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名城古镇行】张家口如何从“旱码头”逆袭为“国际张”?

2020-01-13 10:16:00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京张高铁开通了。

  在中国,一条高铁的开通,早已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京张高铁自修建伊始,就万众瞩目,享受着明星般的待遇。 作为高铁届的“流量”,智能型的京张高铁,首次采用了我国自主研发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复兴号智能型动车组。

  京张高铁的敢为人先,难免让人想起110年前,第一条由中国人自行投资、自行设计、自行修建的铁路———京张铁路。

  在孱弱积贫的晚清时期,清政府为什么要自行修建一条铁路,这条铁路的终点,为何又选择了边塞城市张家口?

  ◎莺 时

  你要的北国风光, 尽在张家口

  坐落在河北省西北部的张家口, 是中国华北、 西北、 东北的交错地带, 宛若一个天然的三岔路口。

  东与北京、 承德相连, 西南与山西省接壤,自张家口面向西北, 便是坦荡无垠的内蒙古自治区。 作为蒙古高原通向华北平原的第一城, 张家口正是草原长大的郭靖初出江湖时, 和江南长大的黄蓉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承接了华北平原、 蒙古高原和山西高原的张家口, 不单单是一片适合游牧农耕的地域, 地形落差较大的她, 陡峭崎岖、 群山环绕, 分明是座塞外山城。

  阴山山脉自张家口中部横贯而过, 将其划分为坝上、 坝下 (又称口内、 口外) 两个部分。 坝上是 “风吹草地见牛羊” 的草原风光, 坝下则是慷慨悲歌的燕赵大地。

  西南侧的太行山及东侧的燕山, 将张家口圈成一个喇叭状的地带。 自蒙古高原呼啸而来的西北风, 被张家口的群山削弱、 阻挡, 无力东进南下, 只能被张家口照单全收。 或许是为了发挥余威, 被阻挡的西北风, 时常在张家口的山谷间咆哮回响。

  “坝上一场风, 从春刮到冬, 春天刮出山子,秋天刮出犁底层。” 时常因为刮风登上热搜, 张家口人也表示很无奈。 不过, 张家口的劲风, 足够 “彪悍”, 反而变成一种独特的资源———风能。遇风摇动的白色风车, 在张家口的山间随处可见。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常年不停的大风, 倒是个天然的 “空气净化器”, 让张家口拥有了京津冀一带最纯净的蓝天。 在2019年发布的全国空气质量状况前20名中, 张家口是北方城市的“独苗”。

  山多、 风大, 这两个词汇碰到一起后, 多半还会添加上低温、 多雪的标签。 每年冬天, 当北京开始为初雪降临欢欣雀跃时, 张家口的雪早已纷纷扬扬地下过好几场了。

  和其他地方的小朋友一样, 张家口的小孩也最喜欢下雪。 因为只要雪下得够大, 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停课。 当然这样的 “福利” 仅限于小学生, 如果你是一名中学生或者大学生, 虽然学校也会停课, 但学校还很有可能发给你一把铁锹,让你和同学们一起去操场上铲雪。

  2019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双人比赛,摄于崇礼太舞滑雪场。 

  降雪早、 雪期长、 积雪较厚, 使张家口成为了华北地区赏雪、 游雪的圣地, 万龙滑雪场、 云顶滑雪场、 长城岭滑雪场、 多乐美地滑雪场……各种功能齐全、 各具特色的滑雪场, 在张家口层出不穷。 而这, 也正是2022年冬奥会, 要在张家口举办的原因之一。

  建于元代的邢家庄, 是典型的蔚县农耕文化古堡。 纪睿泓/摄影

  文化交融的三岔路口

  张家口的 “三岔口” 属性, 不单指地理位置, 更体现在文化交融上。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概念中, 一直有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说法, 这两种文化, 仿若有着天然的圈层壁垒。 事实上, 任何两种事物之间, 都有着或鲜明或迂回的分界线。 而张家口, 则一直徘徊在这条线上。

  虽然深居塞外, 张家口从来都不缺少人类活动的印记。 早在200万年之前, 张家口泥河湾一带, 就已经有古人类繁衍的痕迹, 160多处旧石器遗址, 印证了张家口 “东方人类的故乡” 称号。

  5000年前, 黄帝、 炎帝 “与蚩尤战于涿野之郡”, 从而 “邑逐鹿之阿”, “上下五千年” 的中华故事, 在张家口逐鹿县写下了恢弘的开端。此后的张家口, 各民族政权更迭频繁, 匈奴、 鲜卑、 突厥、 女真等少数民族, 都曾将张家口划为治所。

  中原农耕文明和草原游牧文明, 潮汐一般在张家口一带徘徊起落。 隋唐时期, 中原政府都曾在张家口蔚县一带, 置雁门郡, 重兵守卫这一交错地带。 然而在公元936年, 石敬瑭在契丹的帮助下, 反唐成了后晋。 而契丹出兵的代价, 就是石敬瑭自愿称为儿皇帝, 并出让其管辖范围内的幽云十六州。 今日张家口的大部分区县, 都包含在幽云十六州内。

  获得幽云十六州后, 辽国的疆域一直扩展到长城沿线, 往后的数个中原王朝都没能完全收复。 甚至于后来经济高度发达的北宋王朝, 在延续的两百年间, 也一直生活在辽国的威胁之下。

  事实上, 为了抵御草原骑兵的侵扰, 自春秋战国以来, 历代中原王朝, 都曾在张家口修筑长城, 希望通过军事防御工程来解决胡人的骚扰。交错地带的张家口, 先后有赵、 燕、 秦、 汉、 北魏、 北齐、 唐、 金、 明等九个朝代在此修建过长城, 成为了我国长城修筑最集中的地区之一。

  对于中原王朝而言, 长城的修筑, 是一扇抵御草原骑兵的大门。 然而在游牧民族心中, 横亘在面前的长城, 则是征途上的一道荆棘。 而拱卫在北京前的张家口, 则更像是插在心尖上的一根刺。

  也无怪乎, 明朝时期, 当蒙古卷土重来时,重点进攻的就是今天的张家口赤城县一带。 公元1449年, 明英宗朱祁镇率领大军亲征, 却在长城内侧的土木堡 (今张家口怀来县), 被瓦剌军队包围。 由于仓促应战, 且指挥失误, 明军惨遭兵败, 甚至最终导致京师告急。 张家口的重要性, 不言而喻。

  在史书中, 言及张家口, 总要加上 “边塞”一词, 难免有种长烟落日孤城闭的萧条之感。 边塞, 通常意义上是战争的角逐场, 但有时, 也能变身为通途。

  早在元朝时, 成吉思汗率兵南征时, 就曾在张家口鸡鸣山旁的大道上, 开辟了驿路, 并设置驿站。 到永乐十八年 (公元1420年), 兼顾邮传、 军驿的鸡鸣驿, 甚至成为了漠北进入京师的第一大站。 草原货物及中原的物品, 在鸡鸣驿一带交换、 集散, 甚至带动了张家口的商贸发展。

  张家口从 “武城” 摇身变为 “商城”, 成为了中、 俄、 蒙物资贸易的重要通道和集散地。 清末时, 张家口甚至是中国北方除天津以外的第二大商埠。

  三十年代察哈尔省,商埠重镇张家口。

   从边塞到“国际张” 的逆袭

  或许因锋芒过于闪耀, 清朝末年, 各国列强贪婪的目光, 纷纷向张家口聚焦。

  早在1899年之前, 俄国就曾提出修筑一条由恰克图出发, 经由库伦 (今乌兰巴托)、 张家口到达北京的铁路, 俄国的意图不问可知。 除此之外, 由英国资本控制的一些公司, 也在摩拳擦掌。

  意识到张家口的军事、 商业价值, 加之其拱卫京师的重要性, 清政府意识到, 修建一条自北京到张家口的铁路十分必要。 1905年, 清政府决议自行修建京张铁路, 詹天佑被任命为总工程师。

  京张铁路的修建, 并非易事。 京张铁路自北京丰台出发, 经由八达岭、 沙城、 宣化等地, 通往张家口, 一路上尽是群山连绵、 高崖深涧。 这样艰巨的工程, 当时的许多国外知名工程师也不敢轻易尝试。

  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 困难都是用来挑战的。 精卫填海、 愚公移山的故事, 从来都不少见。 对于京张铁路而言, 既然遇到群山的阻拦,那就遇山开山———开挖隧道。

  詹天佑在写给友人的信中, 曾多次提及开凿山洞的计划,“这条铁路约有125英里长, 有三座山洞, 最长的有四分之三英里长, 这是第一次纯粹由中国工程师修筑的铁路, 我希望我们能取得成功。”

  詹天佑亲笔撰写的张家口车站站匾。 王嵬/摄影

  顶着巨大的压力, 1909年, 第一次由中国人自行设计、 投入营运的京张铁路终于竣工通车。 时间是个有趣的轮回, 京张铁路通车110周年后, 智能型复兴号京张高铁也于2019年的最后一天投入营运。

  自京张铁路通车后, 张家口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 “国际张” 的气质, 初露端倪。 许多劳工、 学徒、 大买办及外来俄蒙商来此投资, “有俄人所设之旅馆二处, 设备完全欧化……中国茶饭不但有北方馆, 而宁波馆与广东馆皆有。”

  随着张家口的繁盛, 国民政府调整行政区划, 于1912年设立察哈尔特别行政区, 管辖内蒙古的察哈尔部左右翼八旗和锡林郭勒盟, 以及张家口长城以外的张北、 独石等县, 其省会就座落在张家口。

  左手把羊肉, 右手莜面窝窝

  既然处于 “三岔口” 的位置, 张家口的饮食也颇有种三省融合的味道。

  “坝上有三宝, 莜面、 山药、 大皮袄。” 类似于山西的饮食习惯, 张家口人的餐桌上, 面食占据了绝对的位置。 其中最常见的面食, 莫过于由莜面加工而成的饸饹、 饺饺、 丸丸、 莜面鱼鱼、莜面墩墩等食物。

  张家口的莜面窝窝, 并非是北方常见的窝头形状, 猫耳朵似的桶状窝窝, 并排站立在柳条编制的蒸笼内, 有着别样的轻盈。 在山西雁北一带, 莜面窝窝又被叫做栲栳栳。 制作莜面窝窝时, 多选用开水烫面, 而后趁热搓成小面团, 左一推, 右一卷, 手掌翻飞之间, 便可搓出一卷淡黄色的莜面窝窝。

  莜面窝窝蒸熟后, 扑鼻的莜麦香, 甜津津的, 将周围的空气都氤氲成丰收的味道。 “羊肉臊子口蘑汤, 一家吃着十家香。” 作为主食的一种, 在张家口, 莜面窝窝多蘸着羊肉臊子, 或是口蘑汤一起食用。 谷物的清香和着羊肉臊的醇厚, 加之菌类的鲜嫩, 人世间的各种鲜美, 在齿颊间交织回响。

  关于菌子的食用, 云南人首当其冲, 事实上, 张家口人亦不遑多让。 作为中国市场上最昂贵的蘑菇之一, 口蘑的名称由来, 并非取自 “一口一个蘑菇”, 而是指代生长在内蒙古草原、 在张家口集散的蘑菇。

  张家口的传统美食 “烧南北”, 就是以塞北的口蘑和江南竹笋为主料, 切片煸炒, 而后加入鲜汤烧开, 最后淋上鸡油。 银红色的烧南北, 香味浓烈, 有着别样的清爽。 在张家口, 口蘑更多时候被用来吊汤提鲜, 上至鱼翅燕窝, 下到豆腐脑、 嘎巴菜等平民食物。

  梁实秋在写烤鸭时, 提及鸭架的吃法时曾提到口蘑: “会吃的人要把整个的架装回家里去煮。 这一锅汤, 若是加口蘑打卤, 卤上再加一勺炸花椒油, 吃打卤面, 其味至美无与伦比。”

  除却特有的豆面糊糊、 蔚县黄糕, 以及山西风味的面食, 草原风味的烤全羊、 手把羊肉出现在张家口人的餐桌上, 亦不足为奇。

  独特的三岔口文化, 让这片土地, 充满了包容的风情。 也无怪乎, 曾在张家口生活过的汪曾祺, 对这里念念不忘: “真是三生有幸, 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

  (参考资料:杨波《张家口:清代前中期的中国金融中心》,姚兴哲《京张铁路与张家口城市的发展》,董立龙《京张铁路:见证百年风雨与梦想的发展》)

责任编辑:荆丽娟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