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因为热爱 所以爱——来自沽源知者读书岛的邀请函

2019-08-23 16:40:11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郝莹玉

  张家口沽源的夏天来得晚,天一阴沉,风也寒冷。但知者读书岛却是温暖的,这个小城唯一一家提供综合性服务的实体书店,像是个遗世般的存在。

  阳光倾泻的大玻璃窗,后现代工业风格的红砖墙面,直通天花板的阔大书架,实木书桌上水培着小小绿植,温暖又明亮的灯光照在布艺沙发上,吧台上空悬挂一块黑板,写着那句动人的话:用一间书店,温暖一座城市。

  开一间这样的读书吧,大概是每一个文艺青年的梦想。

  70后张二和80后张小麦,却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他们说,想让知者读书岛给沽源点亮一盏读书的灯。

  点燃那盏读书灯

  2016年9月,雨夜。

  张二坐在自家沙发上,摸着有点靠后的发际线,思忖说:“这地方,还缺一个书店。”

  其实,那个雨夜,张小麦和朋友们坐在张二家沙发上聊天,是想开一个公众号。内容是重新解读语文课本,杀毒。目标是得到全中国语文老师的关注。

  次日,张小麦斗志昂扬致电张二:“啥时候开始解读课文啊?”

  答非所问:“咱们开书店吧。”

  再问:“那公众号呢?”

  又答:“弄好书店再开,为书店运营推广服务。”

  梦想就是一个梦,可以随便换着做。

  整个秋天,张小麦和张二到处看地方租房子,甚至想找人赞助房子,均失败。书店梦浅眠即醒,反倒是张小麦自己的公众号开了起来。

  2016年年底,张小麦在公众号麦田写过一篇文章,《人生总应有梦想,哪怕实现不了也好》——这一篇,本来的题目叫做《明天,我想开一间这样的读书吧》。而实际上文章写成的时候,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她和张二想开一间读书吧的梦想已经破灭。她在文章结尾说:怀抱着这个愿望走在白雪皑皑的冬天,好像心里有一个绿草茵茵关于春天的梦。

  悲观地说,她以为它永远都只是一个冬眠的梦了。没有想到,2017年春天,它就跟着冰封的大地一起复苏了。

  2017年4月,找不到合适房子的张二,凑钱买了一处底商。就是曾经看过许多次的英郡住宅小区西门临街“一顶三”底商的最上面一层——虽然只有一层,但总面积却有162平,外加一个大大的露台。门朝后开在住宅小区里,与临街繁华有一点距离,却直接深入到住家户中间,其实,这最符合一个书店既静谧清幽又接踵世俗人生的精神意趣。

  书吧暂定名“时光静止读书吧”,于是着手装修,大约七八月份就可以开业。梦想已经落地,可要想真正扑进她的怀抱,还得等待一个夏天。

  书吧让时光静止

  对于这间读书吧,张二和张小麦当时形成了一些比较简单但也基本定型的想法。

  它是读书吧,以提供公共阅读为主要服务功能。你可以在这里看书,也可以借回家去。办一张固定价格的年卡,就可以无限次地借书看书。是否卖书,那要看想买书的人多不多。毕竟现在电子阅读基本免费,纸质书却依然昂贵。但大家是爱书之人,提供公共阅读的书,无论是质量还是外观,都是一等一的。

  《读库》有一套专门给小朋友看的《读小库》,原创绘本,昂贵的要命,又不肯打折。张二到处找人,后门居然走到了《读库》主编张立宪那里,反正这一套《读小库》势在必得。如果以后有精力,他们会淘一些永不过时的经典二手书分享给大家。至于读书卡的价格,还需借鉴一些成熟的读书吧的运营经验,并充分考虑实际情况,再结合所能提供的服务项目种类来决定。

  书吧的服务人群,从小朋友一直覆盖到耄耋老人。装修时就已经在空间上做了功能分区,既有留给幼儿与家长的亲子阅读场地,也有留给中小学生写作业的安静空间。还有将一部分露台包回来,然后形成的一个有巨大玻璃天幕的敞亮区域,这是留给文艺青年的地方,你可以在大木头桌子上写东西,也可以凹陷进懒人沙发里读书,还能坐在玻璃天幕下喝一杯咖啡。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对桌沙发区,可以坐下来聊天。在一个隐蔽处,设计师安排了一张单人沙发,也许,会有沉默寡言的少年,喜欢上这里。

  读书吧以儿童绘本为主打,他们既是目前也是将来的主要阅读群体。除父母带小朋友平时来自主阅读外,周末以及节假日会定期安排课程,手工课、讲座或者才艺展示之类的小活动。其实蛮可以搭配一些辅导班,但张二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不同意,连连声称“不要这么低级”,最后勉强退步为:最多辅导一下写作文。作文课其实也可以延伸到中小学,还可以考虑带领严肃阅读刚刚起步的少年们读文学著作。

  而对于成年人,可玩的事情就太多了。毕竟这里有一个大露台,毕竟这里要种满花草,大不了还要种一棵苹果树,毕竟等晚上小朋友们散去,他们就可以在露台弹琴唱歌喝酒了,毕竟张二现在已经退化到只会打鼓弹吉他。

  针对所有人群,他们会在读书吧提供小西点、鲜榨果汁、瓶装饮料以及美味冰激凌等。

  读书吧还想举行“献给孩子的诗与歌”音乐会,想组织文学爱好者座谈交流,也想制作沽源风物的明信片,再刻几枚书店一角的图章,你可以自己印在明信片上……虽然最终这些都没做,但确实有“想过”。

  “我们为自己代言”

  关于读书吧的很多想法,为什么没做呢?

  张二讲出了三点原因:一难。小县城文化空气稀薄,文艺青年又少,既要大家感兴趣还能请到合适嘉宾——也就是接地气并且高大上的活动,能想到的实在不多。二累。读诗会、办讲座、做文创,口吐莲花三个字而已,具体落实下去那可是数不清的电话沟通、确定方案、广而告之、订房点餐、布置会场、备茶烧水、迎来送往……没有专人负责,抽空顺便搞一下,肯定是搞不起来的。三忙。举国都在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康庄大道上快马加鞭,一个都不能少,连贫困户吃了饭也不去晒太阳,而是互相帮助背诵“明白纸”,这普天之下还有不忙的人吗?我们忙啊。

  “书店+”的确是主流,但什么都不“+”,你随时从喧闹的大街一头撞进来,等待你的就是静谧,难道不也是一种享受吗?张二不是边弹吉他边告诫小麦:“如果我们自己的生活被活动所累,那活动还有什么意义呢?”最关键的是,他们只想开家安静的书店。

  因为,太多体验,容易分散注意力,很多人无法静下心挑一本心仪的书籍;最初所设想的一个书店的最理想状态,张小麦已经在现实中看到了:慢慢增加茶饮和咖啡,慢慢也就做下来了,固定周边来消费的人。——这就是他们想要开的书店。

  安静地,但却长久地开下去,正是他们的野心。

  他们一直在购置新书,每次当当网搞活动都要抢购一批,偶尔出差到外地总想去逛下书店,甚至专门跑去北京,不论多么昂贵,只要书好,买。

  他们一直在添置东西,楼梯角终于配上了单人沙发,盖着格子线毯,真是又舒服又好看;阁楼铺了隔潮垫,既可以方便小朋友们席地坐卧,还能减弱书掉在地板上的噪音;今天这里贴幅画,明天那里摆个花瓶,小物品散落四角好像都看不见了,但看哪儿哪儿美。

  他们一直在美化环境,就是不停地不停地买花,已经有人建议兼开花店了。更不要说保持书店的环境卫生了,店员小姐可不仅仅是抹抹桌子拖拖地板了事,登高爬低不算,连出售的书皮文件袋都要擦一下,连三层楼梯都要拖一下。她一鼓作气拖到一楼,洞开大门奋力抖墩布,看上去不像是要抖出去纸屑、头发、灰尘、污垢,而是要迎进来春花、秋月、夏风与冬雪。

  他们没有印发过宣传单,也没有组织过活动,但持续更新的新书、优美舒适的环境、温暖周到的服务,难道不是一个书店最根本的生存之道吗?难道不是对读者最实在的价值回馈吗?

  “不要预测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也不要担心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只有一打开店门,就想着今天必须来够多少个顾客、每一个顾客必须最低消费多少方能抵消当日房租水电人员工资的老板,才会时时活在压力与忧虑里。这样眉头紧锁做生意,不关门才怪。而我们不会,因为出发点与诉求有本质不同。很多人做事业是为了经济利益,当然就会被金钱所累。”张二若有所思地说,我不想把这个书店拔高到为人民服务的高尚层面。只是正常人做一件事,最重要的可以是为了:我喜欢、我开心,而不是钱钱钱。也许不了解的朋友会揶揄:“有钱任性啊!”而了解的朋友则会忧虑:“玩玩儿是有钱人的游戏。”那就再分享一个理念,喜欢的事并不一定需要有钱之后才能做,而开心与否则只与你的喜欢正相关。

  这个书吧,张二是掌柜,主要负责一切。张小麦是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重在参与。在2017年12月22日正式开业。有书三千册、店二百平、花草数十、花猫一只,你可以看书、借书、买书以及坐会儿。

  “我们为自己代言。”张小麦坚定地说。

  想把一切献给你 

  “一个冬至日迎来另一个冬至日,知者读书岛已走过一年时间。在这个寒冷却又温馨的夜晚,我们煮了热茶、摆了果碟,诚挚地邀请您——不限年龄、不分性别、不拘身份、更不论办会员卡与否,甚至是路过朋友圈的朋友,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到知者读书岛,灯下一叙,聊一聊您对这个书店的感受与期待。这是一封来自知者读书岛的邀请函。请您于至暗夜来临的风中握住它,前来度过同属于你和我的纪念日。”2018年12月22日知者读书岛开业一周年纪念日,张小麦在她的朋友圈发出了这样一封深情地邀请函。

  第二天,一切赶在晚上七点半之前做好了准备:黑板写上书店的八字方针,输液瓶经改装插好玫瑰,仅有的几张照片循环播放,茶杯洗净,糖果摆好,一推开门就有音乐声传来。连李老师都开放了在书店的画室,并以一名艺术家的高洁操守,为读书岛店庆发了一条惜字如金的朋友圈。更有张北的海霞女士写下《这个叫作读书岛的书店,种着花》,朋友圈接力传递到沽源,真是一份暖人心、惹人落泪的珍贵礼物。

  张小麦试图做出一个动态有质感的邀请函,后因时间紧,她不得不改成做动感相册。但动感相册只能分享给朋友,朋友圈的视频时限是十秒。十秒是个什么概念?五张照片而已。无论如何都不能描述从一张图纸到一个书店的一年。

  那天来了很多朋友,学生遍沽源的谷老师不仅来了,还给书店题写了“林端落照尽,湖上远岚清”的祝福寄语。

  张二拖着线长八米的话筒做了开场讲话,诗人们朗诵了作品,张小麦因为太激动脑海一片空白所以拒绝了发言,然后店庆活动就进入了高潮——为年度借阅冠军颁发纪念品。

  接下来就很随意了,有人围坐灯下聊起诗歌与文学,有人偏坐走廊一角复习会计师考试,有小朋友在阁楼席地翻看绘本……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更何况,他们还在坝上四县的朋友圈制造了一个小小的刷屏。

  夜深了,主宾高歌一曲《花心》,店庆正式落下帷幕。 背景音乐换成《九月》,他们开始角角落落打扫卫生。正是上下楼梯的时候,他们发现去年刚买回来尚未出盆的万年青抽出了两米多长的藤条。正是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现最受欢迎的《哈利·波特》封面已有折印。

  书店一年,既有拔节成长,也有时光留痕。又是一个冬至日,而张小麦居然又买到了与去年开业时同样颜色与花型的小雏菊。这个书店,初初降临在沽源和她在沽源的一年,如同贺卡的折页,完美重叠。

  站在璀璨灯光下,上下打量,他们热爱这个书店,他们想把一切献给这个书店。

  “不要说理想情怀。只想把事情的意义回归到事情本身,或许,我们可以走得更好一点,更远一些。”70后张二,80后小麦,对未来满怀憧憬与感恩:"这个书店所给予的,已远远大于我们的付出。"

  (记者手记)

  致敬,孤岛上那盏最亮的灯

  郝莹玉

  沽源。知者读书岛。

  “怀抱着这个愿望走在白雪皑皑的冬天,好像心里有一个绿草茵茵关于春天的梦。”这是张二和张小麦两个人想开一个书店的梦想,它清晰而坚定地存在,像个小孩子对他们微笑。

  一年来,他们共同经营,把这个书屋打造的雅致有品。寒风中开得艳丽的扶桑和木槿,木桌角落里的干花野草,每一株都是张小麦精心养育和采集。她像石缝里倔强的苔藓,想一点一点把这片贫瘠的土地涂满绿色。

  一年来,张二不计成本地一再购买新书,张小麦不知疲倦地整理花草陈设,慧慧姑娘勤快地擦地抹灰,统统都是出于热爱。他们没有印发过宣传单,也没有组织过活动,但持续更新的新书、优美舒适的环境、温暖周到的服务,难道不是一个书店最根本的生存之道吗?难道不是对读者最实在的价值回馈吗?

  一年来,既有拔节成长,也有时光留痕。站在璀璨灯光下,上下打量,他们热爱这个书店,他们想把一切献给这个书店,他们想让更多的人在这个书店获取“红利”。

  在这个鲜花盛开的书店,张二和张小麦种下了知识的花,智慧的花。他们用一己之力,在这个孤岛上点燃了一盏读书的灯。这盏微弱但持久的灯火,让人温暖安定,吸引了越来越多渴求知识的人,前来读书、收获。这是一件美好的事。他们不想说理想情怀,只想把事情的意义回归到事情本身。或许,这样可以走得更好一点,更远一些。

  致敬他们,即使是一座孤岛,也要举起最亮的灯。

责任编辑:荆丽娟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