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人物

瓦盆窑

2020-12-22 11:10:25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周晓明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走西豁子,到16中和11中再往西走有一座桥,桥下是一条比较宽的干河,过了这座桥就是瓦盆窑。

  瓦盆窑是一片不太大的地方,为什么叫瓦盆窑?我想这里过去可能是烧瓦盆的地方。我1970年在东风学校和16中住校。我们学校挨着瓦盆窑,我们与瓦盆窑也就有了许多不解之缘。

  在我们学校有住校生和跑校生,住校生大都是解放军军官的孩子。那时,在张家口市,在柴沟堡、孔家庄,都住着大量的部队。一部分部队首长的孩子在这里住校。在开学和放假的时候,会来许多小吉普,这让我很是开眼。有一些部队的孩子很是傲气,看不起地方的孩子,往往这些孩子父亲的职位不一定很高,真正高级首长的孩子还是挺谦和的,没有欺负人的坏毛病。还有少数地方上的孩子比如我,也住校。跑校生大都住在烧瓦盆的小平房里,那些小平房比较简陋,不大的院子养着狗。狗特别的凶恶,汪汪叫着,对小主人却特别友好,摇头摆尾,往身上扑。跑校生的家长大都是建材厂的工人,还有瓦盆窑农业社的农民,还有小手艺人。

  瓦盆窑的路边是建材厂的厂部,再往里走就是烧制砖瓦的窑。整座窑像一条大船,烟雾燎绕、热气腾腾,窑边有许多砖堆。工人们工作十分辛苦,光着身子穿一件破烂的汗衫,汗流浃背在那里工作,满脸的苍黑,驾着一辆木制的手推车,为了减轻车子的重量,前面还有一头毛驴。那个工人一边吆喝着毛驴一边拉车。也许他就是我的某个同学的爸爸。烧制砖瓦是一个复杂繁琐而又充满技术含量的工作,其过程纷繁漫长。要运土、和泥、摔砖坯(或瓦坯)。运土是力气活,和泥是有讲究的。做成的砖坯(或瓦坯)齐整摆好,之间要留缝隙,需通风、晾干,让其干透。之后才是土窑真正大显身手的时候。干透砖坯(或瓦坯)进窑,码好、堆好。接着,就是点窑了,点窑之后,便是高温烧窑。火势的控制也颇有讲究。

  瓦盆窑再往前走就是连绵好几里的土山,满山遍野的全是玉米、谷子、黍子等农作物。尤其是玉米。从破土出芽到拔节吐穗,模样昂扬,气质清新。转眼间,夏日的燥热渐行渐远,秋天来了,玉米原先的翠绿换了容颜,玉米成熟了。经过阳光照耀的玉米,籽粒饱满、色泽光亮,一个个的大棒子茁壮威武。我们对这片土山有着深厚的感情,夏天我们帮老乡锄禾,天旱的时候我们帮着挑水抗旱,为庄稼的丰收献出自己辛勤的汗水。

  我在住校期间经常到土山上去玩。土山上不仅长满了庄稼,还有少许的酸枣,那时候食物馈乏,酸枣就是我们喜见的食物。还有辣辣根、醋溜溜,醋溜溜不是酸溜溜而是一种能吃的野草,也有一种酸味。土山上并没有多少吃的东西,但我还是一次次地寻找,那时候的事情想起来令人心酸。土山上还有好几块坟地,每一处坟地都有几十个坟头,坟头上长满了萋萋荒草,路过坟地心里面难免惴惴不安,有的坟头时间太久已经塌陷。再往前走就是石山了,山坡和山谷长满了树木和青草,葱葱郁郁、茁壮成长、遮天蔽日。草地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蝴蝶在飞,昆虫在叫,鸟儿在歌唱。这几年,国家年年植树造林,为荒山披上了绿色的盛妆。

  1975年我们家搬到了瓦盆窑,那时候瓦盆窑盖起了5座三层楼房,每个单元3户人家,水管子和卫生间都在走廊,没有暖气,取暖靠生炉子,煤房在楼下。家里有一间半房间,门外还有一小间,可以放一张单人床,亦可住人。那时候我上初中三年级和高中一年级,学习不好但酷爱写诗,肚子里面空空,没有多少知识文化,但还觉得自己挺那个的,幼稚啊,令人发笑。谁都年轻过、谁都幼稚过,严酷的生活会教训我们。

  瓦盆窑的高潮就是赐儿山了。据传说给人间送子的麒麟曾降临此山,留下趾印,许多人前去祈求子孙都如愿以偿,这座山故名“赐儿山”。再往上是云泉寺,里面是庙宇。该寺建于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有着600多年历史,是张家口市区最古老的寺庙。老人们讲“先有云泉寺,后有张家口”。“文革”期间庙宇遭到破坏。赐儿山有风洞、水洞、冰洞,水洞里有水,大概是泉水;冰洞里有冰,夏天也有冰;风洞被堵着。再往上走就是山顶了,半山腰有一个小亭子,山顶上有一个小亭子。到了山顶可以看到全市的面貌和山后一大片地方。

  云泉寺来过许多名人。康有为游赐儿山、云泉寺时留下《雪登云泉寺》的诗:“山县关城早,天寒日暮然。夕晖千白雪,吾爱云泉寺。日出松石上,诗清情复幽。后人今不见,应共忆斯游”。郭沫若曾游云泉寺,并题诗“元榆明柳留青春,更有二洞甚奇异:一洞凝冰是洞泉,冰如坚石泉如醴。”寺院中有一棵元榆,栽于1366年(元至正二十六年);有一棵明柳,栽于1395年(明洪武二十八年),被称为元榆明柳,为云泉寺双绝。

  如今的瓦盆窑已经面貌大变了,高楼林立如海如潮,有好多的高档小区。马路宽敞,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一片熙熙嚷嚷。饭店挨着饭店、商铺挨着商铺,餐饮业十分发达,到了夜晚霓虹璀璨、华灯耀眼,人头攒动、汽笛声声,十分的热闹。遥想过去这里荒凉破败、人烟稀少,只有一个卖酱油、醋的小卖部,还卖一些咸菜、黑糖、煤油等东西。还有糖精,那时候人们吃不起糖,做棒子面窝头、丝糕,就放点糖精。喝水也放点糖精。想想过去、看看今天,真是天上地下、换了人间。(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