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发现

[ 名人与张家口 ]张佩纶谪戍张家口(之一)缘 起

2020-05-11 09:40:46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金姝

  命运有时真是巧合,不经意间, 张佩纶的人生轨迹与张家口发生了重叠,在张垣,他曾度过三年仕途最暗淡的时光……

  张佩纶,何许人也?

  晚清名臣张佩纶,字幼樵,号篑斋,又号言如、赞思。 安徽按察使张印塘之子, 祖籍直隶丰润县齐家坨人 (今河北唐山丰润)。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 十一月二十四日生于杭州,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二月四日卒。

  张佩纶天赋异禀,年少成才。清同治九年(1870年), 进京应顺天乡试,中举人;次年会试联捷,再中二甲进士,授翰林院侍讲,会办闽海事务钦差大臣。其人才学傲视同侪, 引世人瞩目;以“清流”建言、弹劾大臣闻名, 与张之洞并称“北派二巨子”。著《涧于集》《涧于日记》《管子注》等,内容极富史料价值。张佩纶还是李鸿章的女婿,民国响当当的才女张爱玲的祖父。

  1

  近日,偶读《张佩纶日记》(以下简称《日记》),书中“出塞日记”“易窗日记”两部分内容, 为张佩纶于清光绪十一年四月初一至十 四 年 四 月 初 三 日(1885—1888 年),因马江海战战败, 贬谪张家口三年的生活日记, 其内容颇具地方史料价值。

  应该说所谓 “地方史料”, 其泛义宽大。不应局限于严格意义上的历史学范畴, 只要是能反映其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特色等等都应包含在内, 包括日记、书信、奏牍、笔记、诗文集、诗话词话等。

  巧的是, 张佩纶日记中记载的, 在张垣谪戍三年的居住之所———“张家口下堡南门城根城隍庙街”,正是我青少年时曾居住过的地方———西城墙底街, 这颇引我一探究竟的兴致。

  沿着记忆搜索, 整个街巷完全是一幅南新北古的图景———南边是在 20世纪70年代末拆了明代古老西城墙后建成的一排簇新红砖房; 向北是一溜青砖灰瓦古老院落, 住着许多张垣老住户……

  比如巷口2号院 (不知何故,没有见过1号院,街头第一院即标2号院),印象中是拥挤着的杂院,里面住有晋剧名家刘宝山一家; 气派恢宏的4号院“庆巨成”,原为皮货商号,2013年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点保护建筑”;其华美高大的门头及从右至左“庆巨成”三个砖雕楷字, 极富书法和砖雕之美。 “庆巨成” 三字,在“文革”中被砸毁,隐约辨识的字迹, 像一块裸露着的疤痕,令人十分痛惜。

  再往街中, 是独门独户的六号院,院子较小,住着刘宝山的大哥, 著名晋剧旦角刘明山, 及其女儿晋剧名流刘玉婵一家……

  这半条古街上的或简单朴素, 或街门宽阔的院落, 如果追溯它们的旧事应该都是颇值一提的吧!

  至于说到如何由城隍庙街而名西城墙底街,大概是20世纪70年代末,拆了明西城墙之后的事了。

  三十年后, 穿过堡子里文昌阁(四门洞)再回到从前的街巷,许多厚重、古旧的院门漆色愈见斑驳,门头上细致传神、 有着吉祥寓意的砖雕木刻不同程度地颓损, 屋顶瓦间杂草多生; 大门前青石阶及两旁的石墩仍在, 但有些已经歪斜;多数的院子里面,仍为小房和杂物占据着;有两处院落, 因近些年的扩盖、修葺,无论式样(二层小楼)还是材质(瓷砖、洋灰),在整条街巷中突兀而无类;而那排红砖房,灰旧的程度,快得使人心塞;原来还算宽阔的街头,出现了几间简易的副食小店;整条街,消失了从前清静整齐的样子。2

  “张家口下堡南门城根城隍庙街” 以城隍庙而

  得名,城隍庙坐西朝东,为城隍庙街35号。 民国版《察哈尔省通志》 卷二十六·政事编(二)记载:“城隍庙在旧城西南街, 明宣德八年(1433年)建,万历五年(1577年)重修,清道光间重修,光绪元年(1875年)、八年(1882 年)均重修,清代新官莅任,合祀本境神祗于庙,每月朔望,偈庙行礼……”(注:“朔望”,即朔日和望日, 指农历的每月初一和十五日。 )

  张佩纶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 四月初一至张家口,先住客店月余,后搬至城隍庙街, 对城隍庙有着今人不知情的描述。 他在日记中写道:“六月十三日(7月24日)晴。 尽卖车螺,独不忍弃马,留之子涵厩中,比子涵亦减驱乘,乃复归之合肥。寓庐临城,登城一望, 归思边愁顿起胸鬲间,复至城隍庙小憩。庙有白丁香一株, 神手持一卷书,乃乾隆御集也。 ”

  寥寥数语, 足使人回味……

  其时, 在张家口还有一城隍庙,名草地城隍庙,供奉的是主管草原事务的草地城隍, 也出现在张佩纶的日记中:“光绪十四年戍子(1888 年)二月初六(3月18日) 晴。 有风。午后,与刘子进、石聘之至草地城隍庙一游, 乃庚辰年与乐山下榻处也, 谪限将满,过之以追旧迹,感慨何似! ”

  庚午年, 即清同治九年(1870年),年轻的张佩纶“进京应顺天乡试,中举人”,应好友奎斌(乐山)相邀来张垣下榻于此; 光绪十四年(1888 年)谪戍三年后,离张前重游。

  [注:奎斌(? —1893年),字乐山。 蒙古镶白旗人,杭阿坦氏。清光绪八年(1882年)擢山西按察使,累官直隶布政使、 湖北巡抚。 光绪十五年(1889年)改察哈尔都统, 后调热河都统,卒与任上,张佩纶与此人多有交集。 ]

  为找寻张佩纶所记“张家口下堡南门城根城隍庙街”旧址,笔者也曾几次回到堡子里。即是2020年春节后, 因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张家口也已进入封闭式管理; 出街需要戴口罩,登记,查体温;进入堡子里不得不以居民自称……

  此时的旅游景点堡子里,街道寂静,行人甚少,每条街巷的院落或大门紧闭、或虚掩,一派安静清净的街景;与几个月前(十一国庆节) 的人来熙往大为不同。

  城隍庙街35号院今已无存,原来的庙址上,如今是一座简易的楼房;更遑论找寻张佩纶曾经的居所。

  物非人非, 直令人感慨……(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 转载必究)

责任编辑:杨舒帆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张家口新闻网
官方微博
【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张家口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张家口新闻网”、“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张家口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