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晋察冀边区的“红色工专”

2021-11-15 09:30:25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晋察冀边区的“红色工专”

——北京理工大学在张家口的岁月(上) 

  1.jpg

  (告别延安)

 

2.jpg

(电报原文。中央:黄火青所率各校、各机关干部,照中央指示,即日出发东去,我们拟将延大自然科学院留此,以助张垣之工业建设,胡耀邦同志留此办理军区之军政学校,如何,望复。 晋察冀中央局廿日)


3.jpg

(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文件。将延安自然科学院留张部分与张市工科专门学校合并,成立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任命恽子强为校长。)


4.jpg

晋察冀“工专”师生合影

 

5.jpg

(晋察冀“工专”旧址)

    

    天空蔚蓝,浮着几片薄云,明亮的秋阳洒满北京理工大学整洁的校园,红色的外部墙基、金色大字书写的校名、挺拔而不失方正的灰色教学楼和绿荫浓浓的行道树……像那些来来往往的年轻学子一样,呈现出蓬勃朝气。这所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重点高等学府与生俱来带着“红色基因”,它诞生在革命圣地延安,已经走过81年的光辉历程。鲜为人知的是,它与塞外张家口也有一段铭记史册的鱼水情缘。

  抗战胜利后,因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根据党中央部署,这所红色大学离开延安后,曾辗转于华北解放区办学。194512月迁至晋察冀边区首府张家口,改名为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 简称“工专”,直至19469月,因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张家口不得不从这座城市撤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却在我党领导的高等教育办学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产生了不容忽视的深远影响。

  为了解这所经历了抗日战争烽火与解放战争烈焰考验的“红色工专”,整理、挖掘、 重现一段珍贵的历史,赓续红色精神,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张家口日报总编辑朱小铁、 常务副总编辑杨秀云带领《寻访张家口历史上走出去的大学》专题报道组走进北京理工大学。

 

从延安宝塔山下到塞外张家口

———毛泽东主席接见全体教师

  走进北京理工大学校史馆, 一幅幅照片、一段段文字清晰展示着这所学校的办学历程。一幅学校迁移路线图,吸引了报道组成员的注意。标示着红五星的延安与北京是这条曲曲折折路线的起点与终点,学校曾驻扎办学一个月以上地方共四处,两处在张家口, 一处是市区, 另一处则是蔚县暖泉镇。沿途短暂停驻过的村镇更多一些,路线图上用一个个小圆点标注,张家口境内的可以看到有柴沟堡、孔家庄和阳原。

  1940年,为适应抗战形势和根据地建设的迫切需要,北京理工大学前身自然科学院诞生于革命圣地延安,同年91日,举行开学典礼,首任院长李富春向师生传达中共中央服务抗战建国的办学要求,明确学校的任务和目标。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培养科技人才的理工农综合性大学,开创了党领导高等自然科学教育的先河。其创办初衷便是为党和国家培养具有基本科学知识、创造精神和独立工作的 “革命通人、业务专家”。

  1940年底,教育家徐特立兼任院长。为了加速培养党需要的科技人才,徐特立领导自然科学院开展了大量党办高等教育早期的探索和实践。那时,自然科学院的师生们除了上课学习, 还为边区解决生产实际问题。在徐特立的倡导下,自然科学院的教学增加不少实践环节, 学院先后办起机械实习工厂、化工实习工厂、玻璃厂等,取得了一批科技成果,并解决了当时抗战和边区建设的急需。

  1945815日, 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 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194511月, 延安自然科学院全体师生员工在中央党校一部大礼堂聆听了朱德总司令作的形势报告。总司令向大家说明了当时的形势,动员大家迎接新的胜利,并告诫大家对困难要有思想准备。

  同月,中共中央根据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新形势,决定将包括自然科学院在内的一批学校迁移到东北解放区,创办 “新型的东北大学”。

  1113日, 自然科学院全体教师接受了毛泽东主席的专门接见。毛泽东主席亲切地和每个人握了手, 讲了国内形势及党中央的战略方针, 指出学院到东北去主要是配合开辟新解放区, 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 特别是要在文化教育战线上做开辟工作, 使东北青年了解党的方针政策, 参加解放斗争。

  曾为自然科学院数学教员的艾提的在回忆文章 《一次难以忘却的接见》中,详细描写了当时的场景:

  记得那是一个宁静的夜晚,交际处内灯火辉煌。我们被接见的教员和干部,早早地到达了交际处的会议厅,等待毛主席的到来。当毛主席由周扬同志陪同来到我们面前时,大家起立致敬、鼓掌欢迎,会场一片热气腾腾的景象。

  毛主席进入大厅时,我们都围站在一起,周扬同志向毛主席一一介绍了我们每个人的姓名和工作,毛主席一一与每人握了手。当介绍到恽子强同志时,周扬同志说:“他是代英同志的弟弟。”毛主席询问了恽子强同志的一些情况。周扬同志介绍阎沛霖同志时解释说:“姓他阎,是阎钖山的闫。”毛主席对沛霖同志说:“你这个‘阎’好,阎包括的‘阎’,不好!”毛主席的风趣引起了同志们轻松而愉快的欢笑。

  在一一介绍之后,大家围着一排长桌坐了下来。毛主席就坐之后,开始讲话。他说:你们这次到东北去,是为了彻底解放东北而工作,而斗争。接着,毛主席讲了对国民党作战的战略思想。他讲:国民党的军队比我们多,怎么办?我们的办法是局部以多胜少,要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不打无准备的仗,要以一倍、两倍以至十倍的兵力去打歼灭战。毛主席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用五个指头吃掉它一个指头。说着,他用右手的五指紧捏着左手的食指,作了个手势。继续说:吃完它一个,再吃一个,一个一个地吃。讲得极为生动具体,使我们受到了一次深刻的对敌斗争的教育。

  ……

  整个接见,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毛主席那次接见给了我们以极大的精神鼓舞。大家都以能参加解放东北的战斗而自豪。接见不久,我们就离开了革命圣地延安,经过一个多月的行军,于十二月二十四日到达了进军东北的门户———张家口附近的孔家庄。本来,计划在那里休整一个短时间后,再继续向东北解区进发。但是,由于国民党当时已在热河省打起了内战,我们就奉中央的命令留在晋察冀边区了。

  党中央把当时在延安的文教事业单位组成一个支队,自然科学院是其中第四大队的第二中队,正、副队长分别为恽子强、王甲纲。

  1115日, 自然科学院师生员工从延安出发,同行教师20多人、学员100多人。经月余行军,于19451224日晚到达张家口附近的孔家庄。原计划经当时的热河省进入东北解放区,但此时热河、锦州等地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去东北的道路被阻,经中共晋察冀中央局书记聂荣臻请示中央: “以东北道路不通, 晋察冀边区工业企业甚多,亟需技术人才为由”, 建议将延安大学留在华北。 中央同意后, 自然科学院留在张家口,与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合并,为晋察冀边区培养需要的技术人才。

 

从两校合一到规范化办学

———为新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积累经验

  张家口是我党完全依靠自己力量收复的第一座省会城市。 张家口的解放, 使晋察冀、晋绥、陕甘宁等解放区与新开辟的东北解放区连成一片,大批干部、战士经过张家口输送到东北, 为进一步开辟和扩大解放区,争取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张家口成为晋察冀边区首府,大批文化机关、团体、高校也都迁至张家口。革命形势如火如荼,党的城市建设等各项工作顺利推开,一时被称为 “人民的城” “文化城” “东方著名的模范城”。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边区工业部曾在阜平设有工业训练班,培养一般工业技术人才。宣化解放后,移至宣化。

  日伪时期, 宣化设有工科实业学校 (采矿科) 在张家口设有交通学院, 两地解放时,两校设备尚有一些,师生当时能到校者约数十人。

  抗日战争胜利后, 为适应形势的发展,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决定,以工业训练班和接收的两个日伪学校为基础,成立 “晋察翼边区工业专门学校”, 受边区行政委员会直接领导。校址先在宣化城内,后 (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改在龙烟铁矿大楼,194512月移至张家口, 以日伪蒙疆交通学旧址为校址。并在 《晋察冀日报》登载招生简章。 校长为边区军工局副局长刘再生,副校长为陈琅环。

  19461月,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与延安自然科学院合并。延安自然科学院副院长恽子强任校长。学校名称根据恽子强建议, 仍定为 “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简称 “工专”。校长以下设教导处、教务处、总务处及秘书室等部门。

  19462月,通过考试测验,学校将学生划分为四个教学班次:一班,文化程度相当于高中三年和大学一年,其中不少是延安自然科学院和平津来的大学本科生;二甲班及二乙班,文化程度相当于初中毕业到高中二年;三班,文化程度相当于初中毕业。

  1946226日, 校长恽子强在 《晋察冀日报》登载启事 《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招收插班生》,招收第一、二班插班生,并规定 “第一班高中三年以上或同等学历男女兼收”,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

  19461月至4月,学校的学员陆续扩充至200人左右,主要由四部分人组成:延安来的(大多数是自然科学院的学员);晋察冀根据地老区来的干部和学生;经我党地下组织介绍来的平、津等地的学生;原宣化工科实业学校的学生。

  经过一段准备,19463月正式上课。每日学习时间为10小时。 课程以数学、 物理、化学为主要课程,还有英语、制图、社会发展史、中国革命史等。课程安排是政治与业务并重,专业课占80%的课时,政治课占20%的课时。既避免了政治课压倒其他一切科目的现象,又避免了忽视政治学习。

  学习组织更加健全。 各班有班学生会,内设学习干事,领导若干学习小组,一级推动一级。 学生每天10小时学习,中, 只有3小时在课堂, 剩下7小时在自习室或实验室。上课前,学生必须预习,并安排有专门时间,发现问题提交教员解答;下课后8人一小组,相互研究老师讲的课程。

  实验室因刚建立不久,仪器是师生们千辛万苦从平津一带买回的。

  34月间,通过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叶剑英和北平党组织的帮助,学校派部分教职员和学生分头多次到北平购置示波器、分析天平、 绘图仪器、 化学实验室用品、 经纬仪、计算尺以及多种图书。

  有一次,他们的仪器通过青龙桥还被国民党军无理扣押,经过多日抗议才运回张家口。

  有了设备、仪器做保障,学校建起化学实验室, 可供分析化学、 普通化学实验之用。建起制图教室,可供50人使用。此外,学校还从延安采购了相当数量的马列主义书籍和党中央出版的书刊,加上从北平购得的图书,建起拥有数千册政治及中外文技术书籍的图书馆。7月, 华北联大还赠送了数千册日文技术图书。

  1946626日, 全面内战爆发, 各地、各部门迫切需要干部。晋察冀边区边委会决定将工业专门学校教育计划调整,将学校改为理科高中性质,不设科系。第一班暑期毕业学员按志愿分配到有关机关或工厂,在工作中去学习。 第二班仍按原计划进行,到1947年暑假学完高中数理化课程。对第三班学员进行调整, 年龄较大、 程度较高的,转入商科职业学校;程度不及高中的,转入市立初中;同时招收一部分初中毕业生和高中毕业程度的学员入学。

  根据这些决定,当年8月,第一班学员中,除8人暂时留校,随校长恽子强继续学习化学分析等课程外,大部分学员分赴宣化钢铁公司、 新华冶炼公司、 雁北机械工作室、地矿研究所等处参加工作。还有少数教师及学员去了东北解放区。

  谈及 “工专”, 原为自然科学院学员、晋察冀工专教务科科长的张惠生归纳了六大特点:

  有一个精干有效的领导班子,在教学方针、课程安排、艰苦朴素、严谨治学、师生亲密团结等方面,都继承了延安自然科学院的优良传统;从校长、教务处长到班主任都有教课任务,校长恽子强教化学,他还把自编教材用英文打字机打成了讲义;平时学生的习题作业,每个题目教师都看改,一丝不苟, 保持延安的制度; 有健全的考试制度,师生对考试都有正确的认识,养成了严肃的作风;尽量采取直观教学,加深学生对抽象理论的认识。制图课有许多模型,帮助教学收到较好效果。 还组织学生参观一些工厂,增强对工业生产的感性认。 如参观纸烟厂,从下料到卷烟包装,有一套自动流水线,工人仅做辅助性操作, 给同学们以很大启发。还参观橡胶厂、自来水公司,从而认识这些单位的生产特点要求;改进教材,校长恽子强自编半定量分析教材, 质量好、 水平高,深受学生欢迎。 老师冯文洛编的英语教材,结合工业课程, 选用数学何、 物理、 化学、机械中的词汇,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文法和语法融为一体,收到良好效果。

  在张惠生的回忆说: “‘工专’ 诞生于战火纷飞的年代, ‘工专’师生相聚于欢庆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刻, 所以对于‘工专’ 这一群体而言, 高于一切的要求,莫过于革命的需要;对于每一个具体个人而言, 莫过于切服从于党的安排。 所以 “工专”的宗旨是革命需要高于一切,个人服从组织,努力学习科学技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简言之, ‘工专’是以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为唯一目的。”

  正是围绕培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解放区建设服务的科技人才这一目标, “工专”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人才和干部,其中许多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曾就读于这一时期的工业专门学校,如李鹏、黄毅诚、彭士禄、戚元靖、曾宪林、贺毅、崔军、何光远等。

 

晋察冀边区的“红色工专”

——北京理工大学在张家口的岁月(下)

 

        6.jpg

(“工专”学生上街宣传演出)


7.jpg

(“工专”学校教师宿舍旧址(张家口))


8.jpg

(“工专”学生外出参加选举活动)


9.jpg

 (“工专”旧址位于市第九中学,两校一直保持良好联系。图为北京理工大学学生到九中参加社会实践活动。)


       为赓续红色精神,整理、挖掘、重现珍贵历史,本报推出《寻访张家口历史上走出去的大学》系列报道。11月9日本报刊发《晋察冀边区的“红色工专”———北京理工大学在张家口的岁月》(上),重温了这所诞生于救亡烽火中的大学,如何从延安宝塔山下来到晋察冀边区首府张家口,如何在这座塞外名城规范专业办学。本期刊发下篇,继续重温历史,报道“红色工专”如何结合当时政治形势、边区实际,倾力为党培养“革命通人,业务专家”;如何在战火纷飞中,几经周折到达蔚县暖泉镇办学,又在傅作义部队偷袭张家口市后,再次奉命撤离暖泉,辗转冀南,结束了在张家口办学的历史。

 

从丰富的文体活动到投身社会实践

———在革命大熔炉里锻炼成长

  1946年1月, 北平地下党组织一批青年到解放区, 追求民主与自由、 渴望继续升学的吴仲端正是那个时候来到张家口,并成为 “工专” 二班 (甲) 学生。 在他的回忆文章 《革命熔炉———回忆母校》中曾这样写道: “现在回忆起过去 ‘工专’ 学习时的情景, 最深刻的印象是, 它不是关门办学、 闭门读书, 而是特别重视学生的社会实践, 使学生不脱离社会、 不脱离人民群众, 在社会实践中受到锻炼。 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而这些活动,往往都是紧密结合当时形势的需要而进行的。”

  朴素真挚的文字真实反映了 “工专” 在规范专业办学基础上, 还结合当时的政治形势、 社会实际、 群众生产生活所需等开展丰富的文体活动以及社会实践。

  为庆祝解放后的第一个春节,张家口市各机关团体和学校都开展了大规模的宣传娱乐活动。 “工专” 师生全体出动, 有的参加表演组, 有的参加乐器组, 还有的参加搬运和布置道具的勤务组, 组成了大型秧歌队, 从正月初二起每天上街宣传演出。编演的剧目有 《夫妻识字》 《兄妹开荒》《跑早船》 《拥军秧歌》等。

  张家口市开展市参议员选举活动时,“工专” 结合竞选活动, 大力开展对学校候选人先进事迹的介绍和学习, 经选区选举,校长恽子强最后当选为市参议员。

  除十分重视教学工作外, “工专” 也十分重视政治思想工作和文化生活, 各班、组除订有报刊读物外, 还设有政治课等。结合时事政治形势, 邀请有关人员到学校作形势报告。 逢节假日便会组织歌咏比赛、下棋、球赛等活动。

  蔡毅曾是 “工专”一班学生,他在文章《思源》 中回忆, 为了向群众宣传反对国民党打内战, 同学们多次走上街头演出秧歌剧。 平时宿舍里歌声不断, 没有乐器就自己制, 使用最简陋的工具竟然制作出一把把小提琴、吉他……

  “1946年5月初,一场冰雹把张家口市郊区的农田打了个稀巴烂,学校立即停课,全体师生赶到郊区参加群众抗灾活动。 看到老乡们紧握着同学们的手, 高呼‘共产党万岁’时,一股暖流遍及我的全身……”

  “8月张家口市各界掀起了献金劳军运动。同学们纷纷把钱和衣物,包括金戒指、手表, 甚至伙食结余, 全部捐献给保卫解放区的英雄子弟兵……”

  三班学生王世林回忆,党中央颁布了土地法大纲, 全校师生认真学习以后, 白天坚持上课, 晚间参加村里农会组织的斗争大会。 当时的形势是解放军正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着生死斗争, 村里一些地主分子反对土地改革, 他们搞串联、 造谣言、 进行破坏活动, 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和尖锐性,对师生来说成为一堂活生生的阶级教育课。他们还深入农民家庭, 接触贫下中农, 学到了许多课堂上没有的社会知识, 也看到了贫雇农含着热泪领到土地证的感人场景。农民中的大多数不识字, 他们用投豆的方法民主选举村、 乡干部。 党的政策激动人心, 农村大批青年踊跃参军, 农民积极缴公粮,运输军用物资,支援前线……

  “工专” 学生笔下, 一段段充满真情的文字, 一个个至今读来依旧让人热血沸腾的场景, 不仅写出 “工专” 留给他们的刻骨铭心回忆, 也让后来人读之热血沸腾,仿佛同样置身那个火热年代、激情校园。

  从丰富的文体活动到投身社会实践,“工专” 师生一次次与人民群众心手相连,一次次参加到党领导的革命工作中, 接受了思想洗礼,在革命大熔炉中锤炼成长。

 

从暂留蔚县暖泉到辗转冀南落户北京

———红色基因在烽火硝烟中薪火相传

  战火纷飞的年代,何处可以安放一张课桌? 辗转办学是那时许多红色大学不得已的选择, 也是坚定跟党走的正确选择。“工专”就在这种历史的必然中辗转办学。

  1946年6月, 国民党单方面撕毁 “国共停战协议”, 大举进攻解放区。 张家口是国民党军队进攻的主要目标之一。 1946年7、 8月间, 不断派飞机轰炸张家口市。 为防止敌机轰炸和敌军突袭, 各机关、 学校和工厂等在9月初开始疏散人员。

  翻看当时正处求学时期王恂的日记,1946年9月16日详细记录着这样欢乐的场景:

  晚饭后,同学们捻毛线、织毛袜。会的与不会的、 技术好的与技术差的, 变工互助,有说有笑……

  只一天, 9月17日的日记中, 形势突然就紧张起来:

  最后两堂自习时,忽然把教科书、仪器都收走了,听说学校要搬家。

  晚自习时,校长作动员报告。他说形势紧张, 为避免敌机轰炸, 二班和三班向蔚县转移。 一班的同学分配工作。 每班算一个分队,设立队部,由学生会的正副主席领导。后天动身,由张家口坐火车到天镇下车,要经过四天行军,每人的行李物件不得超过25斤。

  蒋介石点燃的内战烈火直接烧到我们头上来了。同学们义愤填膺,整装待发……

  9月19日:

  我在宿舍墙上题字:“9月19日离开这座人民的城市,胜利后再见吧!”晚上,坐火车(敞篷货车)离开张家口。回盼灯火辉煌的城市, 前头急速奔驰的列车, 涌起惜别之情……

  当时是二班 (甲) 学生的梁贵椒回忆,师生先乘火车到柴沟堡, 后步行经天镇、阳原等地,大约走了三天,才到达暖泉镇。

  撤离张家口时, “工专”学生按战时行军形式编队, 每班为一队, 队长就是原来的班长。 全体师生为一个大队, 负责人为时任教导处处长的王甲纲。 为了探察行军路线, 派出一个先遣队, 负责后续大队人马的后勤保障工作。

  离开前,学校做了动员,并组织部分学生去向群众做宣传, 说明为什么要撤出张家口。

  当时的三班学生李文周和另外两名同学分到了一条胡同, 他们一个院一个院宣传,讲 “我军必胜, 蒋军必败”; 讲 “战争的胜负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 胜败的决定因素是人心向背”; 讲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绝不辜负老乡们的希望”……

  “工专” 三班学生杨述贤在后来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这句话表达了 ‘工专’ 师生离别张家口时惋惜而豪迈的心情。 而且很快这句话就被解放战争的胜利所证实。 张家口于1948年12月24日又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撤退途中,从张家口运到天镇的撤离物资堆积如山, 一路上还不时有国民党军的飞机在上空盘旋, 寻找目标扫射, 战火硝烟, 路途险相环生, 想要找到一辆运输车辆困难重重。 可图书、 仪器、 设备都是解放区没有的, 万不能丢失。 经过多方协调,终于比较及时地运到了目的地。 这些物资也为后来继续办校提供了重要保障。

  暖泉古镇位于张家口蔚县西部, 建于元代, 壮大于明清, 因有一年四季水温如一的泉水而名 “暖泉”。 此地集古民宅、 古寺院、 古城堡、 古戏楼四大文化奇观为一体,民风古朴, 环境隐蔽, 为人居和军事防御的重要之地。 “工专” 到达暖泉后, 为了准备上课, 学校总务处安排教室、 住房、伙房, 各班座椅是暂时向暖泉小学借用的。各班组织机构也重新选举。 全校陆续开始上课,学习生活恢复正轨。

  那一时期, “工专”学校人员组织有了很大变化, 一班人员绝大部分走向工作岗位。 二甲、 二乙班有少数人员参军, 也有极个别原张宣地区本地人员没有跟随学校撤离张家口。

  “工专” 曾有在暖泉长期办学的打算,还让甲班同学曾宪林等人进行地形测量,以备改建校舍。

  但是, “工专”师生平静正常的学习生活并未持续多久, 1946年9月底, 局势进一步恶化。 10月, 国民党傅作义部队偷袭张家口市。

  10月19日早上, 学校奉命开始按班撒离暖泉。 在向山西广灵县城行进的路上,遭到国民党飞机的低空轰炸, 物资受损,万幸没有人员伤亡。

  途中,接到边区政府教育处处长刘凯风的电报, 要求学校搬迁到河北省建屏县 (现名平山县)。

  战火蔓延,山路崎岖。 “工专” 师生冒着天上飞机轰炸扫射、 地面敌军追赶袭击的重重危险, 爬山越岭, 经广灵、 灵邱、唐县、 阜平、 灵寿等县境, 于12月初到达建屏县柏岭村。 在那里, 全面整顿、 重新组织, 再次由战时动荡状态转为正常教学活动。

  1947年1月, “工专” 与晋察冀边区铁路学院合并, 成立晋察冀边区工业交通学院。

  6月至8月, 为满足边区各部门对技术人员的需求,部分学员先后分配了工作。

  1947年9月到1948年9月, 学校有一批学生到东北继续学习, 后派送原苏联留学, 包括李鹏、 贺毅、 崔军、 蒋祖林等人。12月, 根据边委会的决定, 学校由柏岭村迁到井陉煤矿老矿区,定名为 “晋察冀边区工业学校”。

  1948年9月,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学校与晋冀鲁豫边区北方大学工学院合并,成立为华北大学工学院。

  华北大学工学院校址仍设在河北井陉,由华北人民政府公营企业部直接领导,和华北大学保持组织联系,任务是为国家培养工业建设的专门人才。首任院长为原晋察冀军区工业部部长刘再生,副院长为恽子强和曾毅。

  1949年8月, 华北大学工学院奉命迁入解放后的北平; 1952年, 定名为北京工业学院;1988年10月, 更名为北京理工大学。

  一路采访,探寻走进历史深处的晋察冀边区 “红色工专”, 触摸它的过去与现在、温度与厚度,清晰地感受到红色基因传承不息、红色血脉绵延流淌,并在烽火岁月中凝聚升华。红色精神的源头从革命圣地延安流过张家口的山川大地,熔铸成学校发展壮大的不竭精神动力。

  当报道组成员走进北理工阔大的校史馆,面对陈列整齐的史料图文时,更感到这种精神的激荡和回响。在校史馆序厅中,工作人员这样介绍北理工的校徽:校徽整体造型为顶天立地的大树形, 下方是勇猛的鹰,展翅高飞, 到顶端演变成口衔橄榄枝的白鸽,寓意和平是建立在强大的基础上,热爱和平是学校永恒的追求。 标志主色为绿色,表现青青校园的人文气息。标志下方的宝塔山和延河大桥以及1940的字样, 表示北京理工大学源自1940年由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创办的自然科学院。

  81年, 时间如流, 如今的北京理工大学树已参天,枝繁叶茂,硕果盈枝。

  树高千尺根深在沃土。那曲曲折折辗转办学的路线图,那或大或小曾停驻过的城市乡村, 那或长或短但从未有过断点的时间轴,是历史、是回忆,更是给过它丰厚滋养的高天厚土。

  张家口,北京理工大学光辉历程中的重要一站。红色张家口也因此书写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高等教育 “红色育人路”上的夺目篇章!


张家口日报  段晓芳/文   陈飞/摄

 微信图片_20211108144854.jpg

编辑:戴美超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