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张家口文学

我的母亲

2019-05-14 09:58:38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王芳(赤城)

  母亲生于1929年2月13日,2019年4月23日去世。90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母亲就这样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睡着就走了。走那天,天忽然下雪了,树上披着雪,景极美。

  想写写母亲这平凡的一生,又文笔不好。就随意几笔祭奠祭奠母亲吧。

  母亲说她的娘家日子还算可以,从小姥爷姥姥很疼爱她。母亲14岁时,姥爷死于兵乱中。母亲20岁时姥姥也去了。17岁媒妁之言,嫁给了父亲。嫁给父亲,母亲是满意的。父亲高高大大,念过几年书,算个文化人。

  第二年有了大姐,母亲做了幸福的母亲。听姑姑说,母亲甚贤惠。用心照顾公婆,晚上铺床,早晨倒盆。母亲手巧,每天忙于做活,从无闲话。街坊人都夸父亲好福气!幸福的日子过得真快。父亲是个工作人,家里事情和父亲无关。母亲忙里忙外,转眼三个孩子了。大姐,大哥,二姐。大姐11岁那年吧,父亲打成右派。听母亲说,她正生哥哥时,忽然外面大喇叭里喊到“打到王某某”,立马裤子全湿了,然后孩子出来了,后来这个哥哥也没了。以后的日子就艰难了。父亲从小比较聪明,爷爷一直按读书人养着。没做过任何苦农活。打成了右派,天天被批斗。母亲白天听着父亲被批斗,晚上安慰着父亲。姑姑说也不知道父亲咋熬过来的。

  我们家的好吃的,全是父亲的。今天忽然理解了,为什么我们家所谓的“好吃的”全是父亲的,如果不是我母亲的体谅、心疼,如果不是母亲把所有的关心给了父亲,父亲怎么熬过那么艰难的日子?我母亲用所有的心思,换回了父亲活下去。

  1972年的阴历腊月二十九,大着肚子的母亲,不知道还在忙着什么,于是原本应该年后出生的我,提前出生了。我是母亲最后一个孩子。母亲生育十个,活下六个。我的名字就是“六”。最后一个了,难免娇惯了一点。和母亲说话,我总是比较冲。记忆中母亲没说过一句重话,在哥哥家孩子不听话时,母亲唯一的一句重话就是“小心你小姑回来说你。”

  1979年,父亲平反,恢复了工作。母亲跟着父亲搬进了县城。日子越来越好。

  母亲熬成了婆婆。我说母亲这代人,最亏。新社会,新时代,母亲这个多年的旧社会的媳妇熬成了新时代的婆婆。却哄孙子,伺候媳妇,继续大大小小的,做着一家人的活。

  2011年父亲去世前,我问,找了我妈这个没文化的人,你遗憾不?父亲说“不!”

  母亲手巧,勤快。家里的,邻居的一些手工活,都是母亲去做。母亲平和,宽容,没说过任何人一句坏话。母亲坚强,承受,再苦的日子,没一字抱怨!

  今年过年前,母亲终于老的放下了手里的垫子。爽利了一辈子的母亲,最后一个垫子,歪歪扭扭的。母亲说“不做了。”后来的日子就基本以躺着为主了。3月里摔了一跤,脸缝了针。问母亲“疼不?”母亲摇摇头,说“不疼,就是有点木”。母亲行动迟缓得厉害,人愣愣的,白天黑夜离不开人了。

  大家想,母亲该熬煎人了。姐姐有孙子,哥哥累不起,我还得上班。

  4月23日1点母亲吃了三个饺子。2点哥哥安顿母亲躺下。4点哥哥叫母亲起床喝水。母亲再也听不到了。外面下起雨,一会儿又转为雪,整个世界安安静静的。母亲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了,没留下一句遗言。母亲一生没做过一次主,没训过一次人,没熬煎一个人。

  我的母亲,就这样睡梦中,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