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张家口文化历史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2019-05-20 10:03:05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记者 郝莹玉 通讯员 塞北风

  传承老曲艺,绽放新国粹。

  2018年7月12日,堡子里剧社成立。这是我市第一家曲艺小剧场,堡子里剧社旨在继承和弘扬我市历史上的曲艺优势,在新时期继承和发扬相声前辈常宝堃“爱党爱国爱人民”的小蘑菇精神,凝聚和培养张垣曲艺人才,打造张家口独一无二的曲艺圣地,为市民提供一个积极健康的文化消费市场。

  剧社的诞生标志着张家口文艺与市场接轨迈出了可贵的第一步。这不仅仅是搭建了一个文化平台和文化消费场所,它还将进一步强化堡子里的文化氛围,为我市的文化旅游资源集聚厚度。张垣曲艺大舞台

  “男女: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男:朋友们!今天咱们说的可不是林海雪原,咱们说的是塞罕坝!”

  “女:对!塞罕坝是全亚洲最大的人造林,是一块镶嵌在祖国大地上美丽的绿宝石!这塞罕坝,山峦叠翠,大树参天接星斗……”

  在堡子里剧社演出中,张家口市戏曲艺术研究院青年演员王增全、胡雪口书《守望》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堡子里剧社由原市曲协主席、曲艺作家、相声演员朱凤翔倡导发起,张家口慈善义工联合会文化发展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景,文物保护义工队书记李志伟共同创办。成立9个月以来,剧场演出40余场,约2700人现场观看。加上节假日、曲艺进校园等演出活动,共计受众达万余人。剧社除了相声之外,还融入东口数子、口书、二人台、戳古董、口技、魔术等艺术,其中最出彩、最接地气的是张家口的方言曲艺。

  “这些年来,张家口曲艺虽然在全国曲艺界很有影响,但在张家口本地却没有展示的机会,作品在外面连年获奖,在我市却找不到一个演出的平台,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好在我有幸遇到了苏景和李志伟两位有想法、想做事的年轻人,我们一拍即合,立马碰撞出了火花,剧社就建起来了。”谈到创建堡子里剧社的初衷时,朱凤翔感慨地说,创建堡子里剧社,就是要让咱们的曲艺能在张家口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由中国曲协主席姜昆亲笔题写门匾。剧社内大厅摆满了茶桌茶椅,台口两侧一幅“相声可乐笑破皮囊别怨我,剧场开心调匀五脏再回家”的凹刻楹联,展示出这里是一个舒适的相声园子,是一个专业级别的曲艺消费场所。

  堡子里剧社的诞生,为堡子里这座古城平添了一处“活”的气息。每周日的晚上,文昌阁的北门处灯火辉煌,剧社门头上“堡子里剧社”的匾额愈发熠熠生辉。剧社内部装修说不上豪华,但却很温馨。墙上有《中国相声百年发展》《相声名家常连安祖孙四代》《清末民初的张家口曲艺市场》《新人辈出的张家口曲艺》四块宣传栏昭示着张家口曲艺的厚重和辉煌。大厅内共有12张桌子,容纳70人。观众嗑着瓜子,喝着茶水,积极健康的相声表演把一个个出其不意的包袱抖响后,总会让观众们忍俊不禁,开怀尽兴。

  剧社演出的相声既有传统相声又有原创相声,仇云剑、李燕飞表演的基本都是传统相声,学员也是先学演传统相声,而朱凤翔,成杨、刘银龙、安宁、王增全,胡雪都是以原创新作品为主。朱凤翔的方言相声和东口数子、王增全、胡雪的口书是一大特点,具有张家口地方个性,深受欢迎和好评。现任曲协主席成杨是全国的原创高手,他表演的相声《爸爸的烦恼》《焦虑的爱》《结婚那些年》等大都反映了现实生活,有较深的社会内涵。

  百年笑声百年艺

  张家口的曲艺市场早在清末民初就已经形成了规模。随着张库大道的兴盛和京张铁路的通车,张家口经济贸易的繁荣带动了曲艺市场的发展,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曲艺艺人争相涌入。

  1920年以后,桥东北市场(通桥以北至人民电影院一带)已形成规模,一些鼓曲艺人、相声艺人、杂耍艺人纷纷云集到此,有些艺人开始走进茶社。到1924年,这一带文化市场空前活跃,茶社也增加了许多。大批鼓曲艺人、说书艺人、相声艺人,以及打把式卖艺的蜂拥而上,形成了一个“杂八地”,当时张家口最火的相声艺人就是常连安和常宝堃父子。

  自常连安先生第一代,常宝堃(艺名“小蘑菇”)、常宝霖、常宝霆、常宝华、常宝庆、常宝丰等常氏第二代,以常贵田、常贵昇、常贵德为代表的第三代,直到如今风头正劲的新生代喜剧人常远、常亮等第四代,传奇的艺术经历,延绵不息的技艺传承,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常氏家族的历史堪称一部浓缩的中国相声史。

  因此可以这样说,常派相声生在张家口,长在张家口,成名于张家口,进而享誉中国相声界,并以其崭新的蓬勃势头向着新时代稳步前进,他们不仅是全国曲艺界的杰出代表,更是张家口历史性的骄傲。

  从解放前到新中国成立,张家口的曲艺曾兴盛一时。1964年,为支援边区文艺事业,曾从天津调往张家口数名曲艺骨干,但因文革的原因造成院团解散,直到文革后期,市群艺馆组建起工人曲艺队,虽然很受群众欢迎,但还是没有逃脱解散的厄运。

  回忆那时的景象,朱凤翔老师感慨颇多:“看到我们张家口有这么深厚的曲艺底蕴,有这些年培养起来的人力资源,却找不到一个弘扬历史文化,展示才能和成果的平台,真是从心里着急。”

  朱凤翔是正宗的候派相声再传弟子,也是我市曲艺界知名演员。他19岁在部队时就跟随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如刚先生学习相声,1980年退伍回到张家口探机厂,相声始终是他不舍的追求。1994年张家口地市合并之初,他受命组建成立了我市曲艺家协会并任主席,一任就是21年。在他和同行共同的努力下,张家口的曲艺事业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张家口一跃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曲艺强市。

  2003年始,张家口曲艺第一次登上了全国曲艺的竞技场,2007年之后但凡有全国性曲艺赛事,都有张家口曲艺的参与,并能在群雄逐鹿的竞赛中脱颖而出,取得不菲的骄人成绩。

  2018年,第十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全国曲艺大赛(合肥赛区),《守望》和相声《一个相声演员的自白》我市两件作品分别荣获文学奖入围和节目奖入围。这是我市曲艺作品连续四届进入中国曲艺最高赛事决赛。

  说学逗唱薪火传

  “打造张家口第一文化消费市场。”是剧社成员的共同目标。

  剧社为提高演员的业务素质,特别是青年演员的舞台表演技能是剧社的当务之急。剧社任命仇云剑担任剧社的艺术总监,并把每周四定为学员培训、节目审核和艺术交流的时间。特别是为青年演员提供了难得的学习机会。这些青年演员有的是参加工作不久的职业青年,有的是在校的大学生,为了自己的业余喜好来到剧社学习相声。

  李超是张家口建筑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导师,也是学员中学历最高的一个。他自幼就喜欢曲艺,听说张家口也有了自己的相声园子后特别高兴,“我的工作和家庭已经基本稳定,现在想为个人的兴趣活一回。”相声、快板、主持他都一起上,甚至还买了三弦儿、大鼓一块练,如今已有逗哏或捧哏的六七段相声在舞台上受到了观众的认可。

  张志燕是剧社唯一的女学员。虽然她有过声乐演唱的舞台经验,但毕竟离相声表演相差甚远,为了尽快找到说相声感觉,课上课下没少下功夫。她和董鹏的男女相声《悄悄话》第一次登台便赢得了观众的喜爱,而且越演越好,成了剧社的保留节目。后来她的演唱技巧在相声的“柳活儿”中得到了很好的发挥,与李超合作的相声《我是歌王》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后来,为了填补剧社没有鼓曲演唱的缺憾,她又自告奋勇自费到省里去投师学艺,她将开创剧社里演唱西河大鼓的先河。

  杨丁旗和孙振杰目前都是在读大学生,为了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相声演员,非常下苦功。而成杨、刘银龙、王增全、胡雪,甚至包括担任社长的朱凤翔老师,也是各个旗鼓相当。

  采访当天,看完演出已经夜间10点多了,近3个小时的演出,比原计划延长了40分钟。开场一段快板,五段相声,节目是各个返场,压轴的是仇云剑和李飞的《训师弟》,朱凤翔老师讲,这种情况几乎是家常便饭,观众喜欢演员,为你献了花,演员就得返场答谢,这已成了规矩。

  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在女儿的陪同下第三次来听相声,每场演员谢幕完毕后,老人家都要上台与演员一起合影留念。她女儿高兴地说:“咱张家口能有这样一个开怀的好去处真好。”

  在张家口这样一个有着厚重曲艺底蕴的文化古城,经过我市曲艺人的不懈努力,能够欣赏到如此好的相声艺术,让人感到很欣慰,“有天津曲艺的哏儿,有北京曲艺的人儿,咱这里更有那张家口曲艺的魂儿……”

  记者手记

  由堡子里剧社引发的思考

  郝莹玉

  张家口堡子里剧社是张家口相声走向市场的第一个探路者。剧社的诞生标志着张家口文艺与市场接轨迈出了可贵的第一步。采访中,引发出笔者对剧社的一些思考,在此和读者共同探讨。

  其一,张家口小剧场建设前景喜忧参半。从北京相声小剧场的发展来看,最火的时期是2009年,发展到今天包括北京的德云社、北京嘻哈包袱铺在内,票房收入都在大幅度下滑,倒闭的也不是个小数,事实证明,京城相声小剧场的黄金时段已经过去。天津的相声园子相对稳定,这与天津人对相声的嗜好有关。而全国各省市的园子却显示出缓慢增长的态势。这也导致了许多二流、三流演员向地方游走的趋势。

  就张家口堡子里剧社的演员来说,基本上都是朱凤翔老师带过的徒弟或学生。其中有的演员基本功扎实,台风洒脱,表演到位,是剧社的台柱子。有的演员虽然也在全国性赛事上拿过大奖,但舞台阅历相比之下还有一段距离。因此,优秀演员的资源略显不足。另外,堡子里剧社容纳观众的座位有限,而且深居文昌阁脚下,也使上座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其二:文化消费的习惯有待培养。目前来说,特别是节省惯了中老年人总觉得个人买票进剧场看演出舍不得,最初,有一些老年人在儿女的陪同下来听相声。逐渐地不少80后的年轻人,成为了小剧场的主要受众。

  其三:特色与亮点是小剧场生存的关键。剧场要生存发展,必须有自己的优势与特色,而其中最主要的只能是演员。堡子里剧社有两大优势,一是有些好演员,段子多,台风好,观众买账;二是有本地自己的方言曲艺,接地气,有情感。

  综上所述,办小剧场不可能是短平快,因此必须要看得远,耐得住。演员需要培养,观众也需要培养,艺术氛围更需要持久的培养。

  从常派相声在张家口的百年积淀,到一代代张家口曲艺世人的不懈努力,张家口曲艺迎来了繁花似锦人才辈出的大好时光,如今,正以崭新的姿态活跃在中国的曲艺舞台。我们有理由相信,堡子里剧社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也会绽放得越发璀璨。

责任编辑:李小惠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