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名人与张家口]张佩纶谪戍张家口(之四)出塞

2020-05-19 09:46:28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金姝

  晚清名臣张佩纶,字幼樵,号篑斋,又号言如、赞思。安徽按察使张印塘之子,祖籍直隶丰润县齐家坨人(今河北唐山丰润)。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生于杭州,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二月四日卒。

  张佩纶天赋异禀,年少成才。清同治九年(1870年),进京应顺天乡试,中举人;次年会试联捷,再中二甲进士,授翰林院侍讲,会办闽海事务钦差大臣。其人才学傲视同侪,引世人瞩目;以“清流”建言、弹劾大臣闻名,与张之洞并称“北派二巨子”。著《涧于集》《涧于日记》《管子注》等,内容极富史料价值。是李鸿章的女婿,也是民国响当当的才女张爱玲的祖父。

  1

  清一代,从张家口到新疆沿途设置有44个军事驿站。驿站之设,是与当地军事部署互为联系的。军事部署决定了驿站的路径、地点等,其设置又在以后改变了军事部署。而这些偏远荒凉之处,亦成为朝廷遣戍“废员”(即被免职官员)的效力之地。

  一般来说重犯遣戍偏远,比如林则徐发配新疆;张佩纶发遣张家口,属轻判。遣戍是一种流刑,听起来可怕,其实亦未尽然,清帝国对发遣“废员”还是有一些优待政策的。比如可以不佩戴刑具,可乘车,有随行人员,准许亲友探望迎送,可赠送川资,算是保全了斯文人的一些体面。

  因马江海战失败被贬戍头台效力,清光绪十一年四月初一,张佩纶途经宣化至张家口,开始其三年(1885年-1888年)“废员”生活。

  张佩纶一生养成写日记习惯,于张垣三年中,除加起来不过二十多天无记外,几乎日日有记,超十万字。有时年月日后,仅一字“晴”;多记日常、郊游、亲朋故旧往来,及书信和诗之属;或记张地风俗古物,略记邸报时政听闻;每大篇幅多为《管子》注释,或某一古籍,某一典故的考证辩学,多是自家独到见解,从中可知其学问了得。书中知识点颇多,有时一字一句,所包含内容极其丰富,使人在阅读的同时,增长学问。在张家口三年中,张佩纶阅读古籍有二十余种,多见其留意关于张垣风物的见识。且知其一还知其二,足见其学养深厚。

  例:“《日知录》卷三十二:今人谓石炭为墨。按,《水经注》冰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焉。石墨可书,有然(燃)之难尽,亦谓之石炭”,是知石炭、石墨一物也,有精粗尔。《史记·外戚世家》窦少君谓。为其主人山作炭,《后汉书党锢传》。……北人凡入声字皆转为平,故呼墨为煤,而俗竟作“煤”字,非也。”

  注:引用《日记》原文中的小字,为张佩纶的原有注释或说明。(下同)

  张垣地方方言,张佩纶也诠释的清楚。

  2

  值得一提的是张佩纶于《日记》中每初记一人,必有先记其人姓名字号,何方人士的扼要介绍,这为读者厘清书中人物提供了清晰线索。

  例如,张佩纶初到张家口,第二天万全县知县张上和即前来拜会。张记: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5月15日)“四月初二日晴。至张家口敦升客店,万全县知县张上和来见。浙江仁和人,字沚蒓,难荫知县。”

  小字补记中“荫”之意,为封建帝王给功臣子孙学习或做官的特权。清廷对因公殉职的文武官员,例得一子可入国子监读书,谓之“难荫生”。此处“难荫知县”,应该是指张沚莼的官职是因此得来……

  张佩纶才思敏捷且勤奋,亦不为虚,举例证二: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11月6日)“九月三十日晴。写表《庄子年表》初定,又作《庄子楚人说》一篇……写《庄表》及校定《管子·幼官》一篇,寄安圃、再同。”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10月30日)“十月初五日晴。独坐卧室,读《庄子》,竟日作《读‘庄子’》两篇。”此外,张佩纶有关古籍版本学知识亦渊深。

  《张佩纶日记》原名《涧于日记》,其手稿为谢海林整理而成。书分上、下册,近五十七万字。时间跨度为清光绪四年至光绪二十一年(1878年-1895年),由“篑斋日记”、“嘉禾乡人日记”、“出塞日记”、“易窗日记”、“津门日记”、“兰骈馆日记”六部分内容组成。除“兰骈馆日记”为下册,其他内容都收录上册。

  其中“出塞日记”“易窗日记”,主要记录清光绪十一年至十四年(1885-1888年)谪戍张垣的生活。而自光绪十二年九月初一至十二月三十日(1886年10月8日-1887年1月23日),这四个月的内容,一度更名“葆石斋日记”,此后为“易窗日记”。

  关于“易窗日记”之名,张佩纶有如下说“……余深思以求《易》之,‘穷则变,变则通’之理数,故以‘易窗’名其日记也。”一个“易”字,颇能体味张佩纶不愿就此沉沦之意。

  3

  “自境门外地皆察罕托落海。”(张佩纶语)

  张佩纶名义上的贬谪效力之地---“察罕托落海,距张家口六十里”(今崇礼区)。一个多月后,张佩纶应好友时任直隶布政使奎斌(字乐山)相邀,至察罕托落海军台效力所游历。

  张记:“五月十六日(6月28日)晴。挈朱存、袁起两仆赴军台,出大境门东北,行倚郭朝阳村、黄土窑东西两村、陶赖庙,廿里过一山坡,察罕托落;三十里,五十家;五十里,黄花坪、上下两村。过五十家,山路甚险仄。察罕托落海,六十里。朝阳村,尝与乐山茗话。黄土窑两村缘山杂莳,莺粟花色如锦,卉毒如鸠。过陶赖庙,半山行矣。五十家皆山西榆次、五台民迁此,种青稞自给。王都司为余设食于此。察罕托落海为第一台,在山颠。台后有一庙,乾隆间立山名曰:夹沙洼,碑云:盘龙双凤山。”

  军台的建制规模很小,“台屋三间,均狭小,蒙古官居之,兼以候往来藩部官吏。旁有旃屋两三帐,台员无可栖止,其相沿不赴戍所,非得已也。嘉庆以前居元保山,今山为洋商所据,土伎所居,流人率在下堡矣……”

  4

  张佩纶一个多月后才前往军台,并且谪戍张垣三年中,也仅游历此一次,实属不得已;军台屋舍甚少,无处居住,是主要原因。从其他相关史料中亦得印证,察罕托落海军台只是一个“点到”之所,张佩纶之前和之后的“废员”们,都是谪戍在张家口市圈的。

  “元保山”,即“元宝山”,此非误记。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9月29日)日记中有如下说明:“八月二十一日晴。同子峨游元保山,山故有元废堡,以此得名。俗以元宝名之,更甚愚溪之辱矣。”可以看出,翰林张佩纶认可的是“元保山”之名。

  流人即贬戍之人。下堡即张家口堡,是相对‘上堡’而言的。上堡名“来远堡”,在张家口堡北面,大境门内,建于明万历年,为防御要塞,蒙汉互市之所。

  5

  张佩纶虽为“废员”谪戍张垣,但其京城为官时,毕竟三品大员。初到张家口,除“往见”察哈尔都统、副都统外,其他张垣地方官员皆相继前“来”拜会。

  张佩纶初至张家口,“往见都统绍祺。绍以余不拜台员,颇致规讽。其意良厚,然余被谗以出,若尽改其素守,以求合于群不逞之徒,非艰贞之道也”。

  守“艰贞”,既是修行养志之需要,也是杜绝纷纭的借口。过往从密不是张佩纶的风格,卓而不群才是他的禀性。张佩纶年少成名,功名早达,交游圈子里多是张之洞、陈宝琛之类才子名士和意气相投之属。其目下无尘,自有翰詹清流的风骨。然洁身自好则曲高和寡,锋芒太露则可能招致怨恨。好友吴观礼曾劝之以“木”收敛锋芒,陈宝琛忧之以“孤”;张佩纶却不以为意,抑或是禀性难移。所幸吉人天相,一则有中堂李鸿章眷顾牵挂;二则有“高阳相国”李鸿藻等同好关照接济,书生张佩纶得以守艰贞。

  光绪十二年(1886年)三月,任职三年的察哈尔都统绍祺(字秋皋),擢理藩院尚书。托伦布(字子明),接任察哈尔都统。

  民国版《察哈尔省通志》卷二十六:“察哈尔都统向驻张家口,管理蒙旗一切事物。”(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