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眼

奥运来了 生态屏障张家口能向北京要什么

2015-05-05 08:44:41  来源:经济观察报

  4月初的一次沙尘暴,让张家口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紧张了一把,那几天张家口的空气不太好,主管环保的副市长来到环保局,召集气象部门、环保部门开会找原因。会后,环保局的所有科室各留一人,其他人员分别到周边县、企业去排查是否有偷排偷放行为,持续一周时间。

  张家口市环保局的一位官员说,虽主因是风沙,但也不能坐视不管,必须去排查有没有一些会产生大气污染的因素。“排查是常态。”

  近期,该环保局的部分工作人员在手机上安装了一款名为“河北AQI在线”的APP。以随时查看张家口AQI(空气质量指数),一旦升高,或许就要马上“动起来”。

  河北的各个设区市都在治理大气污染,排名下降就要挨批。对此,张家口市或显得更为紧张些,它处于北京上风上水区,是北京的生态屏障。

  而让张家口市发改委官员“紧张”的是经济发展数据。去年,张家口市生产总值仅占河北省的4.6%,全部财政收入仅占6.1%,前者在11个设区市中排名第8。

  这两个部门的官员有个共识——张家口的经济发展受制于生态保护,其为涵养京津水源等作出了很大牺牲,应该尽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但多年呼吁和沟通,未果。

  在张家口市发改委官员看来,张家口最需要解决的是产业问题,这样才可能更好的保护生态,京津冀生态环保一体化才有可能。

  紧张的环保官员

  每个月,环保部都会公布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排名,如果排名比上个月低,“省里的领导都会过问,市里主管领导压力大。”张家口市环保局官员陈晨(化名)说,“每天早上一起来,(如果)看到蓝天白云,舒了一口气。”

  张家口曾是全国污染最严重城市前十名,但现在其空气质量已经不错,已在长江以北37个监测城市中保持最好水平。张家口市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该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315天,同比增加30天,达标率86.3%。去年10月,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全国“16座‘洗肺’城市榜单”,张家口是河北唯一入选城市。“现在空气质量比较好了,要再上个台阶的潜力小了,”张家口市大气办主任李铁说,相比石家庄等河北省空气质量较差的城市,治理难度更大。而也正因为如此,张家口从省里能获取到的大气治理资金,相比石家庄、邢台、保定等城市少,因为它们污染较重,要治理的项目更多。这对于财政收入在河北靠后的张家口,又是一份压力。

  另一方面,张家口处于北京上风上水区,北京官厅水库入库水量的80%、密云水库入库水量的50%都来自这里,其境内的闪电河是滦河源头,也是天津水源地之一。加上生态环保一体化的背景,治理大气保证空气质量,被当地官员视为一项“政治责任”,抑或“政治任务”。

  这份“政治责任”,在张家口市林业局副调研员武云峰的印象中,早在2000年就有了。那时,张家口市按照“为京津阻沙源、保水源,为当地增资源、拓财源”的总体要求,大规模开展造林绿化。截至2014年,该市共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京冀生态水源保护项目等重点林业工程200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36%,相比2000年增加15.6%。

  “充当首都的生态屏障,在那时(2000年)开始有了这个意识。”武云峰说。在去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中,张家口被定位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重新定位后,要有重新布局的考虑。树种结构、造林模式,都要向水源涵养区定位靠。”武云峰说,以前主要栽种风沙林,现在以水源林为主。

  贫困的张家口

  一如环保“紧张”的,还有张家口的经济。

  张家口市发改委农经处处长胡灏将张家口所在区位形容为“灯下黑”,在“环京津贫困带”上,张家口有11个县登上榜单。

  去年底,张家口市还有94.76万贫困人口,占460万总人口的2成多,在河北省比重最大,其城镇居民和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列河北省倒数第三、倒数第二。

  国家级贫困县赤城县是一个缩影。

  赤城县地处北京上风上水区,是首都的生态防护屏障和饮用水基地,保障北京的生态安全和供水安全成为“义不容辞的政治任务”,有说法是“北京一盆水,半盆来赤城”。赤城县限制资源开发,近年来,共砍掉70多个可能造成水源污染的经济合作项目,年利税损失上亿元;关停、压缩化肥厂、造纸厂和人造板厂等59家企业,县财政每年减收约5000万元。

  这样的措施还包括,从2002年开始,在全县范围内实行舍饲禁牧,仅养殖业一项,农民每年减收6500多万元。从2006年开始的“稻改旱”,已完成3.2万亩,年均为北京多输水2000多万立方米。北京每亩补助550元,但农民每年仍减收2048万元。从1992年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已达24.9万亩,其中大部分为生态林,无经济效益,每年减收2.6亿元。

  资料显示,与赤城县相邻的延庆县,归属北京,待遇截然不同。赤城县133万亩国家重点公益林,每亩补助15元,北京市公益林每亩补助40元;赤城县专业护林人员月均工资200元,延庆县500元,并将重点林区全部列为生态村,村民全部享受护林员待遇,每户年均工资约1.5万元。

  到目前为止,张家口市先后关闭了存在污染问题的企业600多家停产治理280多家,对有污染问题的项目,不论经济效益多好,一律不准上马,放弃了20多个效益好的项目。

  可合作,难补偿

  为脱困,张家口市尝试的一种路径是,呼吁建立生态补偿机制,但目前尚未成功。

  京张的生态合作其实也早已有之。从2006年到2013年,北京市分六批安排水资源环境治理合作资金约8853.32万元,支持密云、官厅水库上游张家口地区发展节水农业。在林业生态建设领域也有合作。一是实施了京冀合作生态水源保护林工程,从2009年至2015年,预计总投资4.5亿元;二是实施了京冀森林保护合作项目,两期共投资2500万元;三是建立了森林保护联防联控机制。

  在2008年开始的京张协作蔬菜膜下滴灌工程,北京市农委共已支持资金7000多万元。前述的赤城“稻改旱”也是合作项目。

  张家口市发改委经合办主任马建民认为,这些合作还是零散单一的、不成系统的,有用但没有形成合力,还没有建立起京津冀三方共同治理受益的体系。

  北京、张家口合作申办2022年冬奥会,一度被认为将给两地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或其他政策机制带来契机。

  崇礼县是京张申奥中张家口唯一的赛区。去年该县的造林投入为4亿元,而过去多年乃至10余年的投入为3亿多元。悬殊背后,是申办冬奥会的红利。前者的流向多集中于滑雪场、“迎宾”道路(比如张承高速)两旁等的造林。

  崇礼县林业局副局长刘继华透露,4亿元主要是河北省的投入,能否通过申奥为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带来实质突破,目前还很难说,某些方面可能要取决于申奥能否成功。

  刘继华目前的想法是希望北京加大与崇礼的造林合作,“北京也想多造点林,也想出一部分钱去别的地方造林。”

  武云峰看到的一个积极变化是,近几年京津冀包括周边地区,在“大面”上造林,基本上是统一的,基本做到相互通气;在方式、布局上,基本做到协同,“搞一张图”。

  生态补偿机制的搁置,在马建民看来,主因是京津冀三地对此认识不统一,河北省在生态补偿机制合理建立方面,寄予的希望远大于北京和天津。

  马建民说,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会形成良性循环,但“还比较遥远”。他提出的建议包括,建立京津冀区域生态建设协调机构,即在政府层面建立统一合作管理协调机构,负责做好生态补偿建设的协调、组织和领导工作;同时建立健全规范区域生态补偿的法律体系,本着“谁治理谁受益”的原则,进行多元化的生态补偿等。

  产业难题

  胡灏认为,不要对生态补偿抱太大希望,“没有产业发展,就算一年给五六个亿发展生态建设,也保护不好生态。”

  或可佐证这一说法的是,北京市环保局水和生态处处长韩永岐近期对媒体表示,官厅水库在治理上比较复杂,因为水库面积只有五分之一在北京,剩下的区域在河北,其水质变差与张家口地区工业及生活污水排放治理不到位有关,因此,改善官

  厅水库质量,涉及京津冀联防联控。

  另一个表现是,因京津冀三地经济差异,造林标准不同,北京几千元上万元一亩,张家口400元一亩,整体防护效果自然受到影响。“北京今年栽的可能今年就成林了,张家口的还要等好几年,”武云峰透露。

  在胡灏看来,生态保护是一个地方内在和外在的需求,以张家口来说,内在是自己,外在是中央、北京。“张家口当前吃饭是首要的,中央和北京关注生态问题,包括水问题,”他说,客观讲,张家口不可能给北京供应太多的水,“华北地区都是超采区。”

  张家口其实是严重缺水城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399毫米,仅为全国平均值的五分之一。

  对于产业发展,张家口目前的路径是发展“四型经济”:奥运经济、园区经济、生态经济、县域经济。但张家口市多名官员透露,目前的局面是“有奥运、无经济”,园区方面企业项目还太少。

  胡灏说,张家口经济发展这么多年,仍是传统的电力、钢铁和烟草为支柱产业,“自己的产业养不活自己,处于低水平状态,产业总是跟不上国家的步伐。”

  张家口市发改委综合处处长杜志强认为,张家口想引进的产业如果进来了,会形成一个科学发展模式,“但进不来,想要的产业也是发达地区想要的,高科技、低污染、低耗能。”这里包括对北京产业转移的对接,但张家口的环保门槛高,加上竞争优势条件不够,很难吸引到。

  胡灏说,张家口可以是资源型产业结构,“北京的官员、专家来调研时,我曾和他们说过,张家口的最大梦想是能够实现资源的自我发展,自己靠产业发展起来。”但他同时认为,张家口的产业一直突破不了,也就是想不到好办法去发展。

  “如果这个产业问题想清楚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始终突破不了,难点就在这。”胡灏说。

责任编辑:任冉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