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马辉司令员率部抗日故事之二:麻田岭夜端钢架房

2021-03-16 09:16:07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贺宝贵

  开国少将马辉司令员身经百战。他率领的部队在蔚县打了两仗,第一仗是九宫口马头山七天阻击战,第二仗是麻田岭夜袭钢架房。比我老一辈老两辈的人,不少人知道马辉司令员部队打这一仗的故事。

  侦察排长杨永堂和班长辛大林去蔚县办事回到部队,立即向马辉司令员报告,发现在蔚县麻田岭下的北山坡上有一栋钢架子房,驻守着日军。这个情报是和御甲沟情报站的同志们反复了解落实的。那是因为日军最近调动频繁,为防止八路军破坏公路,特意在这个山口处增加40多个日军,以配合南山上的伪军护路和转运军用物资。

  马辉司令员立即向晋察冀军区领导报告,几位军区领导经过研究,觉得机不可失,说日军刚到,可以“欢迎”他一下。同时把任务交给马辉司令员部队。马辉司令员为了心中有数,更有成功的把握,带着几个连队干部亲自到麻田岭查看地形。

  麻田岭位于蔚县的东南部,它和北面不远的九宫口马头山一样,峰峦陡立,峥嵘险峻。张家口通往保定的公路在两山之间的纵横峡谷中穿过。两年以前,日军就在路南的山坡上构筑了炮楼,平时经常有伪军一个连驻守。这次日军的钢架子房,架在路北峭壁上面的一个山坳里。

  马辉司令员拿起望远镜观察,发现钢架子房深入地下一米多,而且四周还垒着一些大石头,显然是为了防冷和防风的。房子顶部有一个烟筒,看来里面还生了火。

  日军在北面,伪军在南面。伪军的炮楼比日军的钢架子房高出有一二十米。这一高一低可互为依托,互相支援。敌人的布局还很巧妙。但是,尽管敌人费尽心机,也徒劳无益。经过查看,马辉司令员通知部队,把隐蔽接敌的途径选在钢架子房东面的两条山沟里。

  当时部队住在龙华县的南北城司,距离麻田岭200多里,途中不仅要钻山沟,攀悬崖,而且还必须翻越2000多米高的东甸子梁。所以,要打好这一仗,首先要攻克的难关是长途跋涉。

  经过商量决定由马辉司令员带领二连和三连执行这次任务。这两个连战斗力很强,部队的军政素质好,战斗情绪高昂。把任务向他们一传达,刚提到做好长途奔袭的准备,两个连的干部们便诙谐地说:“走路对我们来说早已成了张飞吃豆芽---小菜!”

  部队经过充分准备,满怀战斗豪情地从驻地出发了。经建城司,过安妥岭,出金水口,翻连巴岭,一气就干了120里。

  天渐渐黑下来了。部队经过一段快速行军,赶到了涞源县的北李庄,按计划在这里宿营,第二天翻越东甸子梁,直插麻田岭。

  东甸子梁是一条又宽又高又长的平顶大山梁,海拔2000米左右。寒冷的冬天,梁上的气温下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当地群众一到冬天都不敢过梁。他们说“能上得了山,但过不了梁”。当地有这样一首歌谣:“甸子梁,高又长,大雪风暴似虎狼,飞鸟到此绕道走,自古神仙难过梁。”

  不料,第二天下起了鹅毛大雪。群众担心部队冻坏身体,热心地劝说不要上梁了。政委黄连秋对战士和群众说:“乌江,金沙江,大渡河我们闯过,4000多米高的大雪山我们越过,眼前这小小的一个山梁算得了什么!”同志们告别了好心的群众,出发了。快接近中午的时候,踏上了上甸子梁的征途。然而,甸子梁毕竟是甸子梁,它和长征时爬过的雪山不同。长征路上的雪山虽然高大,但当时的节令是春末夏初,而现在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季节。所以,必须高度重视,防止冻坏。马辉司令员和政委找来两个连队的指导员,让他们仔细检查一下部队的服装,要求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准冻坏一个人。果然上了山梁,确实冷得要命,风卷着雪粒,打在脸上,针扎似的生疼。西北风如同小锥子往骨髓里钻。大家虽然都穿着很厚的棉袄棉裤,可被呼叫的风一吹,如同穿着单衣一样。不知是向寒冷挑战,还是歼敌心切,队伍越走越快了。

  这时忽然从队伍里传出一阵说笑声,一名战士说:“这里一马平川,真是天然的牧场,等抗战胜利了,我们可以来这里办一个军马场。”“办军马场不如植树造林,要是这甸子梁上覆盖着一层针叶松,简直比我们小兴安岭还美。”来自东北的三连一班长王友田说。

  傍晚的时候,部队翻过了甸子梁。战士们与风雪搏斗了五个多小时,个个仍然是精神抖擞,没有发现一个人冻伤,更没有掉队的。

  部队来到了麻田岭南面的一个小村庄,准备在这里稍加休息。情报站的同志们为大家准备了晚饭。老百姓听说要消灭山上的日军,个个喜上眉梢。村里的青年民兵马金坡主动提出当向导。其实,这里的地形马辉司令员他们并不陌生,加上前两天又来察看过,可以说八九不离十。但为了更有胜利的把握,防止夜间发生意外,还是答应了马金坡的要求,由他为部队带路。

  经过向西一阵疾进,部队准确地进入了日军钢架子房以东的两条山沟。

  按预定方案,二连负责控制炮楼里的伪军,三连主攻日军的钢架房。

  三连长宗守礼和指导员姬长馥分别带着部队,一南一北朝钢架房迂回包围。战士们借着沟坎,步步向前接近。可就在宗守礼刚要发出行动信号时,有一个敌哨兵像“嗅”到了什么,猛然间端起枪,朝正南的方向张望。就在这一刹那,宗连长啪的一枪,把他打了个倒栽葱。战士们听到枪响,手中的机枪、步枪立刻吼叫起来,手榴弹也跟着向钢架房甩了过去。

  正在熟睡的日军被这突然袭击弄懵了,顿时大乱。大部分日军还在梦中就被击毙,有的虽然起来了,但来不及还手也跟着上了西天。只有两个家伙腿脚快,穿着衬衣提着枪从钢架房逃了出来,没命的朝西面大山跑去。

  一班长王友田向宗守礼请示:“我去收拾逃跑的两个日军。”“不用了,把这个功劳让给老天爷吧。老天爷为我们准备了这么个好天气,现在送给老天爷两个鬼子,也算我们的谢意。”“对!算他俩的时运不错,老天爷赏给他们一个笑脸儿去见阎王爷。”马辉司令员接茬宗连长的话,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怎么还带笑脸儿?”王友田不解地问。“这还不知道,冻死的人都是笑脸儿(冻死的人的面容类似他在笑)。”宗连长替马辉司令员做了回答,这时指导员姬长馥向马辉司令员报告说:“日军全部被歼,只是有一件事没办好。”马辉司令员问:“什么事?”姬长馥指了指钢架房的布篷顶说:“都打成窟窿了,演戏不能用了。”马辉司令员这才想起来,出发以前,晋察冀剧社的同志曾嘱咐想办法弄一个完好的帐篷,留着演戏用。马辉司令员扭头看了看帐篷,满是枪眼儿,有的被手榴弹炸得着了火,还在冒烟,散发出一股焦糊味。马辉司令员说:“快打扫战场吧,等回去向剧社的同志解释一下,争取下次搞个好的。”

  这一仗,缴获了不少东西,因为东西太多,马辉司令员命令二连立刻从伪军炮楼那边过来,帮助搬运。二连刚刚离开那里,忽然从伪军炮楼里打出一阵机枪,马辉司令员说:“这是伪军们的一贯拿手戏,看到主子全部丧命,总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吧。”又说:“不过,这些蠢货们是绝对不敢走出炮楼半步的。”

  打扫完战场,马辉司令员部队乘着夜色,扛着胜利品,兴高采烈地走上了归途。

  张家口歌友郭爱东告诉我:“抗战时期,马辉就住在下名峪村我姥爷家,电台就放在我姥爷家。我姥爷是涞水县人。去年回老家,我姥爷的房子还在,他的孙子说这房子不卖。”郭爱东又说:“我妈常说起马辉,给我讲马辉他们打仗的事。有时候叫他马豁子,我妈叫他绰号的时候,声音挺亲切的。”郭爱东又说“文革期间,马辉去我念书的学校,可能是参观,进了我们教室,坐在我身边,还跟我说话。现在看您的文章(征求意见稿),想起来挺亲切。”

  年轻的蔚县剪纸朋友周泉告诉我:“马辉在解放战争时期,住在我爷爷家好几个月,临走的时候,还动员我爷爷跟他走。”

  马辉司令员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名将。他未曾进入过军事院校学习,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校门朝哪开,他不知道。他是名副其实的毛主席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教诲的高足,在抗战中学习和提升了指挥战争的本领。他屡屡重创日军,日军惧怕跟他正面交战,对他咬牙切齿,却也总是他的手下败将,更带敬畏地送他绰号“马太君”。马辉司令员抗美援朝期间赴朝,任69军副军长,他的军事才干走向境外,跟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有一拼。

  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自己的军史,有自己的军事文化遗产。马辉司令员既是书写军史的将士之一,也是这份遗产的创始人之一,还是传播和守护的人之一。我跟郭爱东、周泉都说过:“张家口自古是军事重地,在主城区开辟十几个雕塑景园吧,二三百平方米一个,把对张家口做出杰出贡献的优秀的军事将帅们、战士们,一个个雕塑得像他们真人那样,让后辈人听听他们打江山的故事。”(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