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名人与张家口]张佩纶谪戍张家口(之十二)与李鸿章之谊

2020-06-16 09:27:36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金姝

  晚清名臣张佩纶,字幼樵,号篑斋,又号言如、赞思。安徽按察使张印塘之子,祖籍直隶丰润县齐家坨人(今河北唐山丰润)。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生于杭州,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二月四日卒。

001-002.jpg

  张佩纶天赋异禀,年少成才。清同治九年(1870年),进京应顺天乡试,中举人;次年会试联捷,再中二甲进士,授翰林院侍讲,会办闽海事务钦差大臣。其人才学傲视同侪,引世人瞩目;以“清流”建言、弹劾大臣闻名,与张之洞并称“北派二巨子”。著《涧于集》《涧于日记》《管子注》等,内容极富史料价值。他是李鸿章的女婿,也是民国著名的才女张爱玲的祖父。

  李鸿章(1823-1901年),本名章铜,字渐甫、子黻,号少荃(一作少泉)。晚年号仪叟,别号省心。安徽合肥人,累官北洋通商大臣、直隶总督,爵位一等肃毅伯。清末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建立北洋水师,一生参与晚清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与曾国藩、张之洞、左宗棠并称“中兴四大名臣”。谥号文忠。著《李文忠公集》。

  1

  张佩纶当年谪戍张家口时,朝廷是有派专人护送的。而回归时,“合肥(李鸿章)以余将归,遣令自保定分俸千金以资归装”。生活上的困顿,“旅费尚知不敷,已嘱琴守挪垫。无计出公陷阱,区区禄米,不必限数”。

  张佩纶初至张家口时,还提及李鸿章赠马之事。光绪十一年(1885年7月24日)“六月十三日晴。……合肥尝赠余青骢。调良顾主就成时,尽卖车骡,独不忍弃马,留之子涵厩中,比子涵亦减驱乘,乃复归之合肥……”

  李鸿章如何从始至终给予张佩纶全面的关怀和护持,这一切,皆因翰林张佩纶与中堂李鸿章的世交由来已久……

  张佩纶之父安徽按察使张印塘,在当年抗击太平军和捻军时,曾与李鸿章共韬国难。据李中堂回忆:“方江淮鼎沸,独君(张印塘)与鸿章率千百羸卒,崎岖于扰攘之际,君每自东关往来庐州,辙过予里舍,或分道转战,卒相遇矢石间,往往并马论兵,意气投合,相互激励劳苦。余谓古所传坚忍负重者,君殆其人。”

  清咸丰四年(1854年),张印塘于浙江过世(张佩伦七岁)。李鸿章悲痛中撰写墓志文,请由内阁中书吴汝纶代笔。

  到了张佩纶为父亲撰写祭文,更是将李鸿章与其父的世谊,及自己和李中堂的关系做了清晰地梳理。

  “昔我先君,孤军转战,始识公于庐肥,患难定交,先君为公设醴,公亦投以絺衣。”说的就是太平天国时期,李鸿章由京师回乡组建团练抗击太平军,时张印塘任安徽按察使,两人各自率兵与太平军作战。相互协同,彼此支援,患难与共的友情。

  “死生贵贱之异态,公独念旧而依依,访先人之敝庐,慨然谓廉吏之不可为。自不肖以翰林上谒,喜故交之有后,乃深责其来迟,立谈之下,示以为学之次第,曰:此湘乡授受之精微。上疏则屡称其直,归葬则更助其赀。从容侍坐,谈天下事。年少气盛,侃侃而进危辞,流俗所不能堪者,公虽变色欲起,旋温然而意怡。宾僚燕见,或及不肖姓氏,辄叹赏其瑰奇。东陵道上,评骘当世人物,虽盛名,或见鄙夷,已而拊吾背曰:子之于我,大体相似。”

  李鸿章之于张佩纶,既有关照,亦兼赏识;既有师长向下的含蓄包容,更具友朋间思想平等的尊重和交流。

  先世之交拉近了感情,翰林之高才洞见令中堂倾心关注。有如此深厚感情作基础,张佩纶入仕后,与李鸿章往来多频。

  2

  前文说到,清光绪五年(1879年)张佩纶生母毛氏病故,丁母忧,李鸿章欲邀其为幕僚;张佩纶离京赴苏州迁庶母灵柩时,一路南下路过天津面辞李鸿章。面对李鸿章“承假白金千两,为营葬之需。并委四兄充津捐局绅士,月领三十六金。先世交情之耐久如是,孤儿真感德衔悲也。”

  翌年清明,张佩纶返津,往见合肥,邀住节署。相聚二十三天中,张佩纶记“合肥来谈”有十五次之多。二人谈及朝廷政务、军事、用人及外事防务等;详细筹划北洋海军和海军衙门的建设;讨论对日本的外交战略和军事斗争准备;研究地方吏治和司法案件等诸多问题。

  张佩纶官职虽轻,但在“清流”中有一定影响力,亦深得另一重臣李鸿藻之器重;时恭亲王奕訢掌权,中枢李鸿藻理政,张佩纶身处朝廷的政治核心,以自身优势和洞见,为李鸿章倾心谋划诸多朝政。

  琉球国原为中国附属国,日本为了扩张,逼迫其放弃对中国的臣属;清光绪六年(1880年),中俄伊犁纷争;日本趁火打劫,欲分割琉球。朝廷命李鸿章统筹全局。

  张佩纶致函李鸿章:留日本来一生波折,将来朝廷“必将北洋全防付公”;建议延缓谈判琉球案,作为发展海军之策略。李鸿章依策上《妥筹琉球案折》,联手把焦点关注到发展海军方向。

  清光绪元年至十一年(1875-1885年),面对日益紧迫的民族危机,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洋务派多次发起讨论海军建设议题;张佩纶深谋远虑对此鼎力支持,上呈著名的《保小捍边当谋自强折》;系统阐述发展海军思想,主张“大设水师”“以固海防”,“我有楼船横海经制之师,可以靖边,亦可以及远”。

  李中堂阅其奏折后,给出了“前读寄谕,抄示大著,精鹜八极,目营四海,卓然可行,佩服无既”的高评。此后,张又建议李向朝廷提出设立北洋水师之请。

  同年,李鸿章母病故,按制当辞职丁忧,清廷谕张树声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对张树声并不放心,内心也着实不想离任。

  为了让李鸿章“夺情”复出,张佩纶、李鸿藻等人在幕后精心策划。恰其时,朝鲜发生百姓造反,冲进王宫之危情,史称“壬辰事变”。通商事务大臣张树声派提督丁汝昌、外交顾问马建忠率北洋海军赴朝平定成功。

  张佩纶却从中看到了李鸿章“夺情”复出的机会,他密信李鸿藻:“我军水路究未训练,丁提督将略无闻。中外不战久矣,并非言战即得法,正须战而能胜耳……合肥如此可出矣……”

  以密信观之,对于李鸿章回籍丁忧一事,中枢李鸿藻十分大度,他亦有心让李鸿章的文华殿大学士位悬空。需知此时,李鸿藻为协办大学士,倘若依次递补,他当有机会擢位。可以说吏部尚书李鸿藻的气度和手腕,亦着实令人叹服,政治的纵横捭阖,常超出局外人想象。

  3

  张佩纶谪戍张家口时,李鸿章除给予生活等方面关照,二人书信往来内容,多涉及朝廷政事。

  张记: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6月6日)“四月二十四日晴。……晚得合肥书九日方到。知议已成,事由赫德电商法国定约。合肥及两使签字而已。”

  “五月十五日(6月27日)晴。晨起,得合肥书,言潘伯寅尚书过津入都,时有旨命李、左、曾、彭、张、杨筹议水师。合肥将以无人无财复奏云。”

  “六月十四日(7月25日)晴。得合肥复书,并寄《海战新义》两册……”

  同年“十月初九日(11月15日)晴。……得合肥书,知琴生以知县用。”

  ……张佩纶政事上的卓然洞见和世交子弟的忠诚,得到了中堂大人的赏识和厚爱。有学者认为李中堂视张佩纶为接班人,似不是妄言。

  曾国藩有一句名言:“办大事以找替手为第一”,李鸿章一直以曾国藩的衣钵传人自居。由此,曾国藩敲定李鸿章为替手。湘军衰,淮军兴,为安定风雨飘摇的江山塑造了得力的军事支柱。

  而李鸿章至晚年发现,当他准备为毕生经营的北洋军系找替手的时候,一起打天下的淮军将领,却无材可用---或者野心勃勃,生长着“弑父”情结,用之则容易祸及自身;或者庸碌无为,不堪大用。

  李鸿章放眼外围而选中张佩纶,除了两人交好,彼此忠诚外,还有张的科甲出身,“清流”名声,具备入阁拜相的资本;再有与“清流”领袖李鸿藻之亲近关系;而李鸿章本人却缺乏这个优势,经常沦为舆情的中心;当然,关键还是张佩纶所具有的卓才和远大心志。惟可叹张佩纶孤高清直,生不逢时……

  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人到中年,张佩纶又收获了一段美满姻缘。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