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历史 > 文化历史

【浅读张家口】陈福民‖土木之变(五)

2022-04-28 21:59:27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土木之变

陈福民

1651147126668472.jpg



  明帝国所构建的“朝贡体系”不仅仅局限于北边蒙古人,还有如前所述之“占城、逞罗、爪哇、疏球、瓦刺、哈密、安南、曲先、土鲁番、亦力把里、撒马儿罕人贡”。除了瓦刺之外,明王朝每年有这么多的外事接待,满足“万国来朝”的虚荣心是需要国库买单的。但这么多“人贡”的使臣从没有引出过什么争端。作为礼部的常规工作之一,接待贡使有固定的程序和财政拨款,尽管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还在帝国所能承受的范围内。为什么只有瓦刺的朝贡引发了帝国的财政问题呢?

  根据史料统计,明宣宗在位十年,共接待过蒙古来朝237次,年均23次。这些来朝大部分都不是“人贡”贸易,而是礼节性访问或者商量具体事情,人数、动静都很小。不过这访问的次数已经够惊人了。上述其他十几个国家的来朝大致也是如此。宣德末年蒙古来朝使团人数开始增加,最大不超过百余人规模。但是正统四年以后,也先太师统治下的瓦刺蒙古,开始有意识地将“来朝人贡”当做一种掠夺性的敛财手段。相当于大明朝“人傻钱多”,咱弄过去一点瘦马、鼠皮之类的东西就能换回来一大笔钱,即便不卖钱,来者有份的定例赏赐也是白来的。可以想象,这种来朝人贡从礼节性、象征性的互访向着掠夺性诈骗交易转变了性质,背后有非常深刻的历史原因和经济贫困方面的原因-一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曾经做过中原的主人,完全了解北纬40度以内“南朝”的富裕和方使。而漠北高原生产生活资料严重匮乏,对中原的物品非常喜欢又不愿意等价交换。贫困与贪梦促成了掠夺的冲动事有不遂则在逻辑上演变为战争,几乎是必然结果。


微信图片_20220428214624.jpg


  除了财政问题之外,2000人的使臣就是两个团的兵力。这些习惯于游手好闲待男斗狠的人,无故长时间滞留,朝廷必须一直管吃管喝。他们没事就成群结队走街串巷私下交易,毫无法纪观念,稍不如意就寻衅滋事,甚至侮辱女性。地方官吏一直都很头疼。

  这次,忍无可忍的皇帝决定拿出自己的脾气来扬一扬国威。听说瓦刺使团竟然来了3598人,他不接受,于是派他的王先生亲自去处理。王振此前就收拾过一个不好好清点使臣人数的礼部官员,有这方面的经验。他自己就是敲诈敛财高手,很清楚这不可能是算术水平差的问题,肯定是官员收了贿赂或者什么好处故意含混其词。这次王先生动了真格的,按着人头一个一个清点,这一点,瓦刺立刻就暴露了。

  脱脱不花、也先、买卖回回阿里锁鲁檀三拨人“自报3598”人事实上买卖回回752人虚报为870,脱脱不花414人虚报为471,也先队伍最大,1358人虚报为2257。三拨人实际总数为2524人,虚报空额多了一千多人。这种事情想一下,你会很吃惊古典社会的运作有多么不靠谱,过度依赖所谓的“良心账”这让双方都不太可能对“契约”保持绝对的认真和敬畏。“来朝入贡”每年大概多少人多少次,应该是有条文约束的,问题在于没有人认真执行。认真的人,要么穷困潦倒,要么因为触犯“潜规则”被边缘化,更严重的可能会搭上性命。瓦刺这次自报3598人,相信不会是第一次“弄虚作假”,而之前都过关了。只是没想到这次皇帝和王先生认了真。

  尽管认真了,王振并不敢对弄虚作假做出惩罚,他只是“实事求是”按照实际人数发给赏赐,同时把虚高的马价拉回到正常市价。情理上说,瓦刺并没有吃亏,只是这次没有占到便宜而已。没吃到空额没像以往那样卖出高价,瓦刺在被清点之后是什么表现,他们是否会因此感到羞愧,史籍中没有记载。但可以肯定的是,大明帝国通过经营“朝贡体系”而控制北部安全的设想从这里走向了终点。在缺乏强大的国家力量和坚定意志做支撑和保护的情况下,任何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都会被证明是天真乃至愚蠢。而对于渴望突破“朝贡体系”的礼节性与象征性而搜取实际经济利益的瓦刺来说,损失也相当惨重。也先曾经通过这种突破,把大量毫无用处的东西强行卖给明朝。在正统十年九月的来朝交易中,瓦刺带来了800匹马,十三万张青鼠皮,一万六千张银鼠皮,貂鼠皮二百张。已经十八岁的皇帝有了判断力,他下令不必全买,只挑选可以用的马买一些,另外青、银鼠皮各收一万张,由政府买单。其余的,瓦刺自由处理,或民间交易或带回去。

  我一直对十三万张青鼠皮这个数量所包含的信息很感兴趣。可以肯定,这么庞大的数量不是“宫廷”少数人的利益,而这个数量更不可能在短时期内靠少数人去完成。所以也先一定是把捕捉、征购青鼠皮当作“创收”在自己部落里加以推广的,他希望用这个方式为自己的部众“谋福利”借此改善民众生活,同时也强化部众对他的感恩和忠诚。作为部族首领他有这个义务也有这个需求。现在大明皇帝和他的政府不肯当冤大头照单全收,他必须自己想办法把各种剩余的鼠皮卖掉,他的部众还等着他带财物回去。由此我又想到,明朝的民间有这么大需求么?也先有什么渠道进行交易?如果他没能把剩余的十二万张青鼠皮卖掉,他该怎么办?他在部族中的威望会因此受损吗?

  可能性很多。他可能并不在乎这个结果,或者他会很不耐烦地呵斥他的部众让他们闭嘴等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些青鼠皮是部众按照规定向他缴纳的“保护费”,是他自己的财产。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眼下这个局面让他蒙受了政治威望和经济利益方面的巨大损失。最大的可能,是他心里憨着一股火恨透了明朝皇帝。现在事情有点反转而且失去了控制,明朝皇帝先前就阻扰了他的强买强卖,这次居然来清点人数了。搞得他颜面全无倒是无所谓,他本来就不讲究这个,而从这个势头看,以前靠压迫和讹诈获取巨大利益这条路可能走不通了。他意识到,走不通的路和关口,阻碍他进入北纬40度的九边,只有靠战争来解决,他跟大明翻脸动手的日子不远了。


(节选自《北纬四十度》,标题为编者所加)


1650506917917723.jpg

编辑:王春亮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抖音扫码
关注@张家口NEWS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