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解读张库大道系列报道(九)步步惊心——攀上蒙古高原的考验

2020-06-08 10:42:41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塞外重镇张家口,东望京津,南通中原, 西连三晋, 北接蒙古大草原, 战略地位和交通位置都十分重要。历史上,这座古城有过无数的辉煌, 而尤其值得浓墨重彩描绘的是这座边塞古城独特的商文化。


当年, 有一条与古代“丝绸之路”齐名的古商道———张库大道,起点张家口,途经乌兰巴托,延伸到恰克图。始于明,盛于清,衰于民国,几百年间一直是北方重要之通商大道。 背褡裢的、牵骆驼的、驾勒勒车的、赶趟子的,汉人、蒙古人、俄罗斯人等,盐来茶往,盛景频现。


张库大道, 不仅记述了几代人的辛酸, 更承载着张垣商贾创造财富的勇气和智慧。 本期我们将继续推出解读张库大道系列报道(九),重历张库之旅遇到的第一艰险。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郝莹玉 通讯员 乔彦军


张库大道直线距离一千多公里,绝大部分在蒙古高原。 出张家口大境门左转进入西沟,过元宝山、石匠窑、南天门,经菜市右拐,再过土井子,继续深入便到了坝底村。 由坝底村攀上汉诺坝, 即进入了蒙古高原的边缘地带,也就是俗称的坝上。 但是,这汉诺坝实在不好走, 可以说它是张库之旅遇到的第一艰险。


沿沟溯河走起来


踏上张库大道, 由西沟深入到坝底这一段, 走的基本上是峡谷里的河道或河岸傍山的简易土路,沙砾虽多,却也平坦,唯夏季有暴雨洪水之虞。山顶上深色的砾岩山峰, 不仅有凹进去的天然洞穴,还有天然的拱门,南天门之名正是由此而来。


1907年举办的北京至巴黎汽车拉力赛曾从南天门经过, 意大利车队的随队记者吕吉·巴津尼记述了南天门的这一标志。 他写道:“路旁一个高地上耸起一块巨大的石块,奇形怪状,像中世纪城堡的遗址, 尖峰好似古塔的残迹。这城堡也有拱门,从山谷下可以通过大自然这一奇特建筑的开口仰望天空,它好似一座大桥的拱门,穿越峡谷的蒙古人几乎怀着宗教的虔诚来看它。 这块岩石有个传奇故事,一天,征服者成吉思汗, 曾率军行进在我们现在行驶的道路上, 在这偶然建成的奇怪城堡脚下驻足, 发现它好像有些敌意与挑衅,就从箭鞘中拨出箭,引弓射向该石。箭破石而入,帝王箭术的影响就是留下了那个洞, 这桥式的洞口只不过是成吉思汗给山石造成的伤口。 ”


从当时的一张照片可以看到,骆驼商队刚刚经过南天门,目的地在望,骆驼似乎也很兴奋, 奔向张家口的脚步十分轻松, 而且这段路的路况相当不错。正因如此,初次踏上张库大道的商人行旅们, 或许会形成一种走库伦也没啥困难的第一印象。


险阻横亘在面前


汉诺坝是山崩地裂的结果,是“天梯石栈相钩连”的北方样本,也是考察和体验尚义—承德—平泉深断裂的极佳之地。 然而,对于通行,则是步步艰难。


1935年的《察哈尔通志》如此记述:“汉诺坝位于省垣、张北间,为西北孔道,车马驼队,行旅往来,络绎不绝。但山路崎岖,长度数十里,层累而上,其巅高数百丈。既上而复曲折盘旋,而下为势颇险。冬季尤苦风雪,冻人畜而僵者累累。 ”


坝底村面对的正是汉诺坝, 山顶上的前山是汉诺坝村所在, 后山方是坝顶。山顶看似平缓,实则不然。到了坝底村, 那些首次出征的商人或许才会深吸一口凉气,这里已经无路可走。他们或许也会发出如李白“噫吁嚱,危乎高哉”般的惊叹!


汉诺坝可谓前往库伦的第一考验, 也是张库大道诸多艰难的真正开始。利用谷歌地球测距,坝底村到达草原天路东段入口处的直线距离是5.5公里,海拔高度相差250米。 1892年12月5日,俄国的阿·马·波兹德涅耶夫经张北县玻璃彩村走汉诺坝下坝,他的记录道出了当年人们上下汉诺坝的真实感受。 他说:“我们终于登上了山脊顶部,纵目远眺,景色奇佳。 ……我们一把目光收回到身边, 就陷入了惶恐之中。 从山口下去的坡路令人胆战心惊。 首先,道路非常之陡,据实地测量, 从僧机图达板下去的最初五俄里路途中, 高度下降了三百十五米以上。 ”他说的“僧机图达板”就是汉诺坝,按他的实测,最初下去的“五俄里”相当于5.33公里,和谷歌地球测距的结果差不多,高度下降315米,比谷歌地球的高度多出了65米。波兹德涅耶夫的内心恐惧, 对于今天可以沿着公路上坝或下坝的我们来说, 实在无法体验,也只能想象一下。


阿·马·波兹德涅耶夫进一步记述:“这条山路的第二个困难, 在于它的乱石之多非笔墨所能形容, 超出了道路多石的概念。 这里的石块是巨大的漂石,高度从八俄寸到十俄寸以上,牲口要拉着满载的大车在这些大石块之间走过去。 大车在这种路上固然不会滚下去, 但是看到骡子蹬直的腿和发抖的大腿肌肉, 就可以想像到这条山路的难走了。下山如此,上山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这条道路却是中国和俄国之间的一条贸易大道。 为了避过路上的大石块, 路面上的车辙不断地左弯右拐,然而这也无济于事,因为道路窄,回旋的余地实在不多。 ”


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人士在其《考察蒙古日记》 中记录, 宣统三年(1911年) 二月,“二十六日, 发张家口,由西口赴头台。 道旁山脉蜿蜒,渐行渐高。雪铺地面,深处约尺余。行四十里,抵哈诺尔坝。坝者,蒙古语山也。地势突然高耸, 其倾斜三分一至二分一。 巨石嶙峋,车马行进甚为艰苦。 ”


如此高度,如此倾斜,宛若天梯,堪比蜀道。负重的牛车、马车和骆驼可能失足, 被振动或被碰触的巨大漂石可能顺势滚下, 这些事情的发生都可能导致车毁和人畜两亡。 走库伦的商人必须要经受这一刚刚出门的严峻考验,更要在满载而归时格外小心、安全下山,避免前功尽弃。


精神补给往前行


阿·马·波兹德涅耶夫下坝时 “陷入惶恐”“胆战心惊”和“令人惊怖”的心里感受, 在上下汉诺坝的商人心里不是没有, 但这是他们的生计和事业所需,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面对如此艰险的山路, 为了获得心灵慰藉和精神支撑, 人们在路旁建起了一座关帝庙。 按照《察哈尔通志》的记载,这座关帝庙“外正殿三间,内正殿五间,东西殿各三间,均清代建,民国重修。凡往来行人过此者,多在庙中焚香祷祝,抽签问卜。 ”


这座曾经安抚和鼓舞了无数商人行旅的关帝庙,位于树林的右侧,如今只剩下遗址及一些散落的建筑残存。2018年10月16日下午,我们与刘振瑛、 李现云和要焕文三位先生一同来到汉诺坝关帝庙遗址考察凭吊, 感慨良多。


目前清代关帝庙遗址可见平地和昔日商道,其他已无。民国重修的关帝庙遗址在原址的左上方不远处, 残存条石、青砖台阶、排水石槽、石质基座、小段墙体及重建关帝庙残碑。


据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记录,这处遗址南北长33.25米,东西宽22.00米,面积731.50平方米,海拔高度1428米。 由残碑可以辨认出美有明、永庆昌、永全玉、永隆店、美和成、复合成、大亨玉、元德生、隆盛昌、德义和、大盛玉等十多家商号,这些商号是重建关帝庙的出资者, 他们曾无数次经过这里远去库伦、恰克图等地,再经此返回张家口。在数百年的时间里,无数的旅蒙商、蒙古及俄国商人,经此运走了多少茶叶和百货, 又运回了多少皮毛、鹿茸、口蘑和俄国布匹、金器银器等,实在难计其数。


在汉诺坝,在这座关帝庙的旁边,历史不只为我们留下了隐隐车辙古道、 建筑遗迹,1907年夏天举办的北京至巴黎汽车拉力赛, 更为我们留下了极其珍贵的照片。出自吕吉·巴津尼《北京-巴黎———横贯亚欧的60天汽车拉力赛》(1908年德文版)一书的第151页。 通过这张照片, 可以看到20世纪初坝底村西南侧两座长城墩台依然方正、挺拔,也看到了人拉、人推汽车的独特情景。 当时汽车大致呈由东向西偏北方向行进,地势还算平缓,路况还算不错。而大部分向北、向上的路段坡陡石多,艰难无比。在攀登汉诺坝的过程中, 意大利车队不仅聘用了苦力,也使用了畜力。 吕吉·巴津尼记述说:“苦力们拉着五头骡子到达了。 几分钟后, 西山河狭谷在深渊处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


出自吕吉·巴津尼这本德文版书籍的第145页,注释是“最后的中式寺庙。”这张照片展示出清末汉诺坝关帝庙正面的山门(门楣之上有匾,字迹不清),以及山门前的石狮子和旗杆。 通过照片还可见三间外正殿的前坡以及山门西侧露出一角的鼓楼。 照片背景是西侧山梁上的两座长城墩台。


出自跟随荷兰车队的法国《晨报》记者让·泰利斯《北京至巴黎汽车拉力赛80天》(1907年法文版) 一书的第157页。 通过这张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座清代关帝庙的鼓楼、 三间外正殿、三间西殿等建筑。由此再一次看到了坝底村西侧山梁上的两座长城墩台。


推拉服务亦有人


据《张家口市地名志》记载,坝底村于“清嘉庆五年(公元1801年)建村,因该村位于汉诺坝底而得名。 ”在张库大道形成、发展和兴盛的过程中,坝底村因其所处位置的独特,也因人们对商机的敏锐发现和准确把握,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车马大店专业服务村。


一队队骆驼、一辆辆牛车、一批批货物、一众众人马,迎来送往,歇脚休息,住宿过夜,吃饭充饥,喂养牲畜,汲水饮驼、饮牛、饮马,给这深山沟里、陡坡之下的小村子带来了喧嚣和生机。


现在经过坝底村, 仍然可见遗存的车马大店之断壁残垣、 水井和饮水石槽等。 在关帝庙更北一些的汉诺坝村东北500米处, 也有一处车马大店遗址,呈长方形,占地约15亩,可见残垣断壁,有水井两处,均用石板覆盖。


出自英国皇家地理学会1923年6月号的《地理杂志》,拍摄者在照片底部标注有 “CARAVAN PASSING PATAI”,即“商队正在通过坝台”。 这张照片为现在见到的坝底村的断壁残垣, 找到了一些历史的本来。 从中可见,房舍和客店都是传统的土木结构,某天的下午, 一位蒙古人牵着一队负重的骆驼穿过坝底村, 正在去往张家口。


责任编辑:荆丽娟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