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人物

老倌车(二)

2020-09-01 09:22:47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刘振瑛

  老倌车用桦木或榆木做成,由蒙古黄牛驾着,每辆车载重七八百斤,也有说每车拉五六百斤。据现年80岁高龄的旅蒙商杨兆德老先生回忆,每车拉4袋盐,每袋盐200斤,当为800斤。

张库大道上的驼队。

潇潇洒洒张家口人。

大盛魁的驼队。

  牛车运输为春夏两季,春四月出发,八月底归回,再晚也要十月归回,因为牛需要一路走一路放牧,而这两个季节草原水草比较丰茂。车队每年出发的时间差不多,都在清明青草发芽时节。老倌车每天行三、四十里,正常情况往返圐圙要六七个月的时间,稍有耽搁,往返一趟十几个月也是常有的事。崇礼县高家营镇黄土窑子村的张锦老人说得更为准确:“每年洋火火花开的时候,车队就得出发。上秋返回,走一趟库伦往返需半年时间,多则十个月或一年。”

  老倌车组织活动形式是每一百辆车为一个商队,人们称之为“一顶房子”,有的大户一家能拥有几顶房子。当然也有四五十辆车的小房子,但是由于路途艰苦,车队为防匪人路劫,牛车少的人家常常几户凑成一顶房子或数顶房子搭伴一起走。

  老倌车队出发时,拉车的牛都已饱食一个多月的精料,个个膘肥体壮。出发前两天,驾车牛全部停喂精料,因为吃得太饱易上火闹病。

  出发前要举行祭牛仪式,准备出发的老倌车都按各自所属的“房子”集结在一起,领房人带领大家祭牛。祭牛仪式很简单,人们在宽敞处摆几张高桌,中间高桌上置一尊香炉,两边高桌上堆满各式供品。领房人焚香后,用五尺长的一条红布系在牛角上给头牛披红挂彩,人们依次跪地给头牛磕头,祈求平安。最后,把上供的点心掰碎分别喂给准备出行的牛吃。领房人观察一下车队,如果没有什么情况,高亢地吼一声“走啰!”车队便吱吱呀呀地开拔了。

  张家口的大境门、张北的南天门、万全的洗马林、崇礼的陀罗庙一带河滩上,每年春季都要举行这样的祭牛仪式。现在听起来这古老的仪式似乎带有迷信色彩,然而宗教般的虔诚从另一个侧面显示着商道的无限艰险。

  行进中,商队领房人骑马在前面带路,最健壮的牛作为头牛,拉头车。头车很威武,左车帮上插一杆红地黄色圆形图案的商旗,右车帮上插一杆装饰着红布条的长矛。头车上不拉货物,只坐外派掌柜,捎一些路途必需的生活用品,赶车的老倌都跟着车走,不能坐车。

  老倌车车队每十辆车组成一链,配一个老倌,老倌只管每链的第一辆车,后面每头牛的缰绳拴在前一辆车的尾杠上,自动跟着走。每链最后面的一辆车牛脖子上挂一个铁铃,走起来叮叮当当,十分悦耳。尤其是晚上,一旦听不到牛铃的叮当声,那就说明是出了问题。老倌车的车辕上都挂一个装着麻油的油壶子,走个十几二十里,赶车人就要给车轴淋上几滴麻油以增加润滑,一壶油可用一个来回。崇礼县水泉坝的一位老乡家中至今保存着一个老倌车用过的油壶子,笔者曾经想征集这件物件,但是遭到拒绝。理由是这油瓶中尚存的一层油底子是治疗癌症的绝好偏方,非常珍贵舍不得卖。一个油壶子之所以能够成为“圣物”,也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人们对于商道这段历史的怀念和崇敬。

  牛车在草原上也是夜行晓住,每天休息时牛卸下车去草地吃草,人就地吃饭、休息。十几二十名老倌、伙计一路轮流负责放牛、做饭等杂役。

  商队是一个战斗集体,从外派掌柜、领房、镖师到老倌、杂役只要踏入商道,大家走道是一条道,吃的是一锅饭,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各尽所能,各司其职。不过,每天的行程,行进路线,在哪里打尖休息,哪里住宿、放牛都要由领房人说了算。

  在通往大圐圙、恰克图的漫漫商路上,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老倌车在流动。他们也和骆驼队一样,一路要经历无数艰辛。

  旅途中,牛病死的事经常发生。如果死一头牛,人们会把牛皮剥下来拉上,把牛肉吃掉,而这辆车所拉的货物,就分摊在其他车上。再死一头牛,还是这样。如果死三头牛,只能忍痛将货扔掉一些。因为每头牛的负重已至极限,若要加载,会累死更多的牛。路上发生意外时,一般由外派掌柜负责处理。

  如果一个老倌车队中的牛染上了瘟疫,牛大批死亡,这趟买卖就赔定了。这种“人力不可抗拒”的情况一旦发生,车主和雇主相互之间没有赔偿责任,雇车的买卖家只能认倒霉,而养车的主家往往就得破产。桥西区新华街王静德的祖上也是跑大圐圙的。老人讲述了一个更为悲壮的故事,一次,一个老倌车队的牛死亡过半,养车的主家悲痛至极,夜半无人时,竟然把两辆老倌车架了起来,自缢而亡。

  养老倌车的主人和车倌们虽然是在用毕生精力拼搏商道,但是他们的收入也确实不菲。记下的一件小事足以说明问题。南天门、菜市、稍道沟、四岔、石匠窑一带农民的祖辈,大都是跑草地赶老倌车的车倌。他们靠每年一次,每辆车一根,从乌兰巴托拉运轻浮皮张时,绞车用的绞棍的积攒,盖起了清一色的柏木做椽的房屋。直到今天,他们在拆除旧房时还会扒出来自草原带回来的柏木椽子。拣来的利润如此,精心谋划、苦心经营的利润不言而喻。

  唐寿峰《中俄蒙贸易及陆运》一文采用了俄罗斯官方的一份统计资料,当时,“俄国驻恰克图商务专员对我方运到恰克图的货物,采取以骆驼和牛车为计算单位。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运到恰克图的货物为3450驮和1420车;1829年增加到9670驮和2705车。”看来,老倌车是到达了恰克图的,只是不如驼队的运量多罢了。(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