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张家口文学

察哈尔英雄的历史存照 ———读张润兰长篇小说 《察哈尔英雄》

2019-05-25 13:27:08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韩剑梅

    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能够绵延不绝,就是因了一代又一代英雄的接力,歌颂英雄,通过这些英雄,认识历史、理解历史,激发爱国主义精神和英雄主义情结,树立我们的文化自信、基因自信,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无疑具有地基之于大厦般的意义。

  抗日战争时期,普通人在贪官污吏、地痞流氓、日本鬼子各种恶势力的压榨和暴力下,忍气吞声退避三舍,只有英雄挺身而出,他们不畏强暴、英勇不屈,拼命抗争,他们的钢铁意志和英雄精神,成为了民族的希望。相反蒋介石置民族大义和百姓生死于不顾,实行“攘外必先安内”家天下政策,全力消灭异己分子,最终被人民抛弃在历史长河中。张润兰的小说《察哈尔英雄》尊重历史,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在符合历史真实的基础上,选取几个有典型意义的事件,运用合理想象与虚构进行补充,构成矛盾冲突,再现了张家口抗战时期的一段不朽历史,可以说《察哈尔英雄》是张家口抗日战争期间的一段历史存照。尤其对于今天某些恶搞英雄和模糊历史是非不分者,竖起了一面历史清醒镜。

  习总书记在全国文代会、作代会的讲话中说:“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只有创作出典型人物,文艺作品才能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小说《察哈尔英雄》全力以赴以平实的笔法,塑造了一批具有生命力的英雄群像。出神入化的“神风”、刚毅豪气的张丹雄、循循善诱的林溪。人物既要典型化,符合当时历史环境的共同性格;又要个性化,具有独特性。这就需要作者的高度概括提炼,和对人物成长经历进行个性塑造。为了塑造这些英雄,张润兰查阅了大量的张家口历史资料,吃透了事件的来龙去脉,深入了解了抗日战争期间的英雄故事,反复体察英雄们的心里路程,时时把自己置身于那些血与火的战斗生活。从人物与环境的关系中准确地把握人物的个性特征,并通过典型化的艺术创造,使人物的这种个性特征得到了鲜明独特的表现。小说主要人物不必细说,就是次要人物也都是既符合其生活经历又具有自己的独特个性。比如大队长张丹雄的未婚妻凤巧,一个农村女子,被父母定亲后,伺候病重的准婆婆终年,传统美德的审美力量,使之升华为一个具有善良与爱心的女子;准婆婆死后跟随未婚夫张丹雄上了黑龙山,当她看到年轻漂亮才气横溢的林溪与未婚夫一起开会同出同进,旋即醋意发飙,色厉频仍,既符合其个人经历又体现了人物性格,在被日本特务“毒花”作为人质时为保护张丹雄英勇献身,厉与善的消解,命运的归宿,让人觉得一切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性格的宿命与因果的规律不谋而合,令人嘘叹。反面人物更是正面人物的有力反衬,小说中的“毒花”美樱子,是关东军特务机关首脑土肥原贤二少将的得意门生,且看她导演的和地下党林溪一起被抓事件:既能查出林溪与黑龙岭的关系,又可利用其打入黑龙岭,进而消灭黑龙岭,且能够以此来确定林溪是否共产党,可谓一箭三雕。“毒花”的狡诈与毒辣,可见一斑。破解“毒花”之毒,更彰显了“神风”之神。

  故事一气呵成,严密紧凑,情节一环扣一环,没有破绽。几家抗日家属藏在那音家的地道里,每天需要采买许多蔬菜,故事先安排那音的父亲为防土匪挖了地道至马路对面的房子,并让仆人乌力吉用该房开饭馆。这样就可让管家帮乌力吉买菜打掩护,又能够从地道送饭,一切安排周到妥帖。故事总是前有设计后有变化,既顺理成章又变化多姿。赵登禹的132师连长龙吟海、虎啸山为救被日本浪人欺负的小红,而被关进日军警备队。那么谁能解救龙吟海、虎啸山呢?国民党特务队长胡飞与日本鬼子都分析:132师不敢抢,因为他们怕给关东军出兵察哈尔落下口实,只有黑龙岭张丹雄的人敢来,那么地下党的“神风”必出手。于是一场救人与反救人较量开始了。作者情节设计十分精巧,日方搞了密不透风的立体伏击点,信心满满地准备一举歼灭来救之人;“毒花”与胡飞都想在混战中找出“神风”,不料寻找中彼此都误以为对方是“神风”而打起来,既顺理成章又出人意料。“神风”的设计更巧,让龙吟海、虎啸山二人出现狂躁症而引来医生,然后出手杀死医生,冒名医生去救人。结果途中一日本兵没有死,投弹暴露,导致一场持续的战斗。

  优秀的文艺作品与作者本人的性情与喜好密不可分。 《察哈尔英雄》是张润兰继数部电影、电视剧剧本之后又一部长篇力作。近年来她发表了上百万字的作品,小说《察哈尔英雄》是由她的同名剧本改编,是她对英雄的崇高礼赞。张润兰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崇拜英雄的时代培养了她纯真的爱国情怀,成就了她一生的英雄情结。无论是电影剧本《拾荒者》 《复仇者》《失踪者》 《圆梦者》 《扫大街的女人》 《的哥遇险记》和曾改编的影视小说《谜案》,还是《察哈尔英雄》莫不是在时代大地上土生土长的英雄。

  长篇小说人物故事纷繁,难于驾驭,一个仅有六七年写作经验的作者,能够把故事情节人物写得如此出神入化,确属难能可贵。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