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张家口文学

手表

2019-03-05 10:25:05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白昆玉(市区)

  母亲是太原人,诗书家庭出身,在抗战中母亲一家随兵工厂南撤,一路辗转流亡至陕西河南四川,尚未成年的母亲与小她5岁的弟弟失去亲人,沦为孤儿。

  新中国成立那一年,母亲与父亲同在山西省右玉县教育系统工作,后恋爱结婚组成我们温暖的家,父亲是北京人,1949年随南下派遣干部被分配到山西右玉县政府工作,上世纪50年代末,我们全家从山西迁来张家口,母亲在大境门小学任教,6岁时我入学到母亲所在的学校。

  记得二年级后半学期,一开学,校领导将母亲安排到我所在的班上任班主任老师,每天上学上课和妈妈在一起,幼年的我感到很开心,课下我欢快地叫着妈妈,课堂上我生硬地叫着老师,母亲也像喊其他同学一样叫我大名,同学们也都觉着我与课堂上的母亲太有趣了。于是,我被调了班,时常听到对面的同年级教室传来母亲的讲课声,心里还是想着妈妈讲课时亲切的面容。到我小学五六年级时,我的作文考试卷经常被班主任老师当作范文用粉笔抄写在学校操场醒目的板报上,署着我的名字和所在班级。

  上高年级时我一天天懂事了,父亲常年在乡下,家中的生活重担全落在母亲身上,那时我们住在河边的小院南房中,每天母亲听着上房孙奶奶家的老式挂钟传出清脆悦耳的整点报时声,确定一天的作息时间。我家从外省迁来没几年,什么家底也没有,兄妹几个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曾有,时年30多岁的母亲冬天夏天全部的衣服只用一个包袱皮包着,简直就没什么可换洗的衣服,家里自然更不会有什么闹钟手表之类,每天在学校里,母亲听着校工大爷摇玲上课,再听着摇玲声下课,日子就这样过着。

  几年后,我参加工作了,母亲离开学校一段时间又回到学校任教,生活逐渐有了好转,哥哥用生产队辛苦劳动一年挣的工分为家里买了一座烟台北极星牌挂钟,从此全家人欢欣鼓舞,每每听着舒心悦耳清脆的整点报时钟声,准时安排着一家人上班上学的作息时间,仿佛这是来自天宫仙境最美妙的乐声,别提有多高兴了!

  改革开放初期,生活好了,但母亲为了我们几个孩子上学、工作、成家,还是舍不得为自己添置一些用品,家里已有了闹钟收音机,看时间更方便了,母亲脸上再也不用焦虑了,这时,全家人才挤出一点钱为母亲买了一块廉价的手表,母亲终于戴上了自己的手表。

  1983年,我有幸被所在工作单位派出国外援助建设,第一年按照国家规定,我们这些出国援建人员可享受购买免税商品几大件,我辛勤努力工作的第一年,兴奋地在订货名录上选定了一款瑞士女式名表,我要把在国外的第一份礼物先送给母亲,给母亲个惊喜。第一次在国外的订货单通知家属们去北京提货了,妻子从北京提货回来郑重地把这块银光闪闪的雷达钻石机械自动表戴到了母亲的手腕上。那天,母亲看着这款银光闪闪远涉重洋万里的坤表,喜不自禁。看过又小心翼翼摘下递到我妻手中,嘱咐儿媳要珍惜爱护这块珍贵的礼物。当妻子再一次重新把手表戴上母亲手腕,并把我信上的嘱咐给母亲看时,信未看完,母亲已热泪盈眶。在信上我对母亲说:“愿妈妈每天戴着儿子的孝心手表,高高兴兴去上班,临近退休时带着我们对母亲最为美好的祝愿,站好工作生涯最后一班岗。”母亲年老了,捏了几十年粉笔头的手指已笨拙地捏不住为老款手表上弦的微小旋扭了,自动表让母亲欣喜地摆脱了这个麻烦。

  清贫中度过大半工作生涯,一向老实巴交、低调的母亲,临退休的那一年,每天高高兴兴地戴着这块银光闪闪的手表。学校的同事常对母亲感叹说:“刘老师您那小儿子如今可指望上了,走千里万里心里还是惦记着你这个老妈哟!”在许多母亲同事们眼里,记忆中,我还是那个瘦瘦弱弱,作文常常上学校操场黑板报,在台上爱唱歌、爱好诗词朗诵,系着红领巾的一道杠小男孩。

  今年,享年87岁的母亲已离开我们四年,93岁的离休父亲也离开我们三年多了。每每想起当年母亲拿到手表的喜悦一幕,我都觉得自己在那个尚不富裕的年代为母亲做了一件贴心事,略感欣慰。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