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张家口社会

抑郁症患者趋年轻化

2021-10-20 10:25:16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韩洁

  “我的孩子好端端的,怎么就抑郁了?”10月15日,市民王女士愁眉不展,她实在想不通,孩子本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怎么就与抑郁连在一起了?连日来,记者采访发现,生活中类似王女士这样备受困扰的家庭还有不少,患上抑郁症的青少年并不在少数。我们该如何养育和保护我们的孩子?希望这个问题不再被忽视。

  学习成绩下滑

  张女士怎么也想不到,女儿小敏(化名)学习成绩的下滑能与抑郁挂上钩。10月13日,读初二的小敏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了我市一家心理医院就诊。问诊时,小敏低沉不语,母亲在一旁不禁抽泣起来,“医生,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帮帮我们吧。”说话间,她撸起了女儿的袖子,几道伤疤露了出来。在医生专业的疏导下,小敏慢慢说出了她的痛苦。

  父母一直以小敏的学习成绩为傲。上个学期末开始,张女士发现,女儿每天回来情绪低落。起初,她以为是孩子最近课业负担有些重,累得。有一天,老师给张女士打电话,说孩子在学校莫名地哭了起来,让她赶紧接回去。将女儿接回家,张女士试探性地问起缘由。小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没什么,就是想哭。”听女儿这么说,张女士当时以为孩子只是一时情绪不好,提起来的心慢慢放了下去。一切又仿佛回归了平静。

  再一次掀起波澜是在小敏的一次考试后。她的成绩一向在班里数一数二,可在这次考试中所有学科成绩都明显下滑。老师将这一情况反馈给了张女士,并表示那段时间小敏的课堂状态也不好。张女士心急如焚,劈头盖脸地质问女儿。小敏没有反驳只是沉默流泪。自打那以后,她的成绩更是一落再落,期间,还向母亲提出不想上学,可这在张女士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斥责女儿的想法,逼着她去学校。

  经过一个假期的休整,张女士以为女儿没事了,没想到新学期她的情绪更不稳定了,经常性地、不自主地在学校莫名发呆、哭泣。甚至有一天,张女士发现女儿胳膊上有了几条刚好的疤痕,孩子嘶吼着说:“我不想去学校。”她一下子慌了,这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赶紧带女儿来了医院。

  当日,经过医生专业测试,确诊小敏达到了中度抑郁。回想起三个多月来女儿的种种迹象,张女士很是懊悔,后悔没能及早发现,没有好好地倾听女儿的心声。

  什么也提不起兴趣

  “心情不好,干什么都没意思。”读大四的琳琳(化名)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我市一家心理门诊,一边吧嗒吧嗒地掉泪,一边吐露心声。一旁的母亲陪着女儿落泪,父亲眉头紧锁,一脸消沉。

  琳琳的性格虽算不上活泼,但也不是很内向,学习上没怎么让父母操过心,与同学相处也挺好。可最近两个月来,曾经那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变得沉默寡言,闷闷不乐。

  开学后,她回到学校,刚开始睡眠不是太好,入睡困难,睡着了又容易惊醒。她尝试了睡前喝牛奶,用热水泡脚等助眠方法,但效果都不理想。渐渐地,她上课开始走神,一节课下来没怎么听讲,身心也是乏累的。以前,琳琳总爱和舍友或同学一块儿去外面聚餐,利用周末出去逛逛,到外面走走,可一段时间下来,她不仅对美食失去了兴趣,甚至经常没有胃口,不想吃饭,整个人消瘦了许多,而且仿佛干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整个人成天郁郁寡欢,处于游离状态。

  一位好友感觉到了琳琳的异常,尝试着开导她,陪她到校园里走走。一次,琳琳抱着好友大哭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真的好累,心里特别烦,什么都不想干,就想赶紧解脱,这样什么事都没了。”看着她如此痛苦,好友也跟着流泪,劝道:“跟家人说说,去看看吧。”

  父母听闻了女儿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又惊又悲,有些无措,难以相信女儿的“坏情绪”就是抑郁症的表现。经过心理医生的专业诊断,琳琳确实患上了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需要静养,也需要家人的关爱。

  神经越绷越紧

  前两年,李刚(化名)大学毕业,经过一番求职,顺利进入了外地的一家物流公司。他怀揣着知识和梦想,从象牙塔步入了社会,意气风发地准备在新的领域继续追梦。来到新的环境,他很用心,也很努力,想尽快证明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属于他的天地。

  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李刚出现了睡不着觉的情况,精神状态也跟着下降,他的心理随之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之前那股在工作上的冲劲消失了,消极、灰色的情绪笼罩着他,蔓延到了他整个生活和工作中,人成天混混沌沌、郁郁寡欢。被不良情绪折磨的他,好几次想轻生。 

  “那段时间我的天是灰色的,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人特别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李刚回忆起那段阴郁的日子感慨良多。

  当时,李刚独自在外地工作,这样的状况他自认为不敢也不能告诉家里。公司的领导慢慢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私下找他谈心,鼓励他勇敢面对,并为他介绍了心理医生。经过诊断,医生确诊他患上了抑郁症,并且程度不轻,需要药物来干预。“我明白,想要解脱只有配合医生。”通过情绪疏导,李刚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做到了。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他逐渐恢复了健康。如今,他不仅升成了业务主管,也有了自己的小家。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太好强了,逼着自己适应新环境,逼着自己有所作为,神经越绷越紧,终于有一天绷断了,精神也塌了。”李刚如是说。

   早发现早治疗

  近些年来,我国患有抑郁症的人数呈上升趋势,且趋于年轻化,成为困扰都市人的一种不可忽视的精神疾病。什么是抑郁症?为什么这些年来,抑郁症这个词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怎么来面对抑郁症?

  市沙岭子医院心理科主任李育军说,抑郁症属于一种精神疾病,是情绪障碍的主要类型。患病后主要表现为显著而持久的情感低落,抑郁悲观。轻者闷闷不乐、兴趣减退,重者悲痛绝望、生不如死。同时,伴有睡眠障碍、乏力、食欲减退、体重下降,反应迟钝,记忆力下降,不想做事,不愿与周围人接触交往等。与我们平时一般的情绪不好不同,判断抑郁症着重看两点,李育军认为,一方面,不良情绪一定是达到一定程度的;另一方面,这种不良情绪至少持续两周,一般持续两个月的,且有逐渐加重的迹象。

  “现在,人们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学习压力增大,社会环境浮躁,自我欲望、追求太多,再加之自我情绪调节能力弱等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下,导致了一些人患上了抑郁症。这看似是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问题,实则是一个社会问题。”市民政精神病医院主任医师韩卫军分析。他在这一领域从业30多年,他坦言,这些年来,抑郁症患病率确实呈上升趋势,且愈发年轻化,人们的认识程度比之前提高了,但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韩卫军认为,抑郁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患病后不能正视,得不到及时治疗。通过临床实践,他发现患病后,好多家人不能给予正确的态度,反而加重了患者病情。“作为亲朋好友做不到雪中送炭可以,但一定不能雪上加霜。要放慢节奏,给予他们更多关爱和尊重,而不是一味的焦虑、逼迫,甚至吼叫。”韩卫军说。另外,他建议大家不要总与自己较劲,不要过度地证明自我,把自己的悲喜放到更大的环境当中,有情绪及时倾诉出来,给“坏情绪”找到一个出口。

  “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这是李育军反复强调的问题,也是对抑郁症最有效的一个法则。除了专业的药物、仪器等治疗外,李育军建议患者还可以多做些有氧运动,多抽空到户外走走、晒晒太阳,这些都是驱赶阴霾、舒缓情绪的有效方式。

编辑:李雅雯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