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人物

春节往事

2019-01-23 09:43:04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靳祥(张北)

  2018年2月16日狗年春节至2019年2月5日猪年春节整整354天,一眨眼就到了。好快好快的新年时空脚步啊!置于身心亲历的越来越红火的、眼里红火的、肚子里红火的、满屋满街都红红火火的中国年,不由得把我带到从前老家的村庄、院落,童年春节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童年的春节。儿时,一到冬季,就日日盼望过年,等到新年将至,乐得脚不沾地。跟着大人脚前脚后瞎忙乎。土窑里土窑外,院落内院落外,处处喜气洋洋,其乐融融。春节前的十几天,父母亲忙得操办大年,我大哥开始写对联,画年画。我是大哥的助手,因为我最喜欢的是:迎新年的写、贴对联和元宵节的“打柳子”拜年活动。

  写对联是我大哥的强项,他在张北师范读书三年,是书画好手。临近除夕前十几天,他就先给邻居写对联,然后再写自家的。写对联之前,按照大哥的吩咐,我先裁剪大大小小的红纸,然后再研墨,寸步不离开大哥身边,十分听话。大哥写的对联十分美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书,什么楷。大哥只告诉我那是美术字,是一种艺术,写起来很费功夫的。贴在屋里墙上的对联叫“炕帖”。比如:勤俭持家年年有余,诚实厚道岁岁无灾。贴在家门口的叫“家门帖”。比如:父辈精耕细作千缝万纳育儿孙,晚辈孝道读书一心一意报家国。贴在街门口的叫“街门帖”。比如:驴骡拉磨不停蹄莜面如白雪,牛马套车无闲脚谷米似黄金。对联写好后,还要在对联的上下两面画上什么图案,加以装饰。

  还有一件事,那是必须做的,就是写给本村张老师的对联。上联:布衣一身油灯阑珊处捧着丹心相赠;下联:树人百年心血付诸童身后两袖清风。对联写好后,大哥还在对联的上下两头精心地画上几朵黄花,表示祝福。然后,在大年三十之前,我和大哥亲自送到张老师家。我们家哥妹五人都是张老师教出来的,咱们不能忘恩啊!大哥常对我们说。

  记得小时候,村民们还讲迷信。村里有一座“龙王庙”,庙殿里的“龙王”、各路神仙人物塑像,雕画得活灵活现,很恐怖。父亲是村长,每逢春节,父亲总要自己买上红纸,嘱咐我大哥写上宽幅的对联,父亲亲自贴到庙殿。上联:龙王神仙保苍生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下联:黎民百姓敬庙殿衣丰食足六畜兴旺。其实,我想这是当年父亲和村民们一种精神依托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方式。这座“龙王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被拆除,“龙王庙”改成了村里的供销合作社。

  还有,我们哥俩十分关注村里的“小曲儿”班子。首先免不了给“小曲儿”班子的“包头”化妆堂屋门口贴上一副宽宽大大的对联。上联:他演谁像谁谁演谁谁就像谁;下联:你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大哥说,这副对联是集娱乐性、趣味性于一体,寓意较好,对仗工巧。有一年春节,大哥还把“小曲儿”班子从前演唱的“回关南”老戏改编成“白山一家”新歌剧。他还亲自扮演剧中“恶霸地主”的角色。

  离我们村三里地的元房子村有个“鼓匠”班,由来已久,闻名于十里八村。有一次到我们村出演,得知我哥书画的名气。李班主找到我哥,要我哥为他们“鼓匠”班写一副班训。我哥欣然接受。上联:五音(五音,指音乐乐谱中的五种音调)配调高音低音乐章奏各族人民风采;下联:九弦(九弦,指三弦、四胡、二胡,共九根弦)汇韵声乐器乐佳曲承中华传统文化。李班主看后拍手叫好,他还为此“班训”谱了曲,做为“鼓匠”班出演时的开幕曲。

  写完对联之后,大哥还要画年画---醒狮卧松:一头狮子安祥、稳健地爬卧在大松树下,抬头目视远方的滚滚东海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大哥还给画两边配上一副对联。上联:新中国福如东海长流水;下联:父母亲寿比南山不老松。这幅画大哥要亲自贴在父母亲住的东窑墙壁上。他让我站在地下,给他看着、瞅着,高了,还是低了?正不正?那时候,我虽小,但兴趣十足,乐此不疲。

  那时候,正月初一村里的“小曲儿”班子就开始登台演唱。什么“回关南”“翠云娃娃找女婿”“挂红灯”“五哥放羊”等剧目曲调到现在我全会唱,词句也记得忘不了。从初一一直唱到初十,我是天天到场不缺席。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小曲儿”班子要走街“打柳子”拜望人。演员十多人要“包头”化妆成各种角色。每到一户街门口,户主早已点燃旺火,鸣鞭放炮,全家人齐站门口迎接。我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等到锣鼓点儿一停,我即刻竖起耳朵听她们唱,背唱词:这家门楼盖得高,房上长着灵芝草。前边院里拴骡马,后面院里垛元宝。吃水不忘挖井人,吃米不忘种谷人。翻身不忘共产党啊,幸福不忘毛泽东。

  村子从西街到东街,足有二里长,“打柳子”活动结束要到半夜,我才回家。那是我最兴奋、最活跃的时光,半点儿也不觉得累,只是饿了。娘给馏热黄米炸糕,从火盆里端出砂锅熬白菜豆腐。我能吃七八个黄米炸糕,半砂锅熬白菜豆腐一口不剩,然后钻进娘早已给焐好的暖暖的被窝里,我心里觉得满屋子、满院落、满世界都是暖暖的,融融的。

  如今我们进入了新时代,生活太富裕了,今非昔比。童年时,虽然物质匮乏,但百姓精神饱满,风貌旺盛。白菜豆腐的素而清、苦乐年华的勤而俭已融入一代人的灵魂。加之改革开放40年全国上下撸起袖子加油干,成就了我们今天前所未有的幸福。正如这副对联写的那样。上联:社会主义新时代民族复兴百年梦国强民富;下联:国际美誉赞神州一带一路五洲行家好月圆。

  (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