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人物

我与明德北街

2020-06-30 10:43:00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周晓明

   

  1970年我家搬到了明德北街西大街1号院,在这之前我们家在明德南街35号院居住。

  那时我家住南房,南房和北房比,冬天冷夏天热。北房俗称正房,是冬暖夏凉的好房子,是我们全家人向往的好房子。7岁我听爸爸妈妈三姐眉飞色舞地谈论着将来的房子,这是爸爸带来的好消息。爸爸的单位--地区商业局,给我们家盖了两间大正房,我对新房充满了期待。三姐看过新房,抱怨新房的玻璃结满冰霜,给我的期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新房是个啥样子,那个大院又是啥样子,我一遍又一遍地想。我们住进了新房,大概在冬天。两间红砖红瓦的房子屹立在一群青砖青瓦和土坯的房子中间。房子不是砖铺的地面,也不是水泥的地面,而是一种白灰渣子铺的地面。这种地面不好,比砖铺的地面差,一扫地一层灰,地面变得坑坑洼洼。

  和明德南街比,明德北街是偏僻的、冷清的、“荒凉”的、寂寞的。明德南街紧连着热闹非凡的武城街,青年门市部,再往东拐就是大众影剧院和巍峨气派的展览馆。明德北街车少、行人少、商店少、楼房少,特别是西大街两边都是民房的后墙,半天才过一辆汽车。

  离我家不远处是解放军某部队招待处,招待处的北面有一处气度不凡的院落,是地委的一个机关,还一度是地区党校。那是清代官衙建筑也是察哈尔都统署旧址,始建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民国十七年改设行署,又为察哈尔省政府驻地。1941年为“德王府”,有250年历史。

  “德王府”的后面,是我的小学同学李月红家。他的爷爷是13级干部,那个时候他家就有一个沙发。部队招待处的墙边有一个有线广播匣子,每天晚上七点,播放冯心先生说的长篇小说连播《高玉宝》、《金光大道》。马路边上聚满了听广播的人群。播小说的时候鸦雀无声,小说播完人们呼姐喊弟纷纷散去。除了样板戏的人物郭建光、杨子荣,冯心先生是我最敬仰的人物。2018年我在《张家口晚报》上读到了许多冯心先生的文章,又勾起了我童年的往事。

  明德北街也叫上堡,真的很荒凉,只有一家小商场,一个小饭馆,还有一个小馆只卖烧饼不卖饭菜。烧饼是平面的,不是螺丝转的,很好吃。又酥又软、香咸适口,6分钱一个。因为只有这一处卖烧饼的,还因好吃,买烧饼要排队。现在卖烧饼的太多了,各种各样的烧饼,唯独没有了这种烧饼,这是让我怀念一生的味道。

  明德北街越往北走越窄,感觉高山的逼近。旁边有轳辘把巷、花巷等小巷,还有朝阳洞、牌楼等古迹。如今都不见了,但还有朝阳洞小学及公交站牌证明它们的存在。

  刚搬到明德北街住进了正房,全家人自然是一片欢喜。我们还在房子里捡到了一个大海碗,可能是干活的师傅丢掉的。我妈说,谁说搬家三年穷,我说搬家三年富,证明之一就是得到了一个大海碗。

  搬进新房不久,白纸糊的顶棚上开始滴水,越滴越大不得不用盆子接,就像屋漏一样,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冬天盖的房子,瓦下的泥土很快冻成了冰。屋里一生炉火、温度升高,冰土化开滴水不断,活干得差劲无比,最后整个顶棚都塌下来了,这是新房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

  那时城市里是可以养鸡的,春起买十几只小鸡崽,有的得病死了,有的活了下来,长成了漂亮的耀眼的大公鸡和下蛋的母鸡。大公鸡称王称霸多吃多占不时地鹐其它的鸡,等大公鸡长大了就宰杀了吃肉,母鸡最后也是要被宰杀的。在明德南街我家就养鸡,到了明德北街我家还养鸡。喂鸡我是在行的,喂鸡大多数是剩饭剩菜,还有小米,把白菜帮子剁碎拌上棒子面。

  春天,妈妈就死了,她生养了4个孩子,大姐、二姐、三姐和我。她经历了战乱,跟着爸爸从农村来到了城市。她去世很早,才40多岁,她走了,最爱我的人走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棵草。爸爸和后妈结婚了。回到家里家里有了许多变化,墙壁上挂满了镜子,镜子的上方有伟人头像,下方边角有革命圣地(韶山、井冈山、遵义、延安)的图案,桌子上摆满了伟人的瓷像,这都是人们给爸爸和后妈的结婚贺礼。明德北街是我的忧伤之地,爸爸和继母没有恩爱几天就开始打架,甚至春节期间也不挂免战牌,家里没有一点温暖的气息。直到1974年爸爸死了,我也就离开了明德北街。从1970年到1974年国家发生了许多大事情,人造卫星的发射成功、尼克松总统访华、中国恢复了联大、四届全国人大胜利召开,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也在人生的风雨中长大成人。

   明德北街的最北端是大境门,这座有着370多年历史的城门,就像一部音乐作品的高潮,在张垣大地上奏响。大境门是张库大道的起点,是民族团结的象征,是对外开放的象征。“火车快出不了大境门,牛车慢一年一趟大库伦。”(古民谣)大库伦就是乌兰巴托,“乌兰巴托之夜,那么静、那么静,歌儿轻轻唱、风儿轻轻吹”。站在大境门上登高望远、云淡风清,天高地阔、心旷神怡,我的心中涌起了万丈豪情。张家口人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有敢为人选的勇气,一定会在新的时代书写更新更美的篇章。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