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张家口文学

母亲生病

2019-06-03 15:56:30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郭亚萍 (尚义)

      世界上一切光荣与骄傲,都来自母亲。(高尔基)

                     ——题记

   

    2019年三3月24日,69岁的母亲做了甲状腺双侧切除手术。

    三年前初冬,邻居偶然发现母亲颈部左侧有一疙瘩,随着吞咽隐隐约约上下活动。摸上去滑溜溜的。随后去县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显示:甲状腺结节,三厘米大小的肿块。医生的建议:甲状腺结节是一种常见病,对身体的危害性不是很大,可以先观察,不必手术。

    三年过去了,母亲身体的各项器官的功能都在退减,很明显的是:肠胃消化吸收功能在减退,以至于身体越来越消瘦,视力下降、头发变得花白、身体佝偻……那个甲状腺结节却在长大。左侧的长大了,右侧又长出一个。同时,身体出现两大不适:偶尔呼吸受阻、颈部肿块发烫还隐隐作痛。一向隐忍的母亲在忍受了两个多月病痛折磨,于春节期间才开始向子女诉说身体的不适。

   家里没有懂医的亲戚,从网络里搜索发现,甲状腺结节有多种:增生性、肿瘤性、囊肿性、炎症性,母亲的甲状腺结节是什么性质,必须通过专业诊断。在没有专业诊断之前,我们的心一直纠结着。甲状腺结节发生不好的状况的机率不是很大,可是,就算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统计数字就是冷冰冰的事故。

    那一段日子,我们几乎每天百度搜索关于甲状腺疾病的任何相关信息。我们问朋友、同事、医生……相关的动作越多,心里越不踏实。我甚至开始失眠,夜班醒来在网络里一次一次地搜索关于甲状腺疾病的治疗、甲状腺治疗的专业医院、治疗专家……

    通过网络挂号北京协和医院擅长甲状腺疾病的戴为信专家,二月二十五日,我领着母亲登上去往北京的列车。我和母亲的座位隔着走廊,母亲的座位靠着窗口。正赶着学生即将开学的日子,列车里的孩子们比较多。母亲的旁边和对面坐着两个孩子,都是男孩,一直在闹腾。母亲闭着双眼假寐。望着母亲憔悴的面容,我的心揪的生疼,眼角酸涩。

    母亲走过的人生路是悲苦的,她幼年丧母,继母的到来不是幸福,成了梦魇,用三表姐的话说:在五十年代,继母还带着两个孩子,母亲姊妹五人能建康活着已属幸运。以致于后来母亲离开亲人远嫁他乡。父亲因为家庭贫穷才娶了远方的母亲。奶奶是位刻薄的封建婆婆。母亲用宽容、勤劳、善良、巧手赢得了公婆、亲戚以至于乡亲们的认可。

   父亲一直是村里负责人,独断专行、大男子主义,他爱集体胜过爱家庭,母亲从无怨言,用行动默默支持者父亲的工作。老家的农田较多,靠天吃饭,手工劳作,母亲用瘦弱的双肩担起了全家20—40亩农活的重担。

   母亲是一个巧手裁缝。鞋帽、衣裤、被褥,无所不能。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永远是公主般的生活。鞋袜、棉衣、外套……永远是合身合体的,样式是最新款的、颜色是最好看的。在那个计划经济、物质奇缺的时代,这是很难得的。如果家长自己不会做衣服,总会让母亲在裁剪的时候大一号,“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可想而知,衣服怎么会合身呢。还有,我童年使用的沙包、毛键,都使玩伴羡慕不已。

    母亲做茶饭也是公认一流的。左邻右舍备年货:炸麻花、煮莲花豆、押粉条……母亲一直是被邀请去做技术指导的。多少下乡干部吃过母亲做的饭总是啧啧称赞。就在去年秋天,年近七十岁的母亲还被指派到村委会为驻村干部做饭。父亲每次外出回来总是叫苦,说外面大饭店的饭菜都不如母亲做的好吃。“好吃”一词没有具体标准,确实最高标准。

    在我的儿时记忆中,母亲白天下地,晚上永远在油灯下干家务,全家老小的鞋袜、衣服,都是母亲手工做。有时下雨天,母亲还会为乡亲裁缝衣服,可以收取几毛钱的手工费补贴家用。

    最让我们佩服的是,只认识几百字的母亲竟然在智能手机里找到了更多的乐趣。她会在多多果园种果树,在多多菜园种蔬菜,会阅读头条赚金币,会转发我的文章、还会为我的文章打赏,会发红包,她给小辈们发红包,一次几百,令我们咋舌。

    母亲的隐忍、勤劳、善良直接影响了下一代、甚至我们的后代。我们虽然没有全部继承母亲的这些品质,却在以后的生活中,总是多次想起母亲的优点,从而踏实地面对生活中的艰难困苦。

    挂号检查的时间是二十六日,二十五日晚上,我挽着母亲走在长安街上,想起母亲走过的艰难岁月,握着母亲老茧丛生的手,我暗下决心: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孝顺母亲。尤其有要顺着她。永远忘不了小时候和母亲作对的事情、冲母亲发火的情景、不听话倔强的背影、面对唠叨不耐烦的心理……可是母亲从来没有责备过我们。她任劳任怨,从来没想过需要我们去回报,我甚至连一句“妈妈你辛苦了”都没有说过。

    二十六日,当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出“良性”二字,我感觉随着“咚”的一声巨响,心彻底落地了。我泪流满面,长泣。一个多月对母亲疾病的担忧和内心的焦虑没敢对人言语。那一刻,我感谢上苍有眼。

    检查结果显示:甲状腺结节左侧5.4X3.5X2.6,右侧3厘米大小。肿块已经压迫气管,必须手术治疗,需要双侧切除。

    母亲的手术安排在三月二十四日上午。8:15进入手术室,9:45出手术室,直接进入ICU病房,直到10:50被推出来,住进病房。母亲状态还好,麻醉还没有完全过去,昏昏欲睡,母亲却记着医生的叮嘱不能睡,强挣着涩涩的眼皮。母亲鼻孔插着氧气管、颈部伤口处插着处理淤血的管子、下部插着尿管。坐在母亲身边,我的心一阵阵的疼,第一次感觉到母亲的生命、健康直接与我的生命相连,我感觉母亲就是我的一块儿心头肉。如果可以,我愿意代她承受这些痛苦。

    记得报道说过,中央电视台朱迅也曾做过类似手术。别人问起伤疤时,朱迅开玩笑说:换了个脑袋。可见伤口之大。母亲1.58米的个子,体重不足百斤,又年近七旬,身体的恢复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手术很成功,两天后,母亲开始饮流食。第三天,一向隐忍的母亲竟然嘤嘤痛哭,就是难受难忍。半个月时,母亲有一次哭泣:原以为做了手术就好了,没想到才真正成了病人。由此可见母亲承受了怎么折磨。她说:还不如不做手术呢。听到母亲的话,我的心又疼了起来。

    母亲节临近时,一向不太注重此类节日的我买了一块儿母亲属相的玉石:惟愿母亲健康长寿!写作至此,泪水朦胧中,我的眼前出现的竟然是少儿母亲油灯下的身影,清晰、逼真……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