,揭露过这个协会的乱象,他们自个儿都不知道自己的会员有哪些。

  好奇的我去音著协官网观摩了一番,网站页面极其简陋,很多板块感觉都快要结蜘蛛网了。

  而在会员区搜索李志,显示无法搜寻。

  不仅是李志,绝大多数我们熟知的音乐人都未在此授权。

  

  而且据网站消息,2017年他们一共代收了2亿余元的版权费用,自建立以来总收入15亿余元,主要来自音乐节和晚会、广播电视台等渠道这些钱有多少给了音乐人?

  据悉,一年大概就几百块钱。

  所以,他们究竟是在保护音乐版权,还是分走音乐人一杯羹的流氓协会?当音乐人需要维权的时候,他们在哪?

  而讽刺的是,上面直指《月亮粑粑》侵权的音乐人李海鹰,竟然是音著协的常务理事,而他遭遇侵权的第一反应,竟然也是发微博。

  国家音乐版权组织、以及国家级电视台,对于音乐的态度和规定尚且如此混乱,如何能期待娱乐综艺重视音乐版权?

  音乐人要想过上体面的生活,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责任编辑:李秋爽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